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51、总有些人满脑子都是阴暗的人性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恐怕就是石涧仁这个时候的真实写照。

    不过也不能怪世道如此现实,当年那个棒棒有什么值得别人问的?

    所以还得先让自己成长起来,才有资格评说人情似纸张张薄。

    庄成栋和林岳娜下午不同时间抵达的,都是风尘仆仆从外地赶回来,看见石涧仁吊着夹板断了胳膊的样子都比较吃惊,可能一直以来觉得他都是个生龙活虎的主心骨,从没想过他也是人,同样会生病受伤,同样也会有情绪高氵朝低落,庄成栋带着张季岚和孩子一起来的,有点认真的观察了伤情:“在传销组织的时候,你还是个能打的,现在可能真是不能再冒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好多人都会抓瞎。”

    张季岚提了个保温桶的骨头汤,说是连夜熬的,柳清没什么表情的接过去带到厨房分装了端出来大家一起喝。

    那个原来有点邋遢疯野的孩子现在温顺不少,主要是有点依恋庄成栋,没事就靠在庄胖子身边,但眼睛骨溜溜的到处看,石涧仁倒是把注意力放到孩子身上,笑着说这孩子最好送到什么体校之类的去搞点体育运动,精力有点旺盛。

    张季岚跟得了什么圣旨似的连忙记下来,庄成栋好点,说回头就在小区篮球场带着孩子开始练打球。

    林岳娜后到,她买了不少营养品拎过来,看见倪星澜一身家居服做出陪护伤员的模样,又唯唯诺诺了,先感谢自己已经收到了春节拍的那些照片,又问能不能制作宣传,毕竟她跟润丰签的合同是另一位名气差得多的小明星,老实说一分价钱一分货,小明星也就是让奶茶店上了点能打广告有代言人的档次,对实际品牌力根本没促进,但如果能放上倪星澜的照片就肯定不一样了。

    倪星澜还不知道最近的变化:“问石总,问公司,我就是他牟利的工具!”

    林岳娜连忙又把目光锁定石涧仁,伤员正在看庄成栋带回来的奶茶店装修照片,不抬头:“现在奶茶店等于润丰旗下部分持股,都是一家人了,不违反合同的,跟星澜私人补签一份协议,商量个内部价就是了。”

    林岳娜肯定是打着想免费的算盘,嘟哝:“都是一家人,还收什么钱?”

    倪星澜比较喜欢听这个:“嘻嘻,对嘛,顺手帮帮忙。”

    石涧仁不为所动:“一码归一码,而且对外宣传还得是高价,倪小姐现在作为一线年轻女演员,代言就是这个价,如果你开饭店所有亲戚都来白吃白喝,那你还干嘛?”

    倪星澜丝毫没觉得石涧仁在争取自己的经济利益,撇撇嘴拉林岳娜出去看热闹,因为房子虽小,只是个上面俩卧室下面客厅饭厅的小联排,但是前面都有一片草坪,五栋连起来还是多大一片:“在平京我们家四合院都只有巴掌大那么点绿色,爷爷想种菜,奶奶要种花,我就想有个草坪打滚养只狗,唉,还是乡下好!”

    林岳娜赶紧附和江州的确是乡下,专门从酒店调过来的绿化清洁组正在用除草机和打草器交替工作,成片的杂草很快变得服服帖帖,绿化部的主管还过来问柳清是全面移植草坪还是播撒草种慢慢长,柳清比较清楚石涧仁的态度了:“收拾好了以后就播撒草种吧,不用大动干戈,另外你回去跟保洁部商量一下,组织一个三到五人的小组,一个厨师,一个绿化然后两三名保洁服务员,把这里的工作全面运行起来,还有之前纪小姐已经交回来这里的档案,查一下是谁把这里丢下一年多都没有人来打理。”

    绿化部的主管立刻有点冒冷汗的打电话回去了。

    这边在大动干戈的收拾,度假村的老板胡景荣当然也收到了消息,他是一直关注着清塘集团的局面,知道这边做得风生水起,而且继承人纪若棠出国深造,现在都是那个年轻的小白脸在打理,现在带着一群人也转过来,两位司机立刻客串保安,站在路口有阻挡:“这里是酒店产业,非请莫入。”

    胡景荣多老油条的:“我是威斯顿度假村酒店的胡景荣,你们去给里面领导说一声,一家人串串门不行么?”

    见了石涧仁,这老油条果然滑不留手的先惊讶那吊起来的伤势,接着介绍自己认识什么江湖医生,然后就此打开话题旁敲侧击酒店集团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有什么好项目大家都可以谈谈。

    看见来了客人,张季岚带了孩子出去跟着外面看草坪风景,庄成栋如一尊铁塔般坐在旁边不吭声,他能看出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跟石涧仁就根本不是一路,所以没什么表情。

    胡景荣果然还是夸夸其谈那一套,吹嘘自己最近攀上几条关系,正准备大展拳脚,把整个度假村的规模扩大,也就是把山后面延展出去,这几栋小屋正好就在山脊上,显然像个分水岭一般隔在了中间,石涧仁很礼貌:“这是集团纪小姐产权所有的地产,我没有权力决定售卖,这个你可以提出商业收购计划,我们报给纪小姐定夺。”

    胡景荣怎么可能舍得真金白银回购自己卖出去的地产:“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希望清塘集团还有石先生你有兴趣参与我们这个项目,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石涧仁婉言谢绝了:“我们没有做地产的兴趣,况且对于很多股东的项目,我下意识的都会拒绝,艄公多了打翻船,我们就不打扰胡总的赚钱大计了。”

    这委婉的送客台词,胡景荣却恍若未觉,继续唾沫横飞的描述要把这一片山区都扩大成度假村的设想,庄成栋都有点不耐烦了,想站起来发飙,却被石涧仁用眼神制止了,就当是锤炼性情嘛。

    最后是倪星澜进来把人带走的,她还真是大小姐脾性:“说完没,什么天大的项目啰里啰嗦,你还养不养伤了,出来晒晒太阳补补钙!”

    没了墨镜口罩遮掩的明星少女惊呆了胡景荣,过来时候远远只看见几个姑娘的背影在草坪那边逗小孩子,却没想到是现在天天在电视屏幕上的漂亮花旦,那种眼里立刻流露出来想据为己有的贪婪,让人看了都生厌,倪星澜再熟悉不过,恢复到那种以前惯常的嘲讽状态:“好了好了,我还说你这个地方是世外桃源,原来也尽是乱七八糟什么人都来,走了,我要吃饭了。”

    胡景荣根本就忽略了对方话中的刺,或者说在他看来没什么不能用钱摆平的,垂涎三尺的急切站起来接话:“我请客,我请客,我们度假村有山珍野味菜肴,一定让各位满意……”

    明星摆大牌架子那就是驾轻就熟了:“跟你说话了么?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么,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也不看看你都一把年纪了,色眯眯的那个样子,好好掂量一下自己,你也就是江州这么个西部城市的小商人,别以为天底下什么都能有资格摸一把,兜里有几个臭钱就觉得了不起了,小心翻不了身还不知道惹着了谁!”

    说完就把难得不制止她的石涧仁拖出去了,只留下胡景荣一张老脸红一块白一块的站在那!

    庄成栋不走,就坐在那一瞬不眨的看着对方阴沉变幻的脸,他是最不吝于用阴暗来揣摩这个世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