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22、真正的人生如戏
    和电影一开始是悠远美丽的山景,然后突出杀戮的血腥反差不同,电视剧一开始是王驊躲在墙角,抱着膝盖,满眼惊惶的双眼在火光中特写。

    应该说这一刻他的眼神,就是当初石涧仁看见他被解救出来时候的眼神。

    能够直面曾经最为恐惧的经历,这个不到二十的年轻男孩才可以称为男人,虽然从生理的角度他十多岁就开始睡女人,但只有这时候他的内心才真的开始强大起来。

    所以破天荒的所有剧组人员都没看见过他跟导演还有出品人冒火撂挑子,无论石涧仁怎么嘲讽演技,刁难他重新拍,再教导他深刻的揣摩主角那种仇恨却又惊恐的心态,王驊都承受下来,因为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有种说不出的变化!

    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曾经以为什么都无所谓,嘴边喜欢挂着懒洋洋的没劲,现在变得无比的充实,无论是在威亚钢丝下翻滚摔打,还是汗流浃背的挥刀砍杀,似乎自己被绑架案积累起来的戾气都在这些复仇的桥段里全部发泄出来,以至于宴席那场戏,杀得太过认真,双眼都有充血的迹象,最后还是被副导演冲上来拉住的。

    任佳琳和丈夫一次都没有来剧组探班,因为石涧仁劝他们这时候还是放放手,而从他带回去那些拍摄花絮中,也明显感觉到儿子脱胎换骨的变化,喜不自禁的在另一边下大力气。

    主要就是以电视剧只有十五集的名目申请过审,重点是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把整个剧本送上去过目,最后各方努力的结果就是让同行不太相信的开组一个月就连拍带播完成了。

    电视剧的拍摄真的很简单,摄像机是用录像带的,哪怕演播级的录像带那也是可以重复使用的,所以这点就比胶片电影机便宜轻松。

    而且电视剧摄像机是可以随时接在监视器上看画面的,导演坐在椅子上非常清楚结果,哪里好不好不用等到冲印胶片以后再后悔补救,所以废品率很低。

    最重要一点,电视剧拍摄的后期编辑比电影简单太多!

    胶片上了台子剪起来是个物理活儿不说,胶转磁,磁转到电脑里这些步骤,都不如电视剧拍摄直接进电脑,利用非线性编辑软件飞快的走一遍,无论是一条条素材之间的淡进淡出、翻转、润色、特技、遮掩威亚钢丝之类几十种特效、上百种效果,所有的后期编辑活儿,极端条件下,一台手提箱大小的便携式编辑机就能坐在导演的身边随时完成成品!

    韩国来的专业人员在这方面拥有的实践经验是很突出的,如何在紧张的节奏里面出成品,他们几乎包揽了后期,协助导演对哪些电视镜头容易抓获观众的眼球,提出不少建议。

    如果换做大牌导演这个时候难免对外籍顾问有点抵触心态,谭思遥这会儿还没到那么横的时候,特别是跟石涧仁长聊一次,知晓了他非要把太子爷捧红的原因,倒也耐着性子跟韩国顾问交流经验,何况这部电视剧要是真火了,还是他来出名。

    所以这边的拍摄第一阶段是比较顺利的在石龙镇周围结束了。

    当全国观众还在电视上看第一集播出的时候,石涧仁已经有私心的把第二阶段拍摄安排到了黔东南的月亮湖山寨周围。

    主要是雨露均沾嘛,既然现在石龙镇已经开始出现不少来看看电影电视拍摄现场的游客,好像过去一年多,各方也不怎么抵触地震灾区重建成为游览区的心态了,那就暂时把剧组也撤出去,让石龙镇抓紧时间朝着山野、民族风情、影视拍摄基地等多种特色的旅游区发展,这还有个建设完善的过程,当地人也大多适应了拍摄的那一套,有些川渝两地的电视剧组开始来询问合作项目了,就算假装搞些剧组场景也能糊弄游客,赤子之心电视剧剧组就转移到了另一个省。

    最大的原因在于这边有个保存完好的山区小城,按照剧本的发展,下一步是需要在山寨和古城里面大量取景的。

    剧情中数百上千号人马吃住在山寨,如果不时时下山烧杀抢掠,自己种田种地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养活的,从一根筋的练刀就看得出男主角并不是个多聪明的设定,苦闷思考之下他决定干脆从占山为王到下山抢一座城,既然这是个乱世,既然这是个朝廷黑暗不堪的时代,贪官污吏到处横行,各种县官职务都能用钱买,那不如自己带着手下人去抢下一座山高皇帝远的江边小城,自己来经营,带着这些人过世外桃源的小生活,起码自己这上百号人马能保得一方平安。

    一个有点简单又朴实还有点笨拙的思路。

    复仇以后的男主角是这么想的,带着几个弟兄和颇为火辣的匪首女儿去山下小城试探几次,结果发现城里的衙役用了一种叫“枪”的火器,那绝对是自己这样的刀客无法接近的,所以穷其所有,想方设法买枪练枪法,最后抢下这座城就成了这第二阶段的主要剧情,倪星澜扮演县老爷的女儿,终于上场了。

    十多辆各种车型的电视剧剧组车队抵达林业招待所那条街的时候,三山五岳的当地人都轰动了,特别是导演还拿着石涧仁的亲笔信,当场给石涧仁打了个电话,说这是他安排来搞活经济的电视剧拍摄组,这里立刻就呈现出跟石龙镇截然不同的热烈状态!

    如果说石龙镇是想方设法把经历过灾难的乡民从消极悲伤中拯救出来,这里就是让乐观朴实的山民变得更嗨!

    太好玩了!

    每天都有从各个寨子蜂拥而至的各族山民好奇的聚集到剧组周围看热闹,开始还自带干粮,后来发现只要跟着换上衣服或者干脆就是穿着民族服装在古城里走走,就能分到盒饭,来的人更多了!

    他们本来就不追求什么更高的物质享受,有吃的,有乐的,那就最好了,如果这一切还能给以前看起来越发糟糕的山里生活带来希望,那就真是快乐得不得了。

    于是整个剧组无论是住帐篷还是当地木楼民宅,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当地人好奇的围观中,早上洗脸刷牙看着,对王驊的高级冲锋衣好奇,对倪星澜的化妆品好奇,对导演的隐形眼镜好奇,对剧组的对讲机好奇,连装设备的防震箱都有人好奇的摸好久。

    可能真是受了这边山民的情绪影响,第二阶段的赤子之心忽然就变的欢乐起来,面对外面世界的技术革新,山里的新土匪们开始挖空心思凑钱买枪,摘果子种地打猎,因为山下县城的衙役经常耀武扬威的过来打几枪说要剿匪,于是土匪们真的没多少下山干坏事的机会,除了男主角时不时有下山和女主角互动的桥段,不光傻乎乎的给大胸的匪首女儿买点脂粉,还遇见了女扮男装的县太爷女儿……

    就好像电视观众们对剧情发展充满期待一样,山民们也兴致勃勃的每天跟着跑龙套,看热闹,然后这种热闹在三月初,石涧仁抵达月亮湖的时候达到一个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