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70、三问
    一直把韩国演职人员都送上楼,黄晓薇才站在了领导面前,双手抓着那个小手包,像个刚放学的孩子,又像个等待检阅的士兵,任佳琳不废话:“晓薇干得不错,有什么跟阿仁说,我就全交给你了,晚上还有个局,回头打电话……”

    黄晓薇又是韩国人那种深鞠躬送大老板离开,再回头看石涧仁脸上表情就是复杂的,有骄傲,有激动也有感慨:“我……现在很有干劲。”

    石涧仁却有点独辟蹊径,也没去什么咖啡厅,堂堂年收入过百万的副总裁居然就招呼着到这家酒店的大堂免费接待区,沙发上坐着聊天,把春节前后一系列关于赤子之心电影电视剧的拍摄播出状况,影视集团这边的新变化都给去了韩国的小经理讲了讲,让黄晓薇不至于有种边缘化的感觉,脸上激动的情绪也逐渐平复下来,能带着思考听石涧仁说事了:“这个时候,我们是朋友,我有些心得体会,韩国人在维护自己民族文化、国家形象等方面做得还不错,你不要把自己定位成只是一个出差的驻外经理,视野放开阔一些,相关的领域都多去接触……”

    黄晓薇专注到最后被石涧仁送到电梯间上楼,才惊觉自己最想说的那两个字没说出口,翻出手机想发短信又慢慢把已经打好的字消除掉,好像隔着屏幕说谢谢很不够真诚,又好像说出这样两个字显得有隔阂,反正高速电梯上升,她这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石涧仁一回头这会儿正在面对自己的秘书。

    倪星澜考试完毕果然开始忙碌起来,奶奶母亲陪着到几所电影戏剧方面的大学去看,媒体记者自然也喜欢追踪这样的话题,她似乎从王驊那里确认不是那么回事儿,就心无旁骛的去沪海了。

    而柳清配合吴迪把财务工作接手以后,新的账房先生还是先回江州去,毕竟那边才是石涧仁的大本营,而那边的财务工作也才是比较复杂需要清理的,况且石涧仁现在还有百来万在吴迪手里,到底做什么样的投资可能在江州合适一些,平京这点数确实有点不够看。

    于是到平京几天以后,柳清终于把准备工作做好了,通知石涧仁过去看房子。

    三环内侧的小区,在周围都是灰扑扑的老房子中间,一排七八栋新高层公寓建筑,比江州的贵好几倍,虽然有首都的原因,也因为是基本装修好的关系,虽然是简装修,柳清这几天下班以后只需要寻觅着买点家具家电就行,这些她都没提前告知石涧仁,那傻子还以为也跟江州那个一样起码的装修些日子呢。

    开着那辆公司配给副总裁的别克商务车,石涧仁缓缓滑行在这个有点热闹的小区,因为明显是刚交房没多久,好像很多人都在兴高采烈的搬家,大多都是年轻小两口或者恋人的感觉,能在平京有这样一套房落地,的确有种扎根的高兴,石涧仁打开车窗几乎就能感受到那种幸福感,因为很多人避让车辆的时候投进来的目光都是笑的。

    所以说石涧仁循着楼下停好车上楼进电梯的时候,脸上一直也都带着笑,大堂、电梯间和楼层都是蛮有档次的装修感觉,反正和倪经纬那个老旧小区有天壤之别,直到柳清打开门才惊了一跳。

    好像从认识柳清开始,她都是穿着灰色或者黑色的职业套裙,其他时间也是标准的工作套装,甚至连和石涧仁一同乘坐航班在平京江州之间往返,都是这样穿着,只需要一眼望去,无论空姐还是其他乘客都能明了这个高挑清冷的女子不过是石涧仁身边的秘书,她也大多数时候都是低着头匆匆走过,偶尔倪星澜同行的时候几乎都会被忽略掉。

    但现在换上了一身普通家居服,五月未到的季节,平京已经有点热度,一件白色长袖t恤有蓝色翻领和条纹装饰的那种,下面一条宽松的运动裤,虽然没倪星澜那么惊心动魄的长,但也显得腰际线很高,对,还趿了双粉红色的塑料拖鞋,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她手里那挟着双筷子。

    就是见惯了她一丝不苟的模样,忽然以一种很随意的家居状态出现在面前,小布衣脑子里明显噹了一下,有点懵,但以他的专业角度看过去,柳清眼里又没什么欲望或者激动兴奋,如果非要形容,就好像两个人已经结婚了一些日子,这不过是个很平常的下班日子,自己回来有点晚,准备吃现成的状况。

    因为已经嗅见里面飘出来菜肴香气。

    这种感觉,嗯,好像上次回江州前,任姐借的那个公寓,石涧仁周末过去吃过一回饭,当时主要心思都在手里的文件上,隐约感觉柳清也是这么打扮的。

    换个人可能会更加恍惚,怀疑自己之前的经历是不是在做梦,这才是回到现实的状态。

    柳清的确随意,展现一个之前的确很少看见的急忙忙笑容:“没想到你过来这么快,先换鞋……我把菜起锅!”

    石涧仁提着电脑包走进去,门口的鞋架上只有三双鞋子,自己的运动鞋和柳清的高跟鞋加平跟鞋,然后就是一双蓝色塑料拖鞋,款式和柳清那个明显是一样的,都崭新,石涧仁换了,一直转着头查看整个房屋的格局,淡黄色的客厅里没有惯常的茶几电视柜,反而只是一张好像整张木工板的白色大桌面,这又让石涧仁想起倪经纬那张大桌子,只是这里没有接到厨房,而是把饭厅和客厅都占用了,到处都是整洁干净的装饰,大桌子周围有几张椅子高脚凳,墙上装了几个固定托架,其中一个放了些书,有一个放了架小音响,再然后就是两扇卧室门,其中一扇开着的在门上横挂一副半截门帘,挡住了大部分视线,但能瞄见门内侧的衣帽架上挂着柳清的职业套裙,显然就是她的房间了?

    果然,端着菜肴过来的柳清捕捉到石涧仁的目光:“我选的两居室,这样我们来平京工作的时候,这就是最方便最简单也便于照顾你生活的形式,当然,如果你要跟谁谈恋爱,我随时可以搬出去,你觉得呢?”

    石涧仁还是再确认一下:“任姐不是借了个公寓给……你在住么?”

    柳清又到厨房端了两碗米饭出来,递上筷子才坐下说:“没错,就是住在那里我才反复思考这个问题的,你思考的是很多大事,我的工作需要思考的就只有怎么把你服务好,这也是为什么我试着帮你在江州和平京都有个家的原因,其实你应该是很渴望有个家的,对不对?”

    一贯观相看人的小布衣有点小心:“为什么这么觉得?”

    柳清没讲科学,也没那么多试探:“我是亲眼见着你跟纪小姐同居的,虽然我也知道你对纪小姐很尊重,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但其实跟她住在一起你自己心里还是愿意的,对不对?”

    石涧仁没说话,开始慢吞吞拿碗筷吃饭。

    柳清继续:“我也问过林小姐,你以前跟那位耿小姐一开始就住在一起,后来那位去德国的赵小姐也照顾过你一段,虽然你一直都没跟谁有男女关系,可你对这种有人照顾,有人一起的日子是很愿意的,对不对?”

    连续三个对不对,石涧仁迟疑着还是点点头,柳清就顺理成章:“既然你不准备马上谈恋爱,我也没什么很想结婚找男朋友的心思,那我们住在一起,我比你大几岁,随时也能照顾你,不是很正常的么?”

    好像这么说也没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