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38、树立正确的科学面相观
    是借车给倪星澜的那个姐们儿,说话很近乎:“第一次看见你把男人带回香闺,也不知道遮掩一点,明天就等着见报吧!开门!”

    哦,也对,之前本来约好了晚上要请人吃饭的,结果在倪经纬那里吃了顿大师手艺,丢魂落魄的倪星澜就把这事儿给彻底忘了,这下略微有点抱歉:“你还缺了我们这饭局?根本就不是奔着我来的吧……”用眼神指使经纪人到门口去摁开关,挂了电话才自己擦着脸出来,有点嘟嘴:“刚有点气氛……我要吃荷包蛋!”

    石涧仁任劳任怨的去厨房,顺便听倪星澜靠在门口简介:“快三十,结过一次婚离了,一直二线头一线尾,出不了大名气,尽演些花瓶角色,她自己又觉得自己是个有演技有头脑的,所以蛮痛苦,以前跟她拍过一次电视剧,蛮照顾我,又都是平京的,关系就很不错,这次估计想献身给你……”

    石涧仁立刻就转嫁:“她来,有人陪你,那我就可以走咯?”

    倪星澜笑骂:“你敢!既然她说等着见报,多半已经被人蹲守了,你这会儿再走算什么?我魅力不够留你一夜,你只是来那啥一下就走?太掉份了吧?”

    石涧仁有点吃惊的听比自己还小的妹子讲述这种区别:“哦,贵圈真乱,我还是离远点。”

    倪星澜鄙视:“你现在已经是这个圈子有影响力的家伙了!我独占副总裁,不知道有多少女演员背后悄悄扎小人恨不得我七窍生疮呢!”

    石涧仁刚要纠正她这个说法不对,门铃已经响了,倪星澜还检查了一下石涧仁的发型,把黄晓薇的一条厨师级围裙给他扎上,才满意的过去开门:“吴姐,哟,还带了吃的……”虽然卸了妆,但演戏的面具已经快速归位。

    人声随着脚步很快来到公寓间狭窄的厨房门口,石涧仁刚把鸡蛋打进锅里,抬头就看见了吴晓影,如果说倪星澜一直走的青春美少女路线,眼前这位就是典型的成熟淡雅,染成栗子色的齐耳短发带点波浪,左右不均衡,恰到好处的露出一边小串晶莹的耳饰,身上的裙装也是介乎于礼装和性感之间,淡青色的裙摆盖住了脚面,露得不多却很能展现个人气质,起码把她脸上固有的那种温柔内敛都体现出来了,是个会穿衣的。

    吴晓影很洒脱的伸手,手臂伸直,手腕下沉的那种,很容易消除了生疏感:“一直跟星澜说希望能跟您见个面,今天有点冒昧,可实在是迫不及待了,吴晓影,富春江公司的。”

    石涧仁就靠在橱柜边轻握即放,继续用筷子在锅里搅搅:“初次见面,是有点急,按理说你应该不是这么急切的性子,有什么原因导致你急切的想认识我这个新经纪人,或者干脆的说你想跳槽?”

    吴晓影显然是有备而来,或者说对对方经纪人可能知道自己并不意外,相当优雅的内收一下嘴唇才开口:“有句话说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从业十来年一直高不成低不就,所以还是一直在寻求突破,上次在赤子之心的首映式上见过您,就觉得应该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最近反复联系星澜,得到这么个机会。”

    石涧仁再次抬头把目光放在面前的女演员脸上,吴晓影显然很适应这种类似面试的场面,带点微笑站直了却轻倚在橱柜边,没有轻佻跟刻意的亲昵,就是展示自己,特别是表情。

    优秀的女演员哪怕是长相普通,脸上都能有吸引人的气质,也就是有戏,吴晓影显然是个中翘楚,她的五官足够漂亮,但和常见的漂亮姑娘不同,她眉宇间比较开,加上面相偏瘦,所以显得双眼部分比较黯淡,也许是厨房灯光的缘故,石涧仁似乎对自己的观相术慢慢又恢复点信心:“这两年你投资失误有点多?”

