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15、怎么有点小受的味道
    如果男女朋友或者夫妻之间有人有外遇,没法调和的情况下分手离婚就是了,偏偏最头疼的就是这种情况,自己的父母出轨。

    难不成还把爹妈换一个?

    而且无论哪个儿女恐怕都想自己的父母和和美美过一辈子,遇见这种事真是手心手背都是肉。

    怪不得倪星澜一贯的对男女之情嘲讽得厉害,又对所有人都戴着面具演戏面对生活深恶痛绝,听她这口气,父亲有外遇的情况可能真不是最近几年才有的稀罕事儿了,不过现在她最稀罕的反而是石涧仁的口气。

    小布衣靠在客厅大门边的墙角上抱着手臂:“你都说过你爷爷年轻时候贪玩风流,从长相上来说你父亲一脉相承,典型的多情种……”他可能真意识不到这种气定神闲一切尽在掌握的谋士风范,面对女性的时候有极强撩拨加成,试问哪个女人不喜欢这种看了就安心的男人呢?

    但没想到倪星澜是第一个在石涧仁扮神棍时候打断的:“什么长相?哪里能看出来多情种?”

    石涧仁在自己眼尾指了指:“喏,这里,男人眼梢的地方有个点,叫做奸门,这个地方长得丰满色润的,就叫妻妾宫,不止一个女人……”

    倪星澜已经起身了,但表示怀疑:“这是什么鬼话,看这里就能看出是不是几个女人?”

    石涧仁不在乎泄露天机:“所谓什么奸门当然是故弄玄虚骗人的,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就是男人只要性情柔顺,这里长得丰润点,看起来就比较讨巧,不让女人讨厌,而且能这里长得丰润的,必然生活条件比较好,穷人每天操劳忧心吃喝,早就黑皱眼圈了,经济宽裕,好看又有钱,如果再加上眼神可爱轻佻,这样一个人如果不贪色,那才是见了鬼。”

    睁大眼的倪星澜凑近细看有发现:“你这里……好像也比较……”说着还上手用细细的尾指去戳!

    很肯定:“嗯,很有弹性!你这里也长得好!”

    石涧仁无奈:“管中窥豹的道理懂不懂?瞎子摸象的道理懂不懂?只看一个局部就断章取义很容易出岔子的,我刚才说的关键在于加上眼神可爱轻佻……这是你父亲和祖父年轻时候都有点共同的毛病,他们眼神很灵活,也就是俗称的桃花眼,几种条件合起来才最终能断定他多情不专一。”

    倪星澜个子高,站得又极近,两人几乎到了眼睫毛都能打架的距离,下身脚步不动,只退开点双肩,好像画家退几步看作品一样品鉴石涧仁的眼睛:“你……的眼睛的确没什么笑意,我爸眼睛几乎随时都是笑眯眯的,女人看了就迈不开腿!”

    不过一边说她又把上半身收回来,距离近似于贴着的状况:“我呢?”说这话的时候却飞快的使劲眨了几下眼,好像要剔除些什么。

    石涧仁都不低点头看,还把头扭开退一步,实在是少女明星说话吐气如兰的感受就在脸上:“你可能继承了母亲的特征,眼神澄清而媚,但这种媚态是内收,看人稳重不轻佻,吸收了父祖和母亲两边的优点,既有大气又有内敛,如果没有遇人不淑,未来是个贵重之相。”

    倪星澜先不屑:“我内敛个屁……”但显然掩饰的成分有点重,她一贯都不这么说脏话的,脚下更是掩饰的往前一步再贴近低声:“遇人不淑就会怎么样?”

    石涧仁飞快的看了下她的眼睛,好像在确认:“你才十七岁,其实已经经历很多同龄女孩儿二三十岁的世故,无论是演戏代入角色还是家里的见识都是原因之一,所以你现在衰老之相已经有点重,哪里还是个豆蔻年纪的小姑娘,如果自暴自弃,放纵生活最多不到四十岁就年老色衰之相出现,这几乎是必然的,而如果结婚成家遇见的却不是个合适的人……喏,变成你母亲那样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倪星澜肯定是震惊的:“什么模样?!对!你说妈妈可能知道爸爸的丑事?”

    石涧仁点点头:“正如你所说,你爹妈都在演戏,在爷爷奶奶和你面前,外界连任姐都认为他们很恩爱,可实际上你母亲表现出来是把未来寄予在你身上,她从未在我面前提到过半点你父亲,如果真的恩爱就不会这样,更不用说她现在有点市侩、现实和偏激,这不是一个夫妻感情幸福的女人应该有的状态,说句难听的……你父母应该很久没有同房了,你说她知不知道?”

    不知道震惊上面还有什么级别,倪星澜肯定就处于这样的状态,语无伦次:“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情报局还是……还是黑暗八卦界的……”她这情绪调整还是快,后面就变调侃了,但整个身体都有点紧绷,可能一贯以来石涧仁在她面前低眉顺眼,让她习惯了心理优势,忽然有点被颠覆的味道。

    石涧仁再退一步,实在是那股沐浴过后的馨香一个劲往脑门上冲:“我没什么可隐瞒的,我帮任姐看出来李尚俊心有诡诈,也能发现绑架王驊的嫌疑人,我就是个擅长看人观察人的技术人员,我们招募电影演员的时候我不是也跟你解释过,这就是我的专长,就跟你专长演戏一样。”

    倪星澜还是有点呆滞,使劲的甩了甩头,又往前走一步,石涧仁再退,按照这种国内普遍的套房格局,客厅边多退几步就是大门玄关,有点狭窄的玄关,小布衣观察女明星的眼睛:“眼神有点散,喂!打起精神来,我们好好说话。”他后背就已经靠在门上了。

    倪星澜的确大气,脚步尖尖,好像踮着就迈过来把石涧仁逼到门上,她还抬手撑在石涧仁两侧:“第一次到我家,你就看出来这些了?”

    石涧仁尽量在门上贴紧点,因为那股子幽香越贴越近:“差不多吧,你们家主心骨是你奶奶,估计你妈能忍着不离婚或者装不知道,也是你奶奶教的,毕竟你爷爷年轻时候玩过了,到老来却心态极好,你妈……没准儿你妈却没这么大耐心,每个人不同的。”

    倪星澜都呲牙了,把脸几乎面对面压石涧仁脸上,身上的厚绒浴袍已经擦着石涧仁的外套:“你就一直跟看猴戏似的看我和妈妈折腾?”

    嘴离得太近,石涧仁说话都小声,踮起脚侧脸躲避摩擦:“我以前都是理论知识,现在能看见点实际案例,自然是愿意多看看的。”

    倪星澜精巧的瑤鼻喷气都能被石涧仁的下巴感应到,频率证明她尽量在气呼呼:“那意思说,你一直还是在装傻咯!”

    石涧仁无奈:“我一直说傻的那个是你,不是我吧?”伸手去摸门锁,刚有点金属声,倪星澜眼明手快的一下打掉:“今天不说清楚不许走!你个扮猪吃老虎的鸡贼!”

    石涧仁更无奈:“谁是老虎?你?我看你的气势真有点像。”

    倪星澜的双手都撑在石涧仁头两侧,气势汹汹的压近了他在门壁上,纪若棠以前说过,动漫里面这个叫什么来着?

    壁咚!

    对,应该就是这个词儿。

    身体近距离压迫、眼神充满凌厉,一个字:要的就是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