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26、感同身受的残酷人生
    现实就这么残酷,完全摒弃了童年的乐趣,点滴汗水积累起来到了这一刻,却有大半的孩子要么是天资不够,身材发育不行、努力专注度不好,更多因为没有发自内心的热爱表演,轻而易举的就被刷下来,他们几乎是过早的体会到成年人世界的残酷,这时候童年的快乐也回不去,再接下来人生……

    培训部的女主管面无表情宣读了当场确认的二十人名单,现场立刻炸开了锅。

    其实一般这种情况下,妥帖的做法是告诉所有人先回去等消息,然后回头再打电话通知其中的人来就是了,可以避免这种太多人堆积在这里爆发出负面情绪的局面,柳清非常熟悉这种流程,给石涧仁提了建议的。

    不过副总裁一意孤行。

    因为现实的残酷让所有人非常愿意相信潜规则的存在,总是怀疑背后有什么猫腻,这一点石涧仁在当初电影选角色的时候就体会过了,与其说夜长梦多,不如直接宣布,他果不其然的看着那些家长拉着孩子义愤填膺的吵吵,而中选的二十位孩子跟家长又赶紧躲到练功房里面来,保安使劲的展开阵势想要阻挡,个别母亲比丈夫还气愤,可能她们给予在孩子身上的希望就是自己未来活下去的所有一切。

    石涧仁饶有兴致的观察着眼前乱象,柳清只看了他两下就绷住脸尽量把自己站直了别丢人,韩方人员是有点不理解的迷惑,这选拔不是公平公正又透明的么,这些家长为什么就这样完全无视选拔规则或者权威,三言两语就变得这么翻脸不认人呢,几分钟前还在老师前老师后的客气,听闻没选中就立刻冒火,也太有失风度了吧。

    国内工作人员倒是司空见惯,不耐烦的阻挡,个别人看决定这么做的副总裁,有点想看他笑话的意思,但还是负责任的把移动电话拿出来,如果场面失控就立刻报警,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在石涧仁这里,他觉得对落选的孩子就是大事,抬手示意一下:“请他们所有人都进来吧……家长站这边,孩子站这边,你去把那台掌中宝连接到投影仪上,你把话筒给我拿过来,阿清你负责指挥所有人保持秩序,的确是在外国人面前有点丢脸。”

    清冷着一张脸的前大堂经理确实有这种威力,柳清带着冷静得好像在指挥交响乐的手势,脸上的微笑职业而稳定,男人很容易乖乖的听她指挥,女人对着她也没法起火,唯有对上孩子们的时候才笑得真诚而富有感染力一些,也许正是这种笑容的变化,让家长们略微平静下来,看那个所谓的大人物拿着麦克风走到场地中央:“请那位先生把你手里的相机关掉,我们在参选报名协议书上有注明不得私自拍摄任何选拔过程,违约可以追究法律责任……”

    和大多数国人类似,那个家长无所谓的表现出一点讥笑看左右,手上没反应,石涧仁停顿下来看着他:“父母是孩子最重要的榜样,你藐视契约,对孩子言传身教的就是他也不会把合同之类的东西当回事,未来受害的是你的孩子,而不是我……”

    然后全场都有点安静下来,几乎所有目光都看着那位父亲,特别是孩子们亮晶晶的眼神,那个成年男人很快就面红耳赤的把相机装进包里,还对对面的女儿笑笑,表情有点僵硬。

    石涧仁没有什么打胜仗的喜悦感,面无表情得和柳清真是般配:“其实我没必要对各位解释这场选拔结果的,一切都在报名协议书上说明了,没选上就是没选上,我们不认识各位,也没收过谁的红包,行不行取决于具有丰富经验的韩方培训专家,你们这么闹,确实有无理取闹的感觉,我们可以报警走人,懒得搭理,但是为了润丰集团的形象,也为了在场的这些孩子,无论是选没选上的,我觉得我有必要说几句……”

