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41、实际上是告别
    就是清早起来的一身普通衣裳,倪星澜跟母亲有些落落大方的走进办公楼来,集团公司所有的保安出动协助维护秩序,才能让缓慢行进的i小轿车不至于压到周围已经挤得水泄不通的媒体记者。

    其实倪星澜还算不上最顶级的超大牌明星,只能说是这段最热的那个小花旦,在从来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娱乐圈,她理所当然是最容易被头条追捧的,加上最近无论电影、电视剧还有那个特别的慈善广告都让她站在聚光灯下,结果猛然这么转折来个未成年同居之类的话题,在网上彻底引爆,拥护年轻人就是要自由自在的粉丝跟其他谩骂的闹得不可开交,于是一下就成了最热门的话题,加上又在娱乐圈中心的平京,所以绝大多数都是慢了一步的媒体记者全都集中到润丰集团来。

    结果没想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润丰这边就通知上午会召开一个正式的记者见面会,由倪星澜自己来对外表述,这算是很少见的,毕竟炒作的套路都讲究个遮遮掩掩拉长热度时间。

    其实蛮多娱乐记者还没资格到润丰集团内部参观,这次算是借着机会进来,一路上闪光灯拍个不停,特别是走进那个挑高几米,高低错落很有点工厂或者艺术气息的大办公室空间时候,多少还是有点新奇的。

    倪星澜就在那个公司内部的放映厅召开记者会,当初任姐宣布石涧仁进入公司管理层的那个观影厅坐得满满当当,不少网络记者干脆把笔记本打开在膝盖上随时上传消息回网络,周围走道上挤满了不少扛着器械的记者,更有一群拿着麦克风拾音器和录音机的文字记者干脆挤着坐在前面地板上,高举双手尽量把话筒靠近倪星澜。

    其实倪星澜自己也拿了个场地内的麦克风,保证所有人都能听见:“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好,我是倪星澜,今天一早起来,都到公司才发现这么多媒体在关注我的事情,所以赶紧……嗯,第一时间我还是找妈妈!”

    在全场哄笑的时候,傅涵君一直站在女儿侧后方面带微笑的小鞠躬,她本来就是老演员,肢体语言一流,双脚呈丁字步,手里拿着个很常见的文件袋,仪态万千得真像倪星澜的姐姐,相机赶紧捕捉。

    倪星澜伸手接过母亲递上来的报纸,主动展示最源头的那张娱乐版报纸:“事情是这张照片引起的,认为我有男朋友了,还带回公寓过夜了……好吧,解释一下,从照片上也能看出,我们下车时候没什么亲昵的举动,准确的解释一下,这位男性是我的经纪人,这个是可以在公司查询到所有合同资料的,可以说赤子之心电影和电视剧,能够走到今天,全靠这位经纪人带着我们润丰的其他团队成员默默的在背后耕耘,由我来获得最光鲜亮丽的时刻,他们却一直在辛勤的付出,这里我要感谢各位媒体帮我把他们展现出来。”

    奔着劲爆的八卦新闻来,最后却得到这样一个四平八稳的结局,可以说所有记者都是失望的,下面甚至有人发出了嘘声!

    这就是现实,哪怕倪星澜说的是事实,但无论媒体还是观众、网民都更喜欢看见听见那种更吸引眼球的结果,哪怕是这会儿做出色厉内茬的态度宣告要用法律手段追究报社责任,都比现在平铺直叙的讲出真相要好得多。

    甚至有记者在观众席上开始抱怨润丰的公关团队怎么不按照套路来,起码也你来我往的声明、警告之类折腾几天,这样大家的点击指数跟出货量都有保证啊。

    但是在有些记者都要离场的时候,倪星澜却别出心裁:“但既然这么多记者哥哥姐姐都来了,我也顺便展现一下我的这个公寓,免得大家总是看见模模糊糊的窗户啊窗帘什么的,今天早上临时拍的,绝对没有作假,我还是个高中三年级的学生,该有的社会道德跟社会责任感始终是我的家庭还有我的经纪人在告诫我的,既然作为公众人物那就应该成为同龄人的榜样……”

    这番话一说,又把所有人注意力拉回来,倪星澜笑着接过母亲手里递过来的遥控器,对着观影厅顶上的投影仪摁动开关,其实也就是个意思,放映机后台的技术人员连忙接通了讯号,结果第一张就让所有记者相机稀里哗啦的闪个不停,又有人在喊:“别开闪光灯,投影画面上啥都看不清了!”

