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66、从未有过的家
    最后是那女医生耳朵受不了才停止折扇运动的:“你不要叫了,真的不要叫了,已经没有掰了!”

    石涧仁真心觉得眼前发黑,太阳穴的青筋乱跳,女医生还鄙视病人:“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体质不好,上个月有个女的被我掰休克了……”

    石涧仁差点立刻就休克给她看,头昏眼花的看着女医生在病历表上鬼画桃符,他总归还是巨聪明的:“这样悬臂写书法是不是也算复健?”

    女医生不抬头:“动作大点就算。”

    于是最后石涧仁拎着一袋子止痛片和软膏走出医院,耳边还回荡着那位女医生和善的语气:“一天掰三次,每次四十分钟,找个劲儿大的,现在不忍心以后就残废,一辈子都只能端着了。”

    对那位国家领导人真没有什么印象的石涧仁简直胆战心惊的问了一句:“这要掰多久?”

    女医生终于扯下点口罩更和善:“掰弯了为止。”

    石涧仁都要哭了,这会儿他终于知道自己一贯那种平静的笑眯眯有多讨厌了!

    张明孝还乐淘淘的迎上来:“好了?看起来很正常嘛,刚才你没听见,可能楼上有人生孩子,叫得那一个惨!”

    诚实如石涧仁,都不好意思说那是自己!

    但坐着这辆应该算豪华级别的英菲尼迪越野车回到山上,所有人都看出来石涧仁那手臂好像有点不自然,连带石涧仁自己的笑容都不自然:“固定久了,筋有点僵掉要锻炼,多锻炼!”他这会儿连复健这个词儿都不想说,好像一说都会疼!

    不过到了晚上,还是试着在门框上慢慢拉着做引体向上,倪星澜走了以后,谭思遥就和黄克勇一起住进来,柳清还是知道避嫌,而且跟吴迪同进同出的,让几个平京抵达的工作人员好奇的悄悄问保安,那年轻帅哥是不是柳清的男朋友,保安们连忙否认。

    这两位看了只能使劲佩服石总真是毅力坚韧!

    当然从编剧和导演们的剧本讨论会开始以后,石涧仁很快就有点不适应这种类似脑力风暴的胡侃海聊,因为这一个个都是见多识广极为能说的家伙,各种奇闻异事、宫廷秘闻都头头是道,就是效率有点低,往往好不容易拉扯出来一个本子,很快又被其他人推翻,一切回到原点,是根据市场上的热门影片模仿,还是依靠老戏骨新人王来获取票房保证,又或者高成本大制作跟低成本搏收益,论点论据都在不停移形换位,总之听得石涧仁头昏脑胀。

    当然更主要的可能还是手臂疼,这时候他确实体会到自己的确不是万能的,在自己业务专长以外的工作就干脆不要搀和了,留下黄克勇作为自己的代理人,收集各种信息结论就行,自己还是回酒店去办公吧。

    只是这回,他搬到纪若棠的办公室去,铺开大桌子,一边看文件一边右手悬臂练书法!

    本来当成积极进入影视圈,了解剧本产生流程契机的柳清再跟了一天,也灰溜溜的回来了:“听不懂!他们说那些什么镜头语言什么斯基什么拉夫,还有好多主义,我头都好晕!”

    石涧仁却有小算盘:“你是不是跟吴迪比较熟,这两天帮我顺便给他聊一下,有才干有品行始终能把事情做好,不要急在一时,虽然这跟钟梅梅当时的情况不同,不是非要晾他一段时间,而是我现在正在一个调整期,不想一个有才干的人灰心丧气,因为我现在的职位,跟他说有时会让他想太多。”

    柳清想了想还是和盘托出:“是有点,因为在车行做了副总,再回到清塘集团类似层级的副总、总经理已经都比较稳定了,润丰影视又被润丰集团收购了,虽然你现在是集团副总裁,但是一个江州影视公司的副总跟你的距离那就太远了,他肯定会有点忐忑,所以跟我也私底下谈了谈,这几天工作之余我也跟他多接触交流了一下,既然他是偏重于经济财务方面的,我更适合的是做秘书,现在需要有个人来管理你的私人财务了,能不能请吴迪作为你的第二个私人雇员?”

