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65、人生总要尽个兴
    所以看见王驊跟走出去时候截然不同的表情回来,这边几个娱乐圈的心里想法可多了!

    都是人精啊,王驊可不是点表情变化,那都阳光灿烂了,满脸洋溢着磕过药的幸福感,明显找到了自己人生归属的感觉!

    倪星澜专注石涧仁的表情,还好没什么特别变化。

    不过接下来当两辆大型拖车过来各装两部跑车准备前往平京的时候,王驊居然出人意料的要求自己跟着保安一起押车过去,给出来的说法当然是想去体验生活,好像演员这么做也无可厚非,石涧仁想想多安排了两个保安一起,反正那平头拖挂里面能坐好几个,叮嘱路上走慢点就送走了,但王驊偏偏临走又对着石涧仁很会心一笑点点头,让倪星澜觉得太诡秘惊悚了!

    于是这小姑奶奶有点坐不住,加上那个什么专业考试的时间到了,就跟部分剧组人员还有吴晓影一起返回平京,打算等着仔细问问王驊到底是怎么回事。

    实在是娱乐圈里各种爱恋方式层出不穷,万一石涧仁压根不喜欢女人,那要掰直就太难了。

    本来吴晓影是想留下来的,说是要跟石总多交流熟悉,可惜石涧仁不接招,让她尽快返回平京梳理关于慈善机构的实地考察心得,自己伤愈返回平京要看。

    面对这样一份明显带点考卷性质的报告,吴晓影权衡一下还是一起走了,当然到平京和倪星澜联手搞清迷雾也是蛮重要的事情。

    柳清才没这样乱七八糟的念头呢,立刻开始着手准备接待文化人,最起码得安装个球场边网一样的高大网墙,把这边看见坟茔的视线给遮住。

    因为十来名编剧、导演、制片人正如倪星澜建议的那样,打着过来享受风景的旗号,要到江州来跟润丰副总裁见一面,大家以茶代酒,风雅一番,岂不乐哉?

    任姐表示自己很想来,但儿子终于要回家,得好好陪一下,重点交给润丰集团内部的创作团队,都很看重这件事,加上石涧仁的秘书助理一起又来了十多号人,五套别墅有点吃紧,好在自有酒店,大部分工作人员都住假日酒店,于是柳清忽然就变身为现场总指挥,成天忙碌,吴迪好像作为假日酒店这边的衔结也跑得比较多。

    石涧仁干嘛呢,拆夹板啊。

    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几乎就没拆开过夹板,除了和倪星澜滚温泉池里那回和打完架检查,其他时候都是洗澡时自己随便拿毛巾在缝隙擦擦,托没有扛包重体力活的福,也没多大味儿,所以今天去当初那军医大的医院拆夹板,虽然自己都能拆,但任姐依旧不怕麻烦人的托了专家,依旧要求石涧仁郑重其事的过去连拆带检查。

    张明孝开车送他,一路上念叨:“纪总那辆宝马七系现在成了酒店婚宴出租率最高的,不亏钱,可纪小姐买的新宝马越野车呢,你不用,没谁敢偷偷开,放在那供神仙么?纪小姐买的也没谁敢卖,听说她在国外你还给她都买了车,我说你们小两口都这样了……”

    石涧仁想起其实有点温暖的笑:“她讹我的,不过美国买车好便宜,跟买菜似的,她买了个小破车,才一千美元?”倪星澜说是高年级生毕业不要的二手车,她图好玩非要石涧仁给钱买下来,其实每天开不了几公里。

    张明孝就喜欢车:“不过这车也不错,越野能力比宝马那个强!这个能放在车队吧,我一个月开出去溜一圈保养,绝对不下场折腾!”

    石涧仁无奈:“车,这种东西对我来说真的是个消耗品,或者说浪费品,要不是为了节约时间,坐公交车、出租车或者自行车都可以,还是尽量卖掉吧。”

    张明孝可能是为数不多敢当面白眼总裁的:“您坐出租,您想让整个集团所有员工都抬不起头?所有人都会人心惶惶,公司财务是不是出了问题!”

