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20、老虎是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呢
    明星们其实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家伙,倪星澜都能把国内几大拍摄基地的盒饭数得头头是道,哪家米硬,哪家肉肥:“更多还是为了摆谱,爷爷说解放前的角儿都这样,到现在还是这个道理,明明在片场拍戏有一顿没一顿,但平时总要做着锦衣玉食的模样,其实都是苦出身,吃什么都可以。”

    石涧仁在绞尽脑汁考虑量身定做:“好像你对吃的也不是很感兴趣,唱歌呢?”

    倪星澜终于羞愧了一下:“不好意思,嗓音还在其次,我从小跟着爷爷吊嗓子,唱歌有种唱戏的味儿,任姐试了两三回,都没法帮我找首合适的曲子。”

    吃过了饭,就顺着饭馆外面江边的小路走走,不是那种规整的江边堤岸,江州充满江湖气息的岸边都是乱七八糟的鹅卵石乱草滩,远远的顺着不知道几百年的石板路走,撇开时不时可见的乱扔垃圾,倒是有点山野味,石涧仁的注意力肯定不在景色上:“那爱好呢,跳舞、运动、摄影、衣裳?喜欢做衣服不。”

    倪星澜依旧假惭愧:“逛街买衣服还可以,自己动手就算了,从小到大成绩就没好过,化学物理几乎听不懂,除了演戏我什么都不会,闲下来尽瞎琢磨男女之间这事儿,嘿,你看那边嘿,那狗男女往草丛里去了嘿!”

    石涧仁捂头痛苦:“你就不能想点正常的,拍戏的时候我看你舞剑还似模似样的。”

    倪星澜真的偷偷摸摸想绕过去看:“从小到现在,唱念做打还是要保持的,这是我的功底,但真的腻了,除了拍戏就再也不想做这些事情了……在摇!草丛在摇,过去看看嘛,吓唬吓唬这双狗男女!”

    石涧仁试图帮她树立正确的人生观:“我们去看,也就是狗男女了,回去了,我下午本来是要再看看书和文件的,这下是陪你逛逛街还是送你回去休息?晚饭帮你在酒店安排?”说着就开始往远离江边的路上去。

    倪星澜心有不甘的又伸长脖子看了看才跟过来抱怨:“这种打野战的一般都很热烈,好看得很!”

    石涧仁真是颠覆了心目中明星的形象:“你怎么就跟那喜好八卦的街头小老太婆似的,尽喜欢这些家长里短!”

    倪星澜梗脖子理直气壮:“给你说了我就是胡同里长大的!”却又立刻收起肩膀笑眯眯凑近石涧仁小声:“有一回我们进组住酒店,导演跟女一号半夜跑酒店楼顶去找刺激,结果那酒店中间一圈是空的,知道么,就是那种大堂抬头都能看见透明顶棚,房间每层围了一圈的,他们在上面靠着顶棚欢喜,那声音全转悠在整个空间里,就他俩不知道,我们全剧组和其他住客都出来听,那叫得又卖力,啧啧……”

    石涧仁只能挠头:“那会儿你多大?”

    倪星澜掰手指按照剧组的名字推算:“十……二?还是十三,反正刚上初中,给男主角当女儿。”

    得,这位的道德观人生观就是这么被扭曲的,再结合一下她父母那些个乱糟糟的破事儿,能保持现在鄙夷的态度已经算是金子般珍贵了。

    这就相当于同样追求善念,石涧仁是在山里那空无一尘的明静中学习度过,这位几乎全都在乱七八糟的耳闻目睹中反复,如果不是家里有点背景让人忌惮,估计早就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儿。

    有点逆水而行的味道,比石涧仁艰难多了。

    所以石涧仁收起刚才的态度:“好吧,以后不会这样了,我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改变这种状况。”

    倪星澜偷偷咬了下嘴皮,尽量让自己不屑一些:“你?这社会,你又能蹦跶到什么样子?当老板?做再大还不是当官的一句话,做官?那些人什么样你不知道?你就是个普通老百姓,心那么高,又能做出什么来?不可能的。”

    石涧仁不解释终极目标,甚至连灯塔理论都不谈了:“总要有人一点一滴的去做,那下午干脆把车给你,你自己放松玩玩,晚上要吃什么再通知我给你安排?”

