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59、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比
    因为不是开放性伤口,其实夹板绷带包住的地方见见水也没什么问题,但石涧仁重新包扎出来还是有点落水痕迹,柳清看了一眼疑惑,可能觉得他这会儿还去洗了个澡?

    胡景荣没觉得有多怠慢他等快半小时:“石总养伤期间还在这里遇见寻衅滋事的,非常抱歉非……”

    石涧仁打断了对方可能准备好久的说辞:“你一贯都是个喜欢在背后挑唆别人作恶的奸诈之徒,上一回那个文助理被你怂恿犯下大罪,如果追究责任她会起码判刑好些年,你却很可能逃脱惩罚,所以那时我们也需要站稳脚跟,就没有跟你计较,你就以为这件事过去了?”

    胡景荣没想到石涧仁居然开口就这么不容情,尖嘴猴腮的张了张,还是能控制表情:“你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

    石涧仁摆摆手:“文助理供认了你,我说过我们手里有指认书,这回这些街头流氓承认幕后指使是你,这就不是一个两个人开口的事情了,可能你完全没意识到我能借助什么样的政府关系来反击你,我明确告诉你,你彻底出事了,没人能救你。”

    胡景荣终于脸色大变,强自镇定:“你在吓唬我。”但音调都在变化,显示出他心里其实是明白危机所在的,不然也不至于低三下四的过来了。

    石涧仁摇摇头:“这就是中国的特点,你曾经以为你几乎是为所欲为的,没有什么是真的硬性限制,你总能找到一些办法让规则松动,对不对?你信奉的是没有什么不是关系和金钱、权力摆不平的。”

    胡景荣的小眼睛黄瞳孔真的就鬼鬼祟祟的转悠,摸不清石涧仁说这番话的目的。

    石涧仁看着鼠辈:“我听说在有些国家,个人权利和责任是明确的,做错了什么就真的会被罚被关,甚至绑起来用鞭子抽,但是在中国,没必要破釜沉舟,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商量的,真急了大事,总可以找到人脉、关系,求谁巴结谁,找到帮你说话递条子的人,帮你捞人铲事儿,所以这个社会太多不被惩罚的人,所以你压根儿就不把规则当回事,该嚣张的时候就嚣张,该装孙子的时候就装孙子罢了,对不对?”

    胡景荣呼吸急促,声音终于有些喉咙管挤出来的一样:“你到底要说什么。”

    石涧仁笑笑:“我说你完了,你在度假村里面私设赌场,组织卖淫嫖娼这些事情其实周围的村民都一清二楚,再加上多次指使这些流氓到处滋事为你谋取利益,破坏商业规则,你完了,你可以试着继续按照你的方式,去求人巴结人,继续找人帮你疏通,我就在这里看你究竟能不能把这件事摆平。”

    也许真的是有理不在声高,石涧仁越是平静笑眯眯的说这番话,越有一种装逼的淡淡然,可谋士不就是喜欢用这种风格,给予对方巨大的心理压力,让人觉得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古时候叫做运筹帷幄,现在怎么就非要叫装逼呢?

    当然这种做法真的很有效,特别是对胡景荣这种人,他真的知道越是不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才越能随手收拾自己,他终于相信自己是不作不死的踢到铁板了,毫不犹豫的一下就从沙发上滑下来跪在地上!

    这个动作之娴熟,让站在旁边的柳清都吓了一跳,石涧仁不为所动的看着对方双眼,那双狡诈的眼睛这会儿泛起点可怜巴巴的神色,但更多掩饰不了的焦灼和怨毒反而才是主角,话语已经带着哭腔了:“对不起!石老板!真的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

    石涧仁依旧还是那个调调:“你何必这样作践自己?我又不喜欢看这种场面,你自打耳光都没什么用……”这让刚刚举起手的胡景荣尴尬得僵持在那不知道干嘛,还好石涧仁真是好心人:“这个时候如果非要让我给你说点什么,你可以选择跑,当然你也可以继续争取耗下去,我很乐于看戏的。”

    跪在地上的胡景荣惊讶得张开了嘴,呐呐了好几秒才艰难:“你……太狠了……你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石涧仁看着他的眼睛:“对你,我很记仇的,你找人来收拾我们的时候,算不算赶尽杀绝?当清塘集团老板死于非命,百废待兴的时候你背后捅一刀算不算赶尽杀绝?这个时候我还给你指了条生路,你起码可以毫发无损的活着,抓紧时间,你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胡景荣已经变成跪坐,也许他真的没想到自己只是临时起意的一起泄愤或者贪色的行为,居然会招致这样的灭顶之灾,自己好歹打滚几十年才有的基业资产居然瞬间要崩塌,有点难以置信。

    石涧仁不说话了,吊着膀子靠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面前颓废的中年人,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直到大概十多分钟以后,胡景荣好像才突然想通猛的跳起来就往外面跑,没有丢下什么豪言壮语找回场子,也许他真的明白自己已经到了争分夺秒的地步,因为外面好像隐约真的能听见警报的声音了!

    柳清不跟出去看,一双美目亮晶晶的看着石涧仁,石涧仁感觉到:“问我为什么要放跑他,对吧?”

    秘书连连点头!

    石涧仁笑:“我也是在稳操胜券的时候测试一下,你想想如果把他围死了,兔子急了还咬人,他能做到今天还是有不少关系跟能量的,在中国这些事情真的是可大可小,没准儿背后博弈又是一场丑剧,但故意给他个缺口让他跑,坐实了畏罪潜逃,没谁帮得了他,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了,没准儿我们还能捞好处,他却只能兵败如山倒,对于他这个年纪,换个地方想东山再起那就基本不可能了,兵法上都是这么写的。”

    柳清只能使劲的眨巴眼睛,掩饰自己眼里的热烈程度:“那……那我们能捞到什么好处呢?”

    石涧仁这时候真有点对敌人的冷酷无情:“他不是一直还把威斯顿度假村的牌子挂着么,虽然我们签订了协议做了公证,但他一定没有对外宣称,毕竟威斯顿酒店这块牌子还是好用的,那么这个时候你就应该让法务部整理出这些协议文件来,清查到度假村违法的那些事情时候,相关部门肯定会找我们,自然是要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他身上,哦,本来违法的事情都是他做的,他已经是独立法人了嘛,然后再看看能不能有机会把畏罪潜逃分子丢下的度假村收回来,或者说低价收购,这就要看法务方面专家的能力了,我只是提建议。”

    小秘书的眼神亮得很,使劲点点头做记录,嗯一声:“我马上通知!”说着就摸电话。

    可能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现实版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