    可能跟张明孝很难解释这个价值观的问题,就好像医生也很难给石涧仁解释他的伤情一样。

    受伤不分轻重,石头砸到哪里就是哪里,人体小臂有两根骨头,内尺外桡,两根骨头筷子一样交错手掌才能翻腕之类的动作,倒霉的小布衣断掉的就是桡骨,尺骨是断裂,跟树枝掰断了还剩点扯不断那种,然后位置靠近肘部那边,也就是说之前的日子里面得全靠夹板固定出一个弯曲度来,用一种什么高科技的新型夹板整个包住,就不用打石膏了,这也是石涧仁在那场打斗中临时觉得夹板可以起个盾牌作用的原因,轻便而结实。

    上臂和小臂一直呈150度左右的角度,据说是让小臂肌肉和筋脉都保持松弛状态的最佳角度。

    张明孝要陪石涧仁上楼,原来这是柳清的活儿,石涧仁觉得没必要小题大做,不就拆个夹板照个片么,分分钟的事情,叫他在楼下抽根烟,自己待会儿就下楼。

    结果按照任姐提供的那位老专家科室门号找过去,轻轻敲开门,不是上回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军医,换成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大夫。

    可能换做倪星澜肯定就不厌其烦的给人家打电话,让通讯事业绕着江州到平京,再回到江州去找到那位约好的老军医,这是个尊严问题,说了专家号就不能让普通医生来看,况且这看着还蛮年轻的样子。

    但石涧仁不在乎,只是瞄了瞄那双眉毛,有点不适应,那种手绘画的方头眉,好奇怪的:“我找吕医生。”

    那方头眉看他一眼:“我就是。”

    石涧仁也就懒得多问老吕跟面前的小吕是什么关系,在办公桌边坐下来:“我是上个月来做……”

    方头眉声音有点嗡,就是身体比较好,底气很足的那种:“我知道,一个简单的手臂骨折,不远千里的托人还拖到这边来治,也算是难得了,拆夹板是吗?这也要托人,你自己连蝴蝶结都不会解开么?”

    这么说石涧仁实际上是有心有戚戚的,都怪柳清小题大做,但推卸责任显然不是个好习惯:“是是是,主要是听说还要拍片检查一下,就一起麻烦了。”

    哪怕是气贯山河的小布衣,来到医院面对医生,也有种天然低一头的感觉,那女医生嘴上不耐烦,但手上是麻利稳定的,光是看这动作石涧仁就知道人家是行家,也就不吭声了。

    但让他惊愕的事情出现了,解开绷带拆了夹板以后,跟个狗腿刀一样弯曲的手肘有点僵!

    伸直没太大问题,但是要往内弯曲,别说弯曲到手指能摸肩膀的地步,手肘只是稍微从固定的角度弯了一下,手肘处就一阵剧痛传来!

    石涧仁有点懵:“医生,我弯不了了。”

    女医生变得和善了,站起来伸手:“没事,你只是需要复健……”一边说一边握住石涧仁的小臂和上臂,猛的一并。

    就是那种折纸扇合拢的动作。

    还算坚强的石涧仁嚎叫声顿时冲破天灵盖,估计连楼下妇产科都没他叫得狠:“啊……折了,又折了!”

    女医生还是和善:“没有,这是正常的,你看……”说完又把石涧仁的折扇打开。

    石涧仁又惨叫:“不可能……断的时候都没这么疼!”

    女医生平静得跟往日的小布衣似的:“就是筋僵掉了,周总理知道吧,你看他胳膊为什么老是端着,你要是不好好复健以后也要老端着……”一边说一边又不停的开合折扇,石涧仁就一直跟随动作杀猪般的嚎叫!

    好像从他下山以来从来都没有这样完全释放过自己的情绪,叫得那叫一个爽!

    谁叫他老端着,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