    石涧仁终于从书法里面抬头:“私人财务?有这个必要,你不就是每天给我抽点零钱吃饭买书买报交个电话费什么的?我没有太多事情需要单独麻烦一个人吧?”

    柳清也能学会那种半白眼:“现在你在润丰集团常务副总裁的薪水是所有副总裁级别中最低的,因为任姐说你不在乎,每个月大概八千七,等同于普通部门经理,也基本等同于我的工资。”

    石涧仁终于震惊了:“你工资这么高啊……啊,我不是说你不该拿,意思是说每个月我的工资都给你,然后实际上是你养活我?”这会儿江州的酒店总经理也差不多就是年薪十万吧。

    柳清一脸的生无可恋:“在江州普通秘书最高也就三四千,但是在平京当然是另一个水准了,我这个也是参考任姐的秘书薪水定的,你觉得高了可以砍啊,而任姐敢这么说,当然就是因为你作为集团第二股东每个季度的分红才是大头,到现在为止我替你签字领过两次,外加聘用你到平京做经纪公司总经理时候的安家费20万,一共572万元现金,这还不包括年底的结算,只是普通股东红利,估计今年年底你会得个大红包,因为今年有院线成立,润丰集团账面数据猛增。”

    石涧仁确实知道任姐不会亏待自己,所以并没有特别关心自己能拿多少钱,可能他身上也有古代文人那种酸臭,谈到钱有点不好意思的那种心态,现在认真的想了想,还是不完全确认这个数字满意不满意,因为自己又不怎么花钱,只能哦:“不,你的确该有这样的薪水,再高都行,感谢你一直的协助,不然我的确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来操心这些身边事。”

    柳清无奈的样子其实有点圆润,比她冷清的严肃模样生动多了:“我知道你不在乎钱,但这些钱是你的合法收入,清塘集团每个月一万元固定工资,虽然你把海燕食品的所有股份都保留在耿小姐还有林小姐那里,而庄先生代管的装修公司等股份全都属于洪女士,但包括赵先生的培训公司在内,这些部分我每个月都有跟他们结算管理基金,这已经是我理解的财务极限了,再说这一次的车行置换,现在你跟纪小姐对车行是七三开控股,那么这些车辆销售金额也应该按照这个比例分……”

    能心算四位数加减乘除的小布衣的确有点晕乎,不是迷糊,而是有点惊讶自己奋勇向前的时候,背后的确越来越多这样的数字:“好吧,需要我跟吴迪谈还是你跟他谈。”

    柳清笑了下:“我也非常感谢你的信任,因为你信任我的人品,但现在流行的说法是再好的品行也需要正规的制度来监管,所以我把一切都抓在手里是不合理,应该我跟吴迪相互监督,所以这几天我已经请他适应下我们这种特殊的工作方式,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石涧仁收敛一下心情点点头,把手里这幅苏轼的治平贴行楷完成,应该说老头子当年见过不少故宫的帖子,对苏东坡的书法最为推崇,可能也更领会苏东坡那种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心境,从小给石涧仁灌输得比较多,没事儿就喜欢练这个,对比那位女医生的暴力疗法,显然这个感觉好多了。

    没曾想,这会儿柳清又补充一句:“第一分红的时候,给你提过一下该怎么处理,你让我自己拿主意,考虑到你的确需要在平京有个家,所以我就在公司附近一处楼盘以你的名义付了个小公寓的首期,这次分红循着这个思路,就在江州给你买了套,嗯,平京只能付首期的十多万,在江州已经可以在中心区买一套小户型了,还是看江的,这次有了装修费用以后,你在平京就不用再住酒店,有自己的家了。”

    家?

    对小布衣来说,一个好遥远的词语。

    感觉开启了一个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