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11、找噱头也完全找过头了
    于是破涕为笑亲亲热热的小两口回江州时,张季岚都有点眼热,让庄成栋私底下找石涧仁诉苦,恳求下次也给他一个类似的机会。

    柳清是有点惊喜:“原来你也很能搞这种浪漫桥段嘛!”

    石涧仁无聊:“多看书,这种东西到处都是,其实就是演戏,你说安排的人有多诚心未见得,被惊喜的人又有多真心也未必,这种事情考验的是智商又不是感情的真挚度,看能不能让周霞这过于现实的小姑娘真的觉得还是有浪漫一说,那就足够了。”

    让一贯清冷的柳清不知咋的也有点牙痒痒。

    不过他俩原本准备跟旅行团一起返回江州的,没成行,连黄克勇这个江州润丰的副总也被留下来,因为要看一大堆各地反馈回来的信息数据。

    百余家“联盟”影院和上百家地方独家影院同时第一轮上映,托前期持续炒作了一两个月的福,已经耳熟能详的电影和主角构成,倪星澜跟李尚俊的双重明星保障,第一天的票房就达到了三百多万,这在亿元级票房极为罕见的时候,作为一部国产低成本电影已经极为难得了。

    而且似乎口碑效应还不错,一来网上大量出现各种炒作发帖,看过的观众反应也对得起二三十块的票价,所以第二天,第三天才迎来更高的成绩,等到其他影院开始全面上映的时候,已经拿下过千万票房!

    因为制片方和发行方都是润丰,虽然影院要分走一部分,营业税基金等等还要分走一点,这时候账面上已经是个保本的格局了,起码已经收购了江州润丰的平京润丰集团尽收成本,石涧仁等于帮任姐白打了一回工,他的八百万已经变成了21的股份,没人说他亏,可接下来全国其他影院的上映票房如果还能保持这个势头,还能保证谭思遥、刘杰、熊毅和倪星澜这几个主创人员拿到一笔六位数酬劳,就石涧仁自己没啥搞头,他也没跟自己签个什么合同。

    因为在平京任职也没多久,年底分红奖金之类差不多都让旅行团给航空事业做贡献了,驻京办宾馆还给他打了个狠折,不然石涧仁还得从自己的工资卡里面补贴。

    对了,最后柳清年终红包还是石涧仁自己掏的。

    惊心动魄的折腾了一年,石涧仁几乎口袋空空的回到江州,幸亏各家公司和酒店集团多少还有按月发放的工资,才不至于穷得跟刚来江州一样。

    但其实谁都知道他又是富足的,每家公司都有股份分红之类,还不用说清塘集团和润丰集团几乎可以随便支取的总裁级别备用金,可显然小布衣不会动自己该拿的以外一分钱。

    而且光是看看陪着他和柳清一起返回江州的阵容,也知道他不是兜里有钱没钱的问题了。

    小泽是死皮赖脸的磨蹭才能跟着这帮人一起走。

    任姐一家,倪山月全家老小,还有刘杰和黄克勇,再加上陈冬儿这江州出去的明星,一群人在机场就引起不少人偷拍。

    等到了江州,是倪星澜和谭思遥还有酒店安排的车队来迎接的,这一次二三十号人都会一起在江州过春节。

    看起来好像都各有各的安排,任姐一家准备到东南亚走走,倪山月说很久没有到西南地区看看了,但何尝不是因为石涧仁才有这个选择呢,虽然倪星澜她妈一路上都板着脸看都不看石涧仁,估计真的看了会头痛。

    所以跟女儿一见面,就基本上挽住她,不许跟石涧仁单独相处。

    其实石涧仁忙得很哩,润丰集团还有十多天放假,柳清又成了平京方面的秘书们整理汇总的交接人,由她梳理以后给石涧仁打理,现在已经基本确认春节以后,石涧仁就开始每个月各在江州和平京工作半个月的模式,两个多小时航班嘛,有时候平京市内堵个车都不止这点时间。

    所以春节前主创人员再次抓紧时间在江州集中的原因,就是既然赤子之心的电影初步获得了成功,那么趁热打铁的马上出炉赤子之心电视连续剧,两位韩国电视连续剧制作方面的专家跟着一起到江州,也就是出于这个安排。

    在飞机上任姐看了一页纸那么大点的电视剧梗概就点头认可:“行,多少投资都给。”

    王驊好奇的拿过去也看了看,后来就频繁的看石涧仁,抵达江州以后倪星澜敏锐的发现了,趁着她妈去卫生间低声逼问石涧仁是不是跟太子爷发生了感情。

    结果在江州感受游玩了两天,王大哥迫不及待要去各种文玩物件发源地东南亚了,王驊却提出不跟父母一起走,而且理由还非常震撼:“我想留下来跟着石总他们,看能不能让我参演这部电视剧。”

    所有人下巴都掉了,倪星澜难以置信:“从小到大你连台都没上过,敢跟我抢角色?你是不是活腻了!”

    其实王驊要求不高:“龙套配角都行,我想跟着剧组一起体验,实在不是当剧务搬东西都行。”

    倪星澜还是怀疑:“你不会是想玩玩潜规则吧?以前电影剧组凡是想搞这个的都被石涧仁踢走了。”

    王驊对她很不耐烦:“我特么早就玩儿腻了,就想正经八百的体验一回不行么?”

    石涧仁想想就点头:“也行,那就先跟着熊毅熊主任在剧务熟悉细节,然后谭导要拍点什么时候,你都试试看能上镜头不。”

    倪星澜又挑逗石涧仁:“你不让他也念念那三句台词?”

    王驊连忙认真的问是什么,倪星澜笑嘻嘻的给他说了,没曾想,就当着任佳琳的面儿,王驊看了她一眼,忽然就直接跳到第三句:“啊?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出人意料的眼泪喷薄而出!

    坐在旁边闲聊的倪山月吓一跳:“咋了!咋了!”

    演话剧的倪经纬好点:“情绪!控制情绪,太过了,戏太过了……”

    倪星澜和任姐是呆滞:“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的。”

    王大哥更是使劲在自己身上抹手膀子:“驊子!别介!别这样,大冬天的,江州这么冷,我浑身起哆嗦!”

    王驊就有点透支的样子,呆呆的坐回去,还双手捂脸可能是在悄悄擦泪水。

    石涧仁却好像有点了解,一直认真的看着他表情,最后拍板:“这么着,春节就请倪小姐倪大哥你们全家多给小驊集训一下,正式拍起来我们再请韩国方面的人员协助,初步就按照小驊当男主角,倪小姐演女主角的模式来……”

    这下倪星澜终于一跳八丈高:“什么?我演女主角?”

    说得她好像是个男的,其实是因为这部戏有好几个女主角,还死的死、伤的伤,从贯穿始终的男一号,突然变成女几号,她当然不乐意了!

    电影版女扮男装还说得过去是找噱头,这电视版一开始就准备用毫无经验的生手来拍?

    就算是影业公司老板的儿子,这也跟演技没关系吧?

    这种强行力捧的角色出乱子的结果,在中外电影史上简直比比皆是,谭思遥听了,都想撂挑子!

    你石老板想拍马屁也不至于拍到这种地步吧。

    只有熊毅连忙问太子爷在哪,保证一定照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