    倪星澜这会儿怎么可能一个人:“你不是说了能给我做饭么,你给我做,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石涧仁想想是没有食言的必要,不过那会儿是看倪星澜情绪不好才细致点,现在就有点不合适了。

    的确不怎么合适,等两人随便买了点菜回到美院教授楼,倪星澜还在车上把皮夹克脱了拿过石涧仁的外套一起抱在手臂上,一人拎点东西出电梯的时候,真跟小夫妻回家差不多。

    而石涧仁躲到厨房就开始忙碌几分钟,倪星澜换了身休闲服过来站旁边帮他捋袖子:“爷爷、爸爸是从来不下厨房的,家里有保姆,妈妈也不动手,但是看短信上面,爸爸还给那个狐狸精做饭!”

    这让正在淘米的石涧仁手都滞了滞:“普通家庭的温馨或者亲近,可能你父亲真的在家体会不到吧。”

    倪星澜就站在边上开始把购物袋里的东西往外拣:“我也体会不到,但这会儿就觉得温馨,因为知道你是真的心平气和在给我做饭,没想着其他什么人。”

    石涧仁拉开点关系:“我是经纪人。”

    倪星澜其实能动手帮帮忙,拿菜刀切东西的架势还似模似样:“这是到厨校去学了几天的架子……经纪人有把明星当摇钱树只想赚钱朝废了用的,也有当成姐妹朋友经营关系,还有当成菩萨来供着自己当助理的,我们也可以当做夫妻来试试看,现在我愈发强烈这种想法了!”一边说一边尽量温柔,两口子之间轻言细语的那种。

    石涧仁飞快的看一眼:“南瓜切厚了,还是我来。”说着温柔而坚决的接了菜刀。

    倪星澜还楞了下,哈哈大笑弯了腰,然后就笑开了锅,再也站不起来,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膝盖笑,哪怕变成轻笑了也没起来,靠在门框上看石涧仁忙碌。

    小半个下午的时光,也许就这样诠释了什么叫家庭温馨和浪漫,反正那一刻傍晚来临的暮色中,倪星澜的眼里是沉醉的,后来就沉静的看着石涧仁侧脸。

    可能石涧仁这一刻也是享受的,偶尔回头看见门边坐着的倩影,脸上表情越来越因为暮色而模糊,淡化了让人不由自主都会喜爱的美颜,而是只感受那闪亮眸子里的情绪,对他何尝不是一种弥补。

    安静而真实的感受。

    直到几个菜起锅上桌,倪星澜才跳起来帮忙,然后主动帮自己出戏:“你让驊子来演这部电视剧,是为了帮他摆脱以前那种乱七八糟的生活?”

    石涧仁点点头,倪星澜笑笑:“嗯,这个点抓得好,任姐以后会更帮着你的。”

    石涧仁却摇摇头:“不是为了她,现在已经没这个必要了,而是针对王驊的……”想想还是解释:“不管怎么说,十年,二十年,王驊必然继承任姐的产业,一个浪荡子,败家子,和一个真正懂事理解了人生的年轻企业家,我肯定期待后者,而且如果这位企业家还能在我的影响下,有些远见,能够知百姓疾苦,懂得帮助人,那我就功德圆满,甚至离开这个行当也无所谓了。”

    倪星澜好看的双眸快速眨几下:“我……这下好像才明白,跟你这么高大的心态说那些,是有点低俗了。”

    如果不是手里端着汤锅出来,石涧仁肯定要大力鼓掌!

    真是不枉了自己忙一下午的厨房!

    可倪星澜就趁着他双手没法撒开,过来从后面轻巧的抱住他腰,娴熟的绕过他后颈窝把下巴放在耳边,轻轻喷着香热气,拿舌尖快速的在石涧仁耳根上舔一下低声呢哝:“但我就喜欢这么对你低俗,以后也是,要变本加厉的低俗!因为你太值得我低俗了!”

    连续三个故意加重语气的低俗,千回百转的轻喘口吻,感受着腰上环着的手臂,还有往小腹下面滑动的柔夷,石涧仁得多大的坚定忍耐力,才不把沸腾的汤锅掉地上啊!

    这可能是他下山以来遇见最专业的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