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46、只争朝夕啊
    这是一座江边古镇,剧组租下了其中两个清代巡抚和大商人的宅院作为拍摄地,作为曾经的经商古道必经之处,也许放在百年前这里真是万家生佛的地方名门望族所在,但在即将修建三峡大坝的年代,不过就是偏于一隅的小镇,剧组把这里跟月亮湖那边的小镇混作一起,作为第三阶段的拍摄场景。

    整个古镇因为有点偏远,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现代化的建筑,所以连摄制组都住在古色古香的明末清初建筑里,都是谭思遥当初转悠寻找的地方,据说过了今年就要整体搬迁,所以拍摄机会非常珍贵。

    其实进了雕梁画栋,翘角飞檐的古屋,里面依旧是有电视机的,21寸的彩电前面已经坐满了当地老头老太,还有不少孩子,充满期待的等着电视剧开演,不过他们仿佛还没有把最近在镇上拍戏的剧组和电视上看见的剧情联系起来,对倪星澜的进来除了嘻嘻哈哈的招呼,还有俩孩子跟着她要糖,几个阿婆更是颤颤巍巍的带着笑:“妹儿,你……对象啊!”

    倪星澜就喜欢听这个,把揪耳朵改成挽胳膊:“是不是夫妻相?”

    小镇老婆婆们慈眉善目的笑,但却就是不回应!

    石涧仁客气的问好,一点不像个出品人或者副总裁,端了孩子奉上的玻璃杯茶水和倪星澜坐到人群后面。

    如果说第一部赤子之心电视剧充满了高速切换的打斗,一直有点紧张得喘不过气,这续集就有点以搞笑为主,王驊饰演的男主角没有多少文化知识,当报仇雪恨的人生执念结束以后,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就是忽然一下失去了追求,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好像以前从没注意到的喜怒哀乐一股脑涌到面前,有刁蛮的匪首女儿,说要报仇却芳心暗许,还有以前饭馆老板的女儿锲而不舍的跟到了山寨里,吵吵闹闹让他不厌其烦的逃到山下城镇,以前心里只有练刀杀人,现在花花世界简直乱了眼,然后县府老爷又要去剿匪,听见枪响的时候,一直信奉刀快就能打天下的主人公惊呆了,总之主要就是笑料不断,特别是那外国洋枪在男主角面前啪的一声响,远处的灯笼应声落地时候,王驊把那个震惊的土包子形象演绎得格外到位!

    古屋里就笑声一阵接一阵,有些夸张的孩子还在地上笑得打滚。

    倪星澜就嗑瓜子,低声埋怨:“第五集我才出场,然后乱七八糟演到现在第三集我又要死,喂!你还是不是我的经纪人,有你这么删减我的戏份么?”

    石涧仁却眼睛在电视上,心思在远处:“我这边……要开几个快餐厅,你说让你爸来开个快餐厅怎么样?”

    少女明星惊得瓜子都掉了几颗,连忙捡起来:“你这个时候就开始讨好老丈人了?”

    石涧仁翻白眼:“他不欠你什么,虽然有点不负责任,但也还算是个男人,又的确有爱好有理想,所以你也不可能完全跟他一刀两断,与其说让你心里始终有疙瘩,不如找点事情把这给化解了,又不是多大的事儿,还有俩月你就满十八了,估计你父母会正式协议离婚的,拿喜事冲冲坏事嘛。”

    倪星澜使劲鼓腮帮子,满脸都是赌气的不高兴:“可他伤害了我!天底下父母就不应该这样对孩子!”

    石涧仁平静的翻了个白眼,倪星澜立刻反应过来:“哎呀,不是说你。”

    刚才那点情绪立刻化为乌有了,怔怔的捏着瓜子看石涧仁的侧面脸,好像又看不出什么负面的感觉来,最后选择轻轻的把头放在他肩膀上,有点试探着落实那种,低声:“对不起……”

    石涧仁笑着拿肩头颠她离开:“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别觉得你天底下最惨,纪小姐听说母亲去世的时候,那模样我是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你父母健在,这是天底下多大的福分,并不是要你非得面对他做什么,一点都不勉强你,但没必要为这事儿一直跟自己怄气,这边早点收工,回去大大咧咧的帮你父亲把这事儿办了,估计他就明白你原谅了他,然后收拾收拾准备拍一部电影,刘杰在准备了。”

    倪星澜却好像野马背上的好骑手,任石涧仁的肩膀抖动都额头放在上面,还有倚靠过来的迹象,口中更是难得的温柔:“会不会……偶尔会不会想起他们?”

    石涧仁不抖了:“想啊,看见你跟你爸妈在一起的样子就想啊,你母亲虽然有点势利有点现实,可面对你的时候真是个好妈妈,你父亲呢,其实也蛮好玩个人,对不对,所以看着你们我就当是看戏了,也不觉得非要找到自己爹妈,”

    倪星澜就点头,其实是把额头在石涧仁衣服上蹭:“好,回去就跟他们好好相处。”静默了一会儿小声:“其实有个弟弟也蛮好玩的哦……好像回想那天真的是我看见爸爸笑得最开心最真诚的一次。”

    前面看得嘻嘻哈哈的观众们,没注意到后面的两人窃窃私语,更想不到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一集终了,果然连片尾曲都变成了“马兰花开二十一”的童谣,倪星澜开始跳橡皮筋,前面有些电视观众才反应过来:“好像后面那个姐姐!”“小姑娘,是你么……”

    倪星澜嘴角挂着笑容,但不吭声,电视观众可能觉得不会这么巧,这可是全国都在看的电视剧,怎么会正好大明星就坐在后面,还跟普通人一样嗑瓜子聊天呢,又笑闹着强调电视上的女明星跟倪星澜有什么不一样了,确认真的只是有点像而已。

    这种场面,反而乐得倪星澜翘着二郎腿使劲抖,石涧仁白她一眼,才很不情愿的放下来做淑女状,可一会儿就耐不住性子拉了石涧仁出门,反正片尾曲放完老人小孩都在咋呼呼的进出,他俩也不显眼。

    结果一出来就看见吴晓影坐在尽是砖砌古屋的石板路边,一张旧木头椅子那种,旁边的门檐上吊着一盏红灯笼,映在她身上,古色古香的又有点梦幻朦胧的感觉,倪星澜小声给石涧仁笑:“故意摆的!”

    果然吴晓影就是在等着二人出来,起身很有气质的点头行礼:“听说石总下组了,我今天一直跟着集团的工作人员在下面的乡政府做调研,的确,山区深处的经济条件好差,据说前几年还有一家人轮流穿一条裤子的,孩子的教育问题就更不用说了,我很想组织一些平京的青年志愿者来支教。”

    石涧仁心里更清楚实际情况:“既然我们最近几部戏都是拍古色古香的东西,原生态的地方经济肯定就比较落后,看见的状况就比较糟糕,也更需要我们通过拍戏来帮助,我就是山里出来的,除了那些从未见过外界交流的特困地区,这些长年接受慈善捐赠的地方其实蛮反感外部交流特别是支教,因为不少志愿者是抱着镀金搏名声的好处来支教,到乡下他们更多是旅游和图新鲜,这种慈善我不要,我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商业运作,引导当地人从商业角度提高自身收入,改善生活改善生存环境,然后才能谈其他的……”

    这番话不光是在敲打这位刚刚涉足慈善工作的女明星,也是在提醒正在努力上路的倪星澜,自己这个团队要走的路,还很长。

    不过他自己好像走得有点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