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68、尽是沙中浪底来
    在润丰公司迎接石涧仁的是另外一个四人小团队,平京一家年轻的it公司,三男一女都是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他们正是按照石涧仁的要求设计定制润丰院线电脑管理系统的专业人员,有点惊讶又殷勤的跟这位二十出头的高级总裁见面。

    柳清带吴迪跟润丰集团的财务部接洽熟悉,算是面对面把财务一块移交出去,吴晓影立刻压力巨大的去重新整理慈善草案了,所以只有石涧仁一个人面对这边。

    略微让石涧仁有点不太习惯的是这四位相互之间都是用英文名来称呼的,而且明显对方每位都有海外留学的经历,以目前平京海归都是高级人才的现状,任姐依旧是走高端路线,所以这个票务管理系统在海归面前都是满简单的,投影仪上飞快的放出整个系统可视界面,有售票员看到的屏幕,观影买票者看见的界面,各家影院管理人员看见的,最后是院线总公司集团方后台看见的界面,简单明了,石涧仁这个基本上对it行业比较白痴的家伙都能简单上手。

    不过石涧仁感兴趣的却是这几人中并非领头的一个小伙子,当然在他的年纪来说,对方其实还要大几岁的。

    和同伴们普遍带着理工科方面又是海归精英的气质不太一样,这个小伙子有点微白胖,蛮和气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同伴们介绍这种院线电脑管理系统的时候,基本都是朝着高精尖的用语,譬如什么架构什么代码和风格,而且夹杂了大量的英语单词,好像越是这么说,就显得这个东西越国际化越值钱。

    能听说英语的石涧仁都有点跟不上他们频繁使用的一些俚语和行业术语,于是只有这个叫做唐建文的微胖小伙子时不时低声给解释一下,还用签字笔在便签上写下一个个单词:“这是硅谷最近流行的说法……这是很多华人留学生圈子里面常见的口语,史蒂夫有长期在美国留学商业运作的经验,所以面对外籍客户的时候比较多。”

    有他这么一过渡,石涧仁不但能听懂,被他隐隐提到的同事也注意到细节,放慢节奏尽量少用英文单词。

    老实说,跟这些海归精英坐在一起,石涧仁还是有点土气的,这跟他有点朴实的长相有关,山里长大十九年的他,虽然饱读诗书有些特别的气质,但依旧和城里人特别是海归有很大区别,哪怕穿着打扮都不是便宜货,但同样是件衬衫扎在裤子里面的宽松程度不同,皮带束腰的高度不等就能看出来一个不同的状态来,在面对全新领域的时候他往往又是一副毫不掩饰的新奇或者有点懵状态,反正一看就是没周游过天下的,海归们几乎一眼能辨别得出来,在2000年前后,海外学成归来的精英们是最高傲的时候,面对内地土鳖老板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满怀不过是看中了国内市场,自己未来是要到美国上市,寻求风投都得来自华尔街的优越感,像石涧仁这样明显还有土渣味的就更有点轻视。

    当然,不会跟钱过不去,更不会跟任姐这样的头面人物过不去,可能有点来做这个单子大材小用的感觉,导致其他几人态度都有点浮躁,唯独这个唐建文轻言细语的很和善,结果完成了产品演示,石涧仁提了几个小细节修正以后,闲聊几句,唐建文同样是九四年前往加拿大留学,然后还到美国加州专修过的人才,石涧仁就笑着说自己也有个朋友在加州念酒店管理。

    唐建文结果毫不避讳的说自己其实原本是念工业设计的,因为it大热,才从加拿大转到美国学it,这时石涧仁又想起赵倩不就是学工业设计的么,交流几句,唐建文对德国莱比锡大学的工业设计也很推崇:“蛮好蛮好的,石总交游广阔呢。”

    石涧仁不过是用聊天的方式进入话题,这会儿才开始不露声色的显摆:“其实虽然我们是影视集团,我也曾经搞过一家网络公司,还卖了一千多万。”

    这句话终于让埋头迅速调整代码和整理方案书的另外几人抬了下头,唐建文也肃然起敬,倒不是钱多钱少,一千多万在现在的it浪潮里面不过是个起步价,他们心中的梦想都是雅虎那样几十亿的,况且石涧仁也没让他们起敬多久:“那个润花雪月视频聊天网站,听说过么?”

    另外三人可以说是立刻就讪笑着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唐建文都使劲挤眉弄眼两下才能让自己的表情不至于流露出什么来,这让石涧仁对他的自控力也有了很好的评价,加拿大海归还是含蓄评价:“交友的确是人性很重要的一个需求环节,石总您能把握到这个特征,很厉害了,而且听说以前的润花雪月占据了国内很重要的份额,那时也没有牵涉太多负面消息。”

    这话说得是很含蓄了,石涧仁点点头:“其实点子不是我想的,只是我觉得我合伙人做的这个项目有越来越偏的趋势,所以有点投机的赶紧卖掉……”他当然不会说自己这个卖掉的行为主要就是想提前引爆这档事。

    唐建文却长舒一口气,显然对石涧仁的品行也没了担心,畅所欲言:“您真不愧是能做到润丰集团总裁的人,年少有为能看到这么远,我想很多人在面对这样的机会时候,已经迷失了,只想赚很多钱……其实做it也就是在迎合大众的需求,雅虎就是让登上网络世界的人能迅速搜索找寻自己需要的东西,而视频聊天网站也是基于交友或者找寻感官刺激,一旦超出了社会伦理的边际线,这个项目就很危险,真正有作为的企业家和网站,都不会在这种项目上面投入,这在欧美国家的风投市场上已经证明了。”

    嗯,也许这就是小泽和唐建文的区别,前者面对金钱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放弃道德底线,只求短期效益,但唐建文却主动说到这个问题,让石涧仁频频点头,其实很可能这位担任网络公司市场部主管的年轻人不过是在陪客户聊天,拖延点时间让同事改动,但石涧仁却觉得很有收获:“那……假如我们现在投资搞一家搜索引擎网站,有没有搞头?”

    其他三人又猛的抬头,现在他们都是技术人才,对于润丰这样的大集团知道是很有钱也有意愿在网络it行业捞钱的,这就是金大腿啊,没想到唐建文居然摇摇头:“it行业先入者拥有绝对的优势,除非后来者有绝对的核心竞争力,想要后入争抢市场会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而现在国内市场已经有了一家势头非常好的搜索引擎公司,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我不建议同类化竞争。”

    和这个满脸白净和和气气的小伙子不同,那三位同伴脸上迅速闪过了失望的表情。

    石涧仁有点失笑,这是专门来做陪衬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