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12、人生总是有得有失
    稍微成名成腕的电影导演,不到走投无路都不愿去拍电视剧,电影是个把小时表演,导演水平如何直接导致最后看见的东西,电视剧在电影导演眼里就跟老太太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全靠演员瞎掰扯撑着,没导演什么事儿。

    所以谭思遥愿意继续拍电视剧,一半是这部戏没上映前就答应了,那时又穷又没前途,有戏当导演就不错了,一半是跟着石涧仁还是有知遇之恩的报答感受,现在电影上映了,去年票房包含港澳台的国产片,全国也就一部过亿的,其他两三千万就能进前十榜单,后面一水儿的几百万到几十万收不回成本的打水漂电影,按照这个赤子之心多半能过两千万的票房水准,已经有不少公司联系谭思遥去看剧本。

    可以说这部电影改变际遇最大的就应该是谭思遥,立马晋身所谓国内新锐导演圈子,估计年底还会有几个奖项可拿的,起码这时候校友圈都能主动找他联络打电话了。

    社会就这么现实,熊毅依旧是个干脏活儿的,刘杰不拘言笑似乎更多开始坐办公室,但谭思遥却隐隐有点屈尊帮忙拍电视剧的意思了。

    石涧仁一点都不着急,邀请三个初创核心加上黄克勇,坐在假日酒店的裙楼顶茶座花园聊天:“整体是准备拍三十集,不那么拖沓,时间也抓紧点,成本反而可以放松一些,毕竟内容扩大了这么多。”

    刘杰是无所谓的:“摄像机磁转数简单得多,后期非线编和音效也简单得多,成本完全可以转给前期拍摄用。”

    熊毅更简单:“石龙镇一带周围的拍摄场景本来就没拆,很多都可以接着用,这也是控制了成本的,只是看了剧本梗概,这内容可不是多一点半点。”

    剧本的主刀是黄克勇:“我也是按照石总的大体建议来,具体的该请专业编剧来组织对白、脚本什么我全力配合,并且石龙镇一带县市的疏通协调工作我也全力去做。”

    唯独谭思遥烦躁:“不是,这个主演的问题阿仁你还是草率了点,我知道你不需要拍任总的马屁,不然当初我们也不会自力更生的拍电影,可是这部戏显然你是寄予了更大的希望,比电影还高,结果你硬生生的安排这么一个男一号,我很难搞的你知道不。”

    石涧仁稳稳的:“你也知道我的目的不是这部电视剧赚钱,那就更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请这么个没有演出经验的富二代来当主角,包容一下?”

    谭思遥拧着头看其他地方,屋顶就是能眺望很远,其实江州的冬季比平京还冷,要不是今天有点太阳,鬼大爷才愿意坐在露天,重新蓄长了点头,现在看样子要在脑后束个马尾的导演显然在权衡。

    熊毅略显紧张的怕这部戏还没拍就砸锅,刘杰想了想:“这样,我跟老谭聊聊,这些日子我在办公室的时间多一些,比较了解仁总的意思。”

    谭思遥想起这个自己在电影拍摄前给石涧仁取的名字,好像有点赧然的推推眼镜遮挡表情,石涧仁当做没看见起身:“好,我这边事情也多,各位确认了自己的工作范畴就交进度表给柳清,这次电视剧的制片主任就请黄克勇试着担当,专业该如何做这次就都能从润丰集团调拨人手协助,有什么意见都可以随时找我私下谈,春节期间我会一直在江州。”

    四位成员一起起身送他离开,柳清就站在茶座的室内门处吹暖风空调,就这样都还是有点搓手:“后天各公司就开始放春节假了,您春节真的哪里都不去?”

    石涧仁点点头:“酒店会照常营业,所以我就在酒店,你也好好休息下,这几个月几乎没有节假日和周末。”

    柳清不越雷池一步:“好,不过我一直在江州,有什么情况您可以随时找我,这是我给您做的最新通讯录……”

    石涧仁接过来,还有车钥匙、门钥匙、银行卡甚至身份证,也许只有短暂的离开一下,才能显出这个贴身秘书管理了石涧仁周边所有生活琐碎的细节,毕竟石涧仁再也不是一根乌木棍挑着小包袱的模样了,起码见不同的人也得换几身不同的衣裳。

    总裁办公室卧室衣帽间里,纪若棠主买,柳清折叠收拾的衣服占据了小半部分,据说这几个月纪若棠还从美国寄了几套回来,只可惜石涧仁基本不公开露面,千篇一律的衬衫休闲裤,冷了加棉服羽绒服,热了边t恤裤衩,大多数衣服都派不上用场。

    这会儿也是只拿了几身内衣就返回车库那边的宿舍,黄克勇短暂的回来收拾东西,他还是有父母的,要返回那边去过春节:“谢谢你这大半年来对我的影响,情绪好了很多,接下来也会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电视剧拍摄中去,看起来刘经理说服了谭导,他们先回平京整理剧本和人手,大年十五过了就全面开工,熊主任也到影视城那边去招揽人手做准备。”

    于是在两三天内,看似热闹纷飞的周边忽然一下又变得冷清。

    任姐和丈夫动身去了东南亚,王驊跟着倪家老小一起到西南地区几个著名的景区去旅游,找酒店借走了两部越野车,其中也有那部白色宝马。

    所以在两家集团担任总裁,好多处小公司当大股东的石涧仁终于过了下山以来的第二个春节,相比去年纪若棠一直陪伴,尽量的确有点形只影单。

    但显然不准备在爱情上浪费时间,就应该预料得到这个下场。

    石涧仁的强大内心也不让他觉得有什么叫寂寞的,挑了两本书装进双肩背包里,骑自行车到奶茶店去看,顺便还能翻翻林岳娜递上来的招商加盟书,春节以后这姑娘就准备理直气壮的作为新一代年轻女企业家包装上市了,她不怕自己那点黑历史成为把柄,反正那时候夜总会里灯光黑黢黢的,自己又一贯浓妆艳抹,关键是现在这个年代看的就是有没有钱,笑贫不笑娼嘛。

    不过石涧仁问她考虑个人问题没有的时候,林岳娜又没那么底气十足了,原来厂区所有人都知道她晚上在夜总会上班,现在又纷纷传言她被个老板包养开公司发了财,最近大半年没看见她身边有老板出没,来说亲的几乎踏破了门槛:“你是不晓得,有些砸锅卖铁好不容易供了个大学生出来,结果回来逑事不会做,只会啃老,现在好像找我还多施舍的口气,看在我改邪归正,洗心革面了,可以跟他们娃儿相处一下,我去你大爷……”

    石涧仁笑眯眯的慢慢喝奶茶,点评自己不在的半年,口味有点变甜了,忘记当初讨论的那种带点茶味的苦涩才是重点。

    林岳娜就收回热闹的情绪:“唉,我晓得嘛,你说的意思就是生活本来就有甜有苦……我是晓得我配不上你,但是你多少还是该跟纪小姐或者倪明星这样的挑一个试着相处一下噻,不然你这一辈子图个啥?”

    石涧仁不解释:“除夕放假了还是给我留一间奶茶店的钥匙,我自己也顺便可以过来弄东西吃,免得在酒店别的管理人员看见我一个人又来找我这样那样套近乎。”

    林岳娜忽然有点想流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