    场面在他毫不留情的语句中又有点喧闹的,石涧仁一句话就让他们安静下来:“我是润丰影视的现任副总裁,也是目前赤子之心电影和电视剧的出品人,我想我有这个资格给在场的各位家长还有孩子们提出点忠告。”

    这两个身份毋庸置疑的具有权威性,在所有家长的眼里这都是可以一言改变孩子命运的身份,自然没人再吱声,哪怕还有些人脸上带着不满的情绪。

    石涧仁就做个手势,那边的工作人员立刻打开了掌中宝摄像机连接的投影仪,投射到旁边的白墙壁上,本来是用于练舞人员切磋学习的工具,精度不算高,但是在石涧仁这里就基本够用了,他拿着名片大小的遥控器快速前进,准确恢复播放:“第一阶段刷下来的几位孩子,请在场的各位家长看一下,五个简单的指定动作,要求响亮的报名号码然后积极的表现,如果你们是未来要培训这些孩子的机构,对于这样懒洋洋或者敷衍的孩子,有没有继续教导的兴趣?我们这是寻求具有天赋的孩子到韩国进行专业培训,未来作为明日之星打造,每个人身上要投资几十上百万,而不是帮各位做起码的为人处世教育,十二岁左右应该是明事理的孩子了,如果说这种态度不够严肃认真,只能说明父母的教育有问题,我们不承担这个责任,也免得未来浪费投资,谢谢,不清楚自己孩子表现的可以回头到我们集团索要清晰的选拔视频。”

    画面上这种对比格外明显,说服力极强,有个母亲忍不住立刻就给孩子一巴掌!

    柳清眉头皱了皱,但忍住了没说话,毕竟国人都讲究个父母教孩子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石涧仁却开口:“喏,如果这位家长你依旧以这种教育方式对待孩子,我敢担保他未来不会对你有半点孝心,等你老了,他有多远走多远,毫无怜悯之心,你就等着孤老吧。”

    家长震惊,转头看孩子,特别是孩子脸上那种充满抗拒甚至有点仇视的目光,差点又是一巴掌打过去,但石涧仁那两句太过狠毒的话犹在耳边,终于还是僵持住了。

    石涧仁没表情转头:“这也是我要给大多数家长说的,为什么你们的孩子会被刷下来,不是孩子不好,记住,孩子没有任何问题,包括前面第一批被刷下来的孩子,孩子没有问题,问题在你们,你们是在强迫孩子做他们不喜欢做的事情,所以这条路,他们走不远,我明确的告诉你们,也许有一天你们该庆幸来参加了这次选拔,听我一句劝,刷下来的孩子,除了这边有张七个人的名单,加上入选的二十人,其他人最好换条路,你们中间不乏有在表演、舞蹈、歌唱之类有天赋的,但是由于揠苗助长浇灭了孩子的兴趣爱好,这种天赋已经成了负担,再也没法引起他的热爱从中获得乐趣,换个方向吧,没准儿这种天赋还能让孩子们在别的学习工作中获得帮助。”

    有家长不相信,可刚要开口就被拿着麦克风的石涧仁压下去:“眼神,请家长们看看你们对面孩子的眼神,当他们走上表演台的时候,会不会兴奋,急于表现甚至激动得战栗,而有些孩子已经茫然麻木了,别看自己的孩子,那个带有太多情绪作不得准,看别人的,多比较一下,你们也许就明白这种差距了,我们是专业的,请相信专业……”

    孩子的眼神还不会太多伪装,真的把这几十个孩子这样排在对面,成功的在一头,大部分不成功的在另一边,同样穿着练功服,可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欢乐抑或厌恶,一目了然。

    放下话筒前石涧仁还很贱的补充了一句:“其实让我们看看收费很贵的,你们今天赚到了!”

    于是所有家长对这位大人物离场就态度变得极好了,柳清一直艰难忍住,上了车才迫不及待的带着热烈眼神发问:“你真是算命的么?!”

    这些事情真是讲科学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