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25、天赋和快乐缺一不可
    有倪星澜这么个八卦小能手,石涧仁算是对娱乐圈光怪陆离背后的脏乱差有个清晰的认识了。

    不过这也不出奇,演艺圈历来都这样,师父口中那些伶人和当年那些军阀买办之间的故事更加不堪,甚至老头子自己都是败在了一场孽恋中,因为这个行业就是依靠脸蛋、身体、腔调这些先天优势和天赋,再加上后天培训来娱乐大众的,从古至今人类都是最喜欢看美好同类的,只是现在娱乐业、明星们可能达到了祖师爷们从来都未达到的高度,在社会上关注度这么高,所以力求通过眼球产业传递自己信念的石涧仁,必然也会选择这个行当,这跟他喜不喜欢娱乐业没关系。

    就好比眼前吧,商务车把他和柳清送到了韩国人聚居区这边的一家健身培训中心,这里有个设备完整的练功房,所以第一批从全国各地招募的前往韩国练习生最后考评就放在了这边,四名来自韩国艺能人公司练习生培训团队的专业人士和润丰这边的一些工作人员在主持。

    从下车的那一刻起,好多家长都把目光集中在了石涧仁身上,反复扫描打量他,连同低头跟在身后的柳清也是焦点,因为那个年纪稍大的女主管经常在这边出现,看她相当恭敬的给这一男一女带路,里面也出来好几名保安把堆积在通道上的家长给撵开,显然是个人物了?

    石涧仁不觉得自己有多人物,拍拍保安的肩膀让他们别这么拿了鸡毛当令箭,家长关心孩子的情况都是正常的,尽量护着自己三人挤过去就行了,别动作粗鲁得好像在驱赶鸡鸭。

    但这时候家长们注意到他们,已经不由自主的让开来。

    走廊两侧都是玻璃幕墙,不过基本上都拉着帘子,不多的几根帘子缝隙边挤满家长的眼睛,恨不得把脸都贴进去,女主管给石涧仁介绍:“左边是形体,右边是唱歌等特长表演,您先视察这边……”

    其实玻璃门边已经有两位韩国人站在那里,他们的恭敬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这年头韩国老板欺压中国员工的消息比比皆是,在真正面对大集团中方高管的时候,韩国专业人士也没什么高亢的民族自豪感,石涧仁还更欣赏他们这种保持传统礼节的行为,对对方鞠躬的幅度和扶着手臂的握手行为很赞许,用韩语问候对方辛苦了,在平京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这下走廊上的家长就有点轰动了,之前几位韩国专家的傲慢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在又如此谦卑的面对这个说韩语的年轻人,这时候哪怕石涧仁身上看起来再普通随和,也都闪闪发亮了。

    这就是普通人的眼光,他们总是只能从别人的角度察觉信息,而不是从观察某个人自身找寻到关注点。

    柳清抬起头来,面带职业微笑的看着周围,似乎从还在酒店的时候,石涧仁就是这样不起眼吧,哪怕面对做清洁的付阿姨,他也是这么彬彬有礼,这时候她忽然有点骄傲或者说些许优越感。

    保安当然也护着她一起走进去,一排排就站在落地镜子前穿着练功服的少男少女全都转头看着这边,其中大部分目光炽热,情绪兴奋,表情夸张,肢体动作更加丰富的看着这前呼后拥进来的人群,这些能决定他们生命转折的人。

    石涧仁多少还是有点惊讶,他知道韩剧现在很火,哈韩的年轻人也很多,韩国明星在中国拥有大量粉丝,但真的没想到就这么一个春节前开始对全国各地发出讯息的韩国艺能人练习生招募会引来这么多孩子,而且这都是淘汰了好几轮,还剩下近百人,看着各方条件都非常好的,男男女女都俏丽可人的可造之材,负责安排韩国专家选拔的培训部都有点迟疑,问任老板是不是干脆多招点人,韩国人带走了剩下的公司自己培训,任佳琳轻松得很:“问石总!他才是专家!”

    所以石涧仁就来了。

    按照韩国方面的惯例,基本都是十二岁以下的孩子,最终只要二十个人,而这二十个培训四五年出来的也就十个不到,其中有人会被淘汰,有人会替补,这都是在培训合同里面注明的,但石涧仁还是对中国家长跟孩子们期望当明星的这种热忱有点咂舌,特别是他最近密集了解了这么多演艺圈的荒淫污秽之后,如果按照他脑子里的思维,做点什么不好,非要来当戏子?

    接受传统思维的他,内心多少对戏子这个行当还是有点看法的。

    当然小布衣不会这么表达,点点头用韩语跟几位专家交流,听他们指指点点了几个比较看中的孩子,对他的观相术未尝不是一种借鉴补充,而且这几名专家的眼光神态也比较平和专注,没有那种淫秽的眼波流泛,言语轻浮,看来李尚俊的确在这件事上也是用了心安排人的。

    随着他走进来,几名中方工作人员,连忙起音乐鼓掌打拍子,让小演员们开始在练舞地板上连走带跳,表演几个固定的形体动作,如同流水线一般过去,其中身体素质和体型比例就一目了然,而专注度在这个时候也格外清晰。

    孩子,毕竟是不明事理的孩子,特别是在中国这个现在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的家庭状况下,娇生惯养的不在少数,有几个显然不把这种测验当回事,懒洋洋或者敷衍的嬉闹着,未曾想在考评人员的眼里就已经画上叉,一直跟韩国专家交流的石涧仁还听他们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了哪些人应该未来还会长高多少,腿长比例,以及这些孩子中哪些性格不好,哪些比较合群,他听得头头是道,简直有种同行的感觉,而且别人才是十多二十年专注于只挑选有艺人潜质的可塑之才,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比石涧仁这纸上谈兵的还如数家珍。

    等到了另一边特长表演,韩方培训人员更是相当专业的评判各种舞蹈、器乐甚至运动才艺表演。

    而这里直接就已经剔掉之前表现不太好的二三十个孩子,走道上有些喧闹,可能在家长自己的眼里,自己孩子就是最好的,也有斥责打骂孩子的,有些孩子就干脆哭闹起来,总之吵作一团,还有跟保安拉扯要进来找“领导”讨说法的,凭什么自己带着孩子天远地远外省过来,几分钟就刷下来了,总要给个理由不是。

    石涧仁却要求工作人员索性把朝着走道的帘子全都拉开,让外面的人看。

    有点让人吃惊,这些挑出来的孩子,有人弹钢琴据说是过了多少多少级,小提琴、二胡、笛子、吉他、电子琴样样齐全,甚至还有个玩架子鼓的,跳舞的更是大部分都有展现,爵士舞、民族舞、芭蕾舞轮番上阵,每个舞种都是好些个孩子一起跳,个中水平高低倒也一目了然。

    柳清看得眼花缭乱,啧啧称赞。

    石涧仁却一言不发,他好像看见了自己,那个同龄人还在父母身边撒娇,就已经起早贪黑读书做事的自己,几乎没有享受过什么玩耍天伦之乐的修行之路,和眼前这些孩子其实没两样。

    这些孩子在同龄人里面已经算是佼佼者了,当同龄人还在玩耍只面对点学校功课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各种原因之下走上刻苦的专业技能学习,这其中……他偏头看韩国专家们飞快的名单上勾勒打分。

    果然,不管水平如何,表情再热烈夸张,那些没有真正从自己表演的项目中得到快乐跟成就感的孩子,没有发自内心的喜爱表演的孩子,在专家们手上基本都是低分。

    这点跟他的判断无异。

    ~~

    就想感谢下这两天各位的支持,厚着脸皮加个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