    吴晓影的微笑收敛不少:“这些您都了解过?”

    石涧仁摇摇头:“没有,在刚才之前,我并不知道你,还是星澜刚刚介绍过,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个刚入行不到一年时间的新人,只是随口问问。”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有随口问的,吴晓影不太相信,表情也变得比较公式化,没刚来时候那么殷切:“石总您说笑了,如果尽听那些捕风捉影的消息,我就真没法在圈子里立足了。”

    石涧仁目光还是停留在对方脸上的,应该说这一下他终于肯定的看见吴晓影的眼神多了点窘迫或者躲避,确认了自己的看法:“在我烧水煮蛋以前,确实没听说过你,这不是不尊重,而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把润丰旗下演员全都了解清楚,因为工作实在是有点多,但今天既然遇见了,我可以明确的说你这两年财运不算好,修心补相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多积德做善事,而不是急慌慌的立刻想着赚钱反弹,情绪没调整好,你再多努力都是白费的。”

    话都说得很直白了,吴晓影简直有点狼狈:“做善事?这跟事业发展好不好有关系?”

    石涧仁已经把荷包蛋起锅了:“别的行当我不清楚,起码在演员这个事业上,你如果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又或者倒霉的心态都会体现到脸上,这是你演戏的时候可能都没法掩盖的,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愁眉苦脸的状态,能把角色演绎好了才怪,做善事也不是去捐钱干什么,而是真心实意的帮助别人,那是有快感的,发自内心的愉悦感,累积起来才可能冲掉你这种蚀财霉气,特别是心宽一点,人稍微胖一点了,有些事情自然就通畅了。”

    吴晓影诧异的看着这好像算命的副总裁,忍不住回头瞟了眼倪星澜,这姑娘正靠在门边漫不经心的打开客人带来的点心盒子:“听他的没错,有点神叨叨的但真不害人,的确是你打了电话我才告诉他你是谁,三两句话只说你离过婚……阿仁,这个马卡龙甜点不错,你就只给我煮个白水荷包蛋?”说着不容置疑的伸手喂石涧仁,语气之间更是毫不掩饰两人的亲密口吻,石涧仁还是尽量用手接过了点心,艳丽的彩色点心看着就很有食欲。

    可能察觉到干扰了春宵良辰,吴晓影有些惊慌的连忙告辞,倪星澜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父亲带给自己的烦恼,蹦蹦跳跳的送走客人回来:“你给她算命了?”

    坐在沙发上的石涧仁摇摇头:“确认一下,她有点破财的面相,被你和你父亲搞得我都没自信了。”

    倪星澜什么级数,笑着伸手顺势搭在石涧仁肩头,身子就倚过来小声:“我可没搞你……”说到动词的时候还刻意加重,让石涧仁翻白眼竖大拇指:“真的,我被你们专业人士一再刷新极限,能别演么?”

    倪星澜才咯咯的娇笑着端起茶几上的荷包蛋吹气:“其实圈子里都知道,她本来是奔着男方家财万贯嫁过去再也不当演员的,结果没一年,看起来过亿资产的老公就破产离婚了,说她挡财运破风水的早就好多,所以很多导演剧组也不敢用她……结果你单凭刚才看这么两眼就看出来,哈哈!”

    说着又作怪的把洗去铅华的脸凑近:“来!猜猜看我现在想什么?”

    老实说,就算不化妆,倪星澜依旧是个好看的明艳少女,只是眼角比同龄人负担过重的痕迹现在却泛起点狡黠的调皮来。

    石涧仁一句话就挡回去:“我猜你在想我到底能不能猜出你在想什么……”

    果然,倪星澜的小脑瓜子就得把这句拗口的话想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