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71、人总是有情绪的
    秘书的说法好有道理,石涧仁居然觉得一时之间没法反驳,或者说他真的很渴望享受这种生活。

    的确很享受,柳清的厨艺肯定比不上倪经纬,也没法跟酒店的厨师们比,但作为贤妻良母级别的家常菜是绰绰有余的,回锅肉、炝炒青菜、酸辣土豆丝加个番茄鸡蛋汤,普通到不能再寻常,反正在石涧仁这里比什么餐馆的饭菜都好吃,味蕾和情绪是骗不了人的。

    一边吃饭,柳清还能斯条慢理的讲讲公司的事情,石涧仁去了接待韩国艺人那边,柳清在公司接到的就是从院线反馈回来的消息:“现在网络公司有点怀疑是我们这边人员的问题,怀疑他们在消极抵制这个院线票务系统,但没有人明说,那个唐建文专门来了趟公司说要见你,结果你不在,让他打电话说有点唐突,反正给我比较含蓄的表达了这个意思,因为他这两天已经连续跑了七八个电影院,不像是软件和设备的问题。”

    一讨论工作石涧仁就觉得这种模式太舒坦了,相比老是喜欢进攻的耿妹子,不说什么却默默的用温柔眼光放捆仙索的赵倩,还有总试图进入恋人气氛的纪若棠,特别是一定要低俗化的倪星澜,柳清这种相处模式太轻松了,轻松得石涧仁脸上居然都有调皮的笑意:“喏,我说什么来着,就跟那排片经理的事情一样,我能观察并且抓到重点所在,但具体怎么做,这种商业化的谋略行为真不是努力就能做好的,我这样没准儿还会好心办坏事!”

    柳清小担心:“那你打算怎么办?”

    石涧仁摇摇头:“交给任姐或者别的副总裁去处理,我爬得太快了,驾驭不了这种层级复杂的人情世故,而且这种绞尽脑汁的事情是在无谓的消耗我精力。”

    说归说,吃过饭他还是立刻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就在这张大桌子上开始重新审视那套票务系统的模拟界面,柳清还在慢慢的吃:“味道还习惯么?我阿婆是沪海人,做菜有点江浙的口味,所以没那么辣。”

    石涧仁回味了一下认真:“很好,我也不是江州人,不那么非得吃辣。”

    柳清就给他再盛碗汤:“吃完了喝碗汤,有助于消化,我阿婆说的。”

    石涧仁谢谢的接过来喝,但目光停留在屏幕上笑:“我师父也这么教我的。”听见柳清开始收碗筷,他就连忙站起来动手,柳清的手停顿一小下下,就放弃了争夺,选择到厨房找抹布擦桌面。

    于是石涧仁手脚麻利的把残汤剩菜和碗筷收拾了端到厨房洗,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在厨房里,l型的橱柜如果两个人都进来会略显局促,但油盐酱醋一应俱全,应该是这些天柳清自己捣鼓的结果,没准儿她还试着已经住两天没问题了才把这个局面展现给自己,所以石涧仁还是转头给进来的柳清说:“谢谢这样的安排。”

    秘书若无其事的留下抹布就退出去:“这是我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吧,再说我到平京也不太喜欢住别的地方,倪小姐那里基本不能开火做饭,而且上上下下都有八卦记者蹲守,任总那套公寓装修得太精致,跟我们酒店似的,用着总比较小心,而且三两天不做清洁看起来就很显脏,没有生活味,所以这里就尽量简单一些,你看看还差些什么,明天下班了我们去买,平京有个巨大的外国家具商场,蛮有意思的……那我就回房间弄我的事儿了,有事敲门。”

    外面客厅有回荡起悠扬的轻音乐,除此之外就只有不锈钢龙头哗啦啦的水声。

    对嘛,这样的生活关系才是石涧仁能接受的嘛,嗯一声,他简直有点欢快的把碗筷洗了,还很有心情的把橱柜台面上的东西都看了看,下意识的把标签都转到正面来,让所有瓶瓶罐罐都整齐了,才清理出自己打算补充什么调料品,再认真观察下电饭煲和微波炉,差点哼着小曲儿出厨房。

    随意的坐回那张转椅,轻轻的背景音乐不影响他的思维看着票务系统回到工作上,一伸手,跟办公室的摆放布局几乎一模一样的纸笔就放在大桌子上,再转手,果然大茶杯也跟办公室类似的角度摆好,不过这回就换成了白开水,顺手得石涧仁都忍不住想把签字笔在手指上转几圈,偶尔在办公室能看见其他下属这么干,这会儿他能体会到那种心情了,可惜接连摔了两次都做不到,石涧仁还是把注意力回到屏幕上,记录下自己刚想到的点子。

    最后还是选择给那位唐建文打电话,对方显然也没有在什么花天酒地的喧哗场地,只响了一声就接起来:“石总您好……”

    石涧仁不客气自己比对方还小几岁,直接进入话题,两个人在电话里各自对着屏幕讨论了二十分钟,筛选出了几个点,才相互客气的挂上电话。

    工作就算完成了,石涧仁站起来的时候还把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敲了敲,实在是这个新环境让他适应得还想多看几眼,不知道是因为这完全是属于自己的家,还是因为柳清梳理得好。

    除了进门那头一小段用作餐桌,大部分桌面都是办公的,宽宽的桌面显然还可以让柳清也能坐对办公,那边也摆了些秘书的办公用品,桌面下是用两个粗壮的文件格组合摆起来的,设计简单有实效,再好奇的抬头看了看墙面上架子放的小组合音响,有几张cd都是自己不熟悉的香港和外国明星,然后白色的墙面隔板头上一小盆绿萝垂挂下来,倒是和桌面上的玻璃水瓶里的绿色有呼应,让整个简单的客厅里面点缀出生机。

    整体的看看,白墙没什么多余的装饰,但的确很符合自己的心意。

    推开没有门帘那扇门,打开灯,这种感觉更明晰,一张简单的单人床,却在靠墙一侧横跨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自己留在驻京办酒店的书,很明显柳清已经过去酒店结账把自己的东西拖过来了,其实这些书基本都是石涧仁看过就没多大用的,算是寄放在酒店,但现在试着躺在床头,随手抽出一本来,好像闲暇时候翻翻也不错,其他就只有一个衣柜,清爽到有点简陋,拉开窗帘外面正是车水马龙到处亮灯的大都市。

    忽然外面有点声音,明显趿着拖鞋的声音,柳清去卫生间就关上了厨房门,过了一阵隐约有点水声以后,过路的秘书换了睡裙看他门开着,远远说声晚安,就拿毛巾擦着头发去了隔壁。

    这种互不打扰的同居关系,好像真是从耿妹子开始自己就希望这样了,石涧仁一边说着晚安,也麻利的去漱洗完毕,躺回床上。

    再不讲究生活环境,这会儿躺在第一张真正属于自己的床上,石涧仁难得的翻过来翻过去烙了好一阵烧饼,才在兴奋中沉沉的睡去。

    这一晚还难得的睡得不那么安稳,不停的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