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17、天地万物都是有感情的
    这是第几次被表白了?

    从耿妹子阳光灿烂下直言不讳的:“我们处对象吧!”到赵倩怯生生的求包养,再到纪若棠充满信心的宣布所有权。

    石涧仁的确不陌生这种状况,可能换个人会有点得意洋洋,在他真有点苦恼,怎么动不动又要牵扯到男女之情上面来,这样的确很困扰到底是自己哪点没有做好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发生。

    当然石涧仁的优点在于不会嘻嘻哈哈避而不谈的敷衍过去:“我们已经是经纪人和明星的关系,已经在努力维护好这种可以持久的关系,就不用谈占有这样的问题了,我姑且当做你是在开个玩笑,和刚才测试我面对你的时候有没有其他人那么贪婪一样,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我们现在还是谈谈你家里事情的处理,毕竟春节以后就要开始电视剧的拍摄了,你说呢?”

    没想到倪星澜摇摇头:“你刚才也说了,我如果遇人不淑就会走上一条不太好的路,现在已经有走岔的迹象,你不想把我拉回来?”

    石涧仁肯定:“如果我们就按照经纪人和明星之间的关系,你愿意听我的安排,你就一定能做好,而且我早就跟你保证过,演戏并不是你未来的唯一,你应该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我答应了要让你做你真正喜欢又有意义的事,你忘了?”

    这时候的倪星澜脸上,再无以前随时挂着的嘲讽表情,披散开的微湿长发打着卷在白色厚绒浴袍上,领口只露出一点点白皙的脖子,挺拔的身姿的确有种坐如钟的稳重气势,细长的手指涂了点茶色的指甲油,显得更加修长,现在轻轻绞在一起,好像在思考什么,但看向石涧仁的表情却很平静,没了妆容的她反而透出点秀美的感觉来,可能那细细的秀眉起到了作用:“没忘,从那时我就觉得你也许就是我期待的那个人,宽厚、聪明又不好色,现在甚至有些惊喜,我指的占有并不是结婚恋爱,我想我是不会相信婚姻的,甚至我不会相信你以后不跟其他女人往来,我也很明白我可能已经有点偏执或者善妒的问题,就算跟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估计都会疑心妒忌,对吧?”

    石涧仁还是点了点头,继续听着。

    倪星澜很正式:“作为明星,特别是女明星,我起码在三十岁以前最好不要有恋情曝光和婚姻,这对粉丝的打击很大,陈冬儿不听任姐的劝告,悄悄结婚了,还是半公开状态,现在就几乎停滞不前,除了偶尔的类型片会找到她,其他这个年龄段的青春偶像方面的都不敢找她,就怕她大红以后反而成了票房毒药,谁敢捧她……所以我很清楚这点,就好像你说的你现在要用所有精力去做事,而不是浪费在男女之间上面,我很赞同,也确认你真是这么做,而不是骗小姑娘,那么我俩总得解决生理和心理问题吧,你肯定不会让我遇人不淑,对外都不用承担压力和责任,一年到头估计都是聚少离多,正好符合我俩的情况,你说呢?”

    石涧仁想了想笑出来:“有点自欺欺人啊,好了,这样开诚布公谈话是很好的,但我自己能调控好自己的生理和心理问题,不用这样的方式,甚至我建议你有空多看看书,我会帮你准备点书,接下来拍戏的时候看看,的确有助于帮助调控的。”

    倪星澜有点不敢相信:“我都说得这么清楚了,甚至有点不要脸,你还给我端着?”

    石涧仁摇头:“是尊重你,我很明白你的心思,晓薇走的时候,我就说过你是在尽量坚守心中的信念,现在可能有点熬不下去,与其乱七八糟毁了自己,还不如找个勉强品行还过得去的丑八怪凑合着……”

    倪星澜终于噗嗤笑出来,但又马上冷脸:“你就为这个报复我?满足心里的快感?我用其他东西弥补你嘛,我知道的活儿可多了!”一边说还一边轻微的跳了下眼皮。

    真别说,冷着一张脸却说这么带点诱惑的话儿,洗去铅华其实年轻的脸蛋上带了些从未看见过的媚态,那感觉,真不愧是专业级的!

    就凭这控制眼皮似眨非眨的一跳,有多少人能做到把眼脸操作得这般炉火纯青?能轻眨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所以石涧仁表扬:“这个演得好,你在试图掩饰你的内心,不用了,其实从我们合作开始,我想你可以尽量放开心思,目光看的更远,情绪放得更自在,尽情的释放你的爱好跟天赋,以后不用再苦苦坚持,因为任何这方面的心思都可以跟我探讨,我会帮助你看见一个美好的世界,这世上其实真不是到处都假惺惺的在演戏,不是只有尔虞我诈,不是只有背叛和欺骗,演戏只是你的工作,还有很多人和事都是美好的。”

    倪星澜眨巴两下眼睛,不知道是在掩饰还是不知所措,可能石涧仁这种做派的确是她没见过的:“你……还真有点像那些古装戏里面的人,下次再演古装让你去跑龙套……就是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哎呀,我其实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我不太敢相信!”说到后面可能她自己都不习惯自己的说话风格,有点烦躁的提高嗓门。

    石涧仁平静:“你一直都是怀疑一切的……这些事情慢慢来,首先还是你父母的问题,我建议你跟你父亲开诚布公的谈一次,威胁吓唬下他,如果不再断了外遇你就放风出去给所有人,让母亲跟他离婚,如果他这都不在乎,那就真的该考虑建议你父亲离婚,然后剩下的都交给你父亲这个始作俑者自己去处理,你只是个旁观者了。”

    倪星澜果然这时没了半点对抗的情绪,甚至有些乖巧:“这样可行?”

    石涧仁摇头:“我没父母,就没有这种经验,所以只是照道理说,你虽然是直系亲属,亲生的孩子,婚姻这件事情上依旧是个外人,两个人的婚姻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去插手,你要做的是,尽量保护好母亲,尽量让大家体面和平的解决这个问题,离婚了也是他们的女儿,你说呢?”

    倪星澜沉思好一会儿:“你没父母?”

    石涧仁第三次挠头:“这是表明我的意见只是个没有经验的标准方案,具体怎么做,肯定每家人不一样,这不是我们关心的重点。”

    倪星澜却温柔了:“你是孤儿,没有人疼爱过你?”

    石涧仁其实也有软肋:“我有师父带大,人生在世少了这些东西也少些烦恼牵挂,好了,既然我们都已经把事情说好,你就好好休息,自己拿主意,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叫我。”

    说完不等倪星澜回应,就自己下楼离开了。

    只是这一回,还是多少在楼下的绿化长椅上静静的坐了半小时,好像把那些有的没的情绪都从脑子里驱散开,才开车离去。

    人孰能无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