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37、转变就在一瞬间
    倪经纬当初在家里和妻子亲昵用餐的情景给了石涧仁很深刻的印象,虽然那时他就觉得这种不正常的反应背后应该有文章,但是今天才算是叹为观止的看见这种演员完全演绎人生这场戏有多么专业。

    这导致他出来以后,也有点心神不定。

    因为石涧仁非常难得的对自己的专业有点怀疑,好像在什么都突飞猛进的新时代,古老的相面技艺也有点失灵的感觉。

    要知道相面断人这种事,就得建立在高度自信上面,要是疑神疑鬼的判断起来很容易出错的。

    可是自己在倪星澜这妮子的性格特征上就出现了一些偏差,再结合到倪经纬这个话剧演员,更有些看走了眼。

    倪经纬显然并不风流,他甚至对美貌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偏爱了,反而是现在这个相貌平平的女人没有给他什么压力,让他过得格外轻松自在。

    石涧仁很确定最后在餐桌边看见那个端着红酒杯小酌的男人是非常惬意轻松的,也许在面对女儿的时候他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但倪经纬也找寻到了自己生存的意义,虽然这对倪星澜和她母亲不太公平,但家务事又有谁能说完全公平呢。

    开着车石涧仁把倪星澜送回她的公寓,全程狭窄的车厢里都保持缄默,石涧仁又是个习惯安静自己思考的,没有音乐没有对话,只有偶尔封闭的车窗外有其他车辆的喇叭声,倪星澜丢魂落魄的小眼神没法聚焦,只是在小汽车到了车库,石涧仁打算把车留在这里,自己出去打车回宾馆时,倪星澜有点无助的抬头:“陪着我吧,你难道就不担心我忽然生无可恋的跳楼了?”

    石涧仁再次认真的看了看少女的双眼,虽然确认她肯定没有丧失理智的会干傻事,但现在也有点对演员不太敢笃定的心态还是让他点点头陪着倪星澜上楼,唯一的行李只有他的那个电脑包。

    黄晓薇和柳清都在这里住过,算是个管理非常严谨的高级公寓,下车就能看见执勤的安保人员,进入楼道电梯都需要摁密码,电梯轿厢里面更是还有一个靠壁小台上插着一支鲜花,和之前倪经纬住的那个老旧高楼的电梯有天壤之别。

    走出电梯,更是高级酒店的楼道风格,不是镶嵌石材就是饰面板贴墙,地面还铺满地毯,门锁更是指纹加密码的先进玩意儿,幸好纪若棠在自己的新办公室已经玩过这种东西,小布衣才不至于很新奇,但推开公寓间,明显还是每天有人做清洁收拾的场面,外面一张舒适的转角大沙发加电视之类,据说黄晓薇和柳清都睡这里,石涧仁没有探头到里面卧室去观望,但进去换了衣服的倪星澜有召唤:“给我倒杯水,冰箱有柠檬水。”

    应该说一走进这间充满女生气息的小卧室,首先就应该注意到少女背对坐在一凳上有点孤独无助的背影,也许在很多男人看来,这基本上就是可以轻易进入女孩儿心房的绝佳时刻,稍加呵护就该上手送上怀抱,再顺理成章的滚床单了,石涧仁却没这样的动机,放下水杯:“相比之前我陪纪若棠纪小姐遭遇的事情,她在地震中失去了唯一的亲人母亲,你这真不算什么,也许对你的人生观恋爱观有影响,但之前我也跟你说过,你父亲是成年人,他有决定如何过他生活的权利,虽然现在这种做法有点没责任感,但也不失为一个干净利落的结果,对他是最好的,对今天看见的母子来说也是最好的,你如果一直纠结在你有多么可怜又可悲的自怨自艾上,我估计你就会越想越痛苦,没必要。”

    倪星澜没回头:“坐下陪陪我,我现在确实没法回去面对妈妈。”

    石涧仁不坐,就靠在门边:“她肯定早就知道了,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你也装着不知道这事儿,而且这有什么困难的,最多还有一周你又要下剧组,事情淡个十天半月回过头来看,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没法面对的。”

    倪星澜转过身来的时候已经有点笑意,仿佛几秒前的沮丧都洗得无影踪:“我不想伤心这么久,那第一次来我的闺房有什么感想?”

    石涧仁赞许她这种调控心态的能力:“差不多吧,见过几位女士的房间,你这……算专业的。”

    有这样的评价,实在是来源于倪星澜的卧室和纪若棠有很大区别,差不多的年纪,纪若棠把主要火力集中在购买衣服和各种包袋配饰上,直到最后一次装修才在衣帽间里艰难的给石涧仁分了点装衣服的角落,但倪星澜就好像只有一个小小的衣柜,可能她平时真没有多少机会穿名牌衣裳到处逛街,而无论出席各种通告和闪光灯下的活动,还是在戏里,那些衣服对她来说都是道具,要么赞助商提供,要么都是公司买单,石涧仁知道在公司她有个很大的服装间,部分衣服还和其他女演员共享的。

    所以作为一个演员,倪星澜专业的在卧室里面拥有一个巨大的化妆台。

    准确的说是一张类似电脑桌的台子上,正面靠墙摆满了高高低低的五列各种抽屉柜隔板架,上面林林种种的摆满化妆品,论规模就是在王汝南家里看见满墙壁压得摇摇欲坠的书架那种。

    以石涧仁对化妆品的了解,单就说其中一个七层透明抽屉柜,里面就每层三格,每格装了七八个不等的各种品牌眼影膏!

    随时放着上百支眼影膏!

    这就是为什么倪星澜自嘲自己是从小在化妆品里腌出来的了,各种化妆笔粗的细的插满另外一个架子顶部,反正比石涧仁看美术学院教授画油画的那些笔都多。

    倪星澜似乎也喜欢用这样的事情放松自己,开始如数家珍的给石涧仁介绍自己的爱好:“这个架子全都是口红,下面八层每层同一型号各十来只,都是我最常用的,每次去香港都成盒的买,上面八格就是各种零用的,这个我比较喜欢,你看……”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抹在自己手背上给石涧仁展示。

    还有粉饼、眼线笔、祛痘水、眼霜、面霜、精华素,反正密密麻麻的小柜子都摆满了整个桌面墙面,让石涧仁觉得触目惊心,原来女孩子捯饬自己那张好看的脸,得花费这么多心思啊,相比之下,还在花季年龄的纪若棠算是很清淡了,赵倩跟耿海燕那就更没入行,就连竭力保留青春的洪巧云跟这里比都是小巫见大巫。

    很显然也许从一个孩子开始,眼前的少女就把这当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开始画着浓重的妆戴着面具面对观众,也许这就是她格外厌恶演戏又无法摆脱这个职业的根源吧。

    和其他女孩子不同,一边说,倪星澜就一边手脚麻利的在石涧仁面前开始卸妆,而且随着这种活动深入开展,她的情绪也在显著好转,开始笑着问石涧仁要不要给她弄点夜宵,烤蛋糕就不指望了,再去厨房冰箱看看能有什么……

    气氛蛮轻松愉快的,倪星澜没准儿还有点趁着情绪来个成人礼之类的打算,结果这会儿她的移动电话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