    因为公寓客厅的转角沙发上,赫然蜷着个毛巾被裹住的男人!

    外面天色都还没有完全亮起来,显然倪星澜是偷偷摸摸自己拿着相机拍摄的,不知道傅涵君是不是第一次看见,反正她脸上的表情很真挚的惊讶了,但是带点笑,很相信女儿的笑。

    因为石涧仁把自己裹得很紧,埋着头倒也看不清脸,倪星澜嘻嘻笑着介绍:“这就是记者拍到的我那位经纪人,昨天刚从赤子之心的拍摄地赶到平京,又要跟我讨论接下来的工作,我们说到深夜,虽然孤男寡女但这样的情况其实我们在剧组拍摄现场是经常的,因为只有几个小时就要来公司,所以才造成这样的误会结果,当然我得感谢他睡觉不打呼,而且有他陪伴的日子,我觉得非常安心。”

    说着就遥控器一转,就是她那个让石涧仁都惊讶的化妆台,当然是整个卧室先全景,然后聚焦在化妆台上的,几乎全场记者都不约而同的哗了一声,特别是那些女性记者,真的开了眼界!

    很少有人会看见上百支润膏,上百份眼影还有这么壮观的瓶瓶罐罐吧。

    倪星澜也是对这个驾轻就熟,笑着拿自己从四岁开始登台化妆说起漫长的化妆史,傅涵君有点真正的专注了,十七岁的女儿,十三年来单凭一个化妆品就是同龄人完全陌生的一种生活模式,更何况倪星澜随口说起来自己七八岁就开始进组,开始还有父母阿姨带,到得十岁出头因为已经是各大影视拍摄基地的熟人,就自己来去了!

    本来是个对八卦新闻追踪澄清的记者招待会,硬是被掰成了对自己从业经历的回顾,扎扎实实的让各大媒体都得到一份翔实的明星资料,对这个青春靓丽却有经验丰富的小姑娘,应该都是很有好感的。

    倪星澜现在俨然也有几分石涧仁能说善辩的功底了。

    就站在观影厅后台边,石涧仁非常满意这个局面,特别是对倪星澜的表现。

    这会儿谁也看不出来她昨天那种失落跟抱怨,靓丽的笑着给女记者们分享如何最漂亮的涂出唇膏:“这样这样涂好,然后开始认真的念一遍‘八百标兵奔北坡’,准保均匀好看……”

    一片哄笑掌声中,记者们显然还是有记得初衷的,一名有点清瘦的女记者最后突然发问:“非常感谢星澜这样开诚布公的跟我们交流,但是我注意到那位经纪人并没有出现在现场,这是什么原因?还有从你刚才的话语里面,我……似乎感觉到你对他还是有点,是不是有点那种意思的?”

    记者们顿时又哄笑起来,这才是他们最感兴趣的话题嘛,所有镜头都有些期待的面对倪星澜。

    和绝大多数明星在这个时候会大打太极拳不同,倪星澜只踮了踮脚跟,露出一个认真思索的表情以后肯定的点点头:“虽然公司严禁艺人和经纪人之间发生恋情,但我想我是喜欢他的,更准确的说是有点倾慕……”说到这里她还做了一个很有少女心的双手合十俏皮往上看的表情,然后飞快的撇嘴:“可惜他最多把我当成个女儿看待,我想在我非常重要的这个转型期,他的确如同长辈一般,给我指明了努力的方向……谢谢你!我希望你永远是我的经纪人!谢谢!”

    说完使劲的对台下一个鞠躬,然后大多数前面的记者居然看见倪星澜有点眼泪花花的转身跑掉了!

    这一刻,可能所有记者都又满意又心疼,原来明星也不是什么想有就有,而且听起来似乎还是个苦苦单恋的局面。

    唉,这位年纪有点大的经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石涧仁只能站在后台对跑过来的倪星澜竖大拇指,最后这个说流泪就流泪的演技真是精湛!

    可这泪水分明就是哗哗的真在流啊,一头扑进他怀里的倪星澜闷声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跟在女儿后面过来的傅涵君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样对这段感情深到这样的地步,有点莫名其妙!

    实际上又没谁禁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