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03、家长里短的人情世故
    傅涵君只要看女儿跟王驊在一起就开心:“小驊是越长越帅了!来给阿姨亲一个!”

    王驊抽抽着脸还是凑上去了,倪星澜无奈:“他已经成年了,妈,您再这样可以算性骚扰了……”

    傅涵君跟女儿不见外:“小驊穿开裆裤我就抱过了!中午你俩一起出去吃饭吧,妈有个饭局!”

    倪星澜更无奈:“您忙您的去,我幼儿园的时候您都没这样天天守着,成么?”

    傅涵君看来的确也不是非要把女儿嫁给王驊:“那时候你没遇见魔头!信妈的一句话,千万别看走了眼!”

    倪星澜好不容易才把母亲劝走,王驊也给阿姨保证一定会寸步不离小伙伴,回过头换他一脸调笑:“谁啊,让我看看谁这么不长眼,连你都敢下套!”

    倪星澜身正不怕影子斜:“还不是你那命中小克星,专业小白脸,你别跟我妈说,待会儿我带他去医院。”

    王驊连忙大惊小怪:“你们都到去医院的地步了!?这么不小心?”

    倪星澜道行比他深,一脸看白痴的表情:“老爷子病了,昨晚听说他来了,叫我带过去给他解闷,说我们太无趣。”

    王驊脸上抽抽:“那倒也是,这小子解闷一把好手……我也一起去看看老爷子,好久没见。”

    倪星澜鄙视到骨子里:“是好多年没见,我怎么觉着你是期期艾艾的拽着我裙子边去会情郎的感觉呢?”

    王驊呸她,但还是厚着脸皮跟她一起去跟石涧仁搭话。

    叫他单独去见石涧仁,不知为什么他真有点没底气,估计是石涧仁那张嘴太损了。

    石涧仁挟着办公桌上的电话,依旧能一心二用的办公,飞快的在柳清拿来的江州酒店和装修公司的几份工作单上签字审批,一边对话筒里面简单:“也没说什么,人情世故总要懂吧,这么大岁数又不是小孩子,成天什么都挂在爹妈身上你不害臊我还难为情,问题在您那……”

    任姐就是感谢:“好像是有点不一样,早上早早起来就说想陪我来公司看看,我看八成还是想跟你谈谈。”

    石涧仁眼睛贼:“嗯,瞄着了,一直跟倪小姐在角上躲着打听情况吧,来了……我跟他说说,有什么情况回头跟你说。”

    任姐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我们姐弟俩就不说谢谢了,但昨晚我真的非常想给你说谢谢,甚至比你救回他来都谢谢。”

    石涧仁这会儿谦虚:“警察叔叔的功劳,进来了……”

    从走进来的俊男美女就能轻易看出来,倪星澜是真问心无愧,坦坦荡荡的眼神满是笑谑,还轻佻的去摸了一把黄晓薇的胸,把专心埋头工作的前明星助理吓得够呛,王驊却明显目光游移,东张西望却不是看东西的那种,就是避免和石涧仁的目光对视,在这种成年人的世界里,遭遇了重创的大学生还是没那么油滑。

    说话也是倪星澜开始:“我妈走了,我才敢过来找你,不然晚上回去我妈非得给我整一大盆水果沙拉。”开放式办公室里立刻就响起一大片压抑着的笑声。

    石涧仁摸脑袋:“嗯,待会儿我找宣传部门做个李尚俊的头像面具,你进来我就戴上。”这下办公室里的笑声顿时也开放了。

    王驊却根本摸不着头脑,这特么都什么梗啊,但能跟着倪星澜在班前椅坐下,对石涧仁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然后又开始左顾右盼整个办公环境,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倪星澜却神秘的凑近点低声:“他让我带着来跟你接头!”猛转头的王驊差点把颈椎都拧出声音了:“你胡说八道!”

    石涧仁当然心知肚明:“跟我接头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是想看球赛还是继续泡酒吧?但是得下班以后才行,我要对得起任总给我发的那份工资。”

    两个年轻人一起对他的反应表示了鄙夷,但王驊的表情能自然一些了:“我想了想,你说的有些……还是有道理,而且今天早上起来也觉得好像心情都不一样了。”

    石涧仁点头:“回到学校去怎么样?换一种看待学习生活的角度,重新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看看,这个时候我觉得你母亲说的送你出国读书也不错,假如是昨天你那个情绪,估计没多久就会被街头帮派分子看上再来一次。”

    王驊果然能经受住这样的玩笑了,勉强笑笑:“前几天就休学了,先休息一年,想了想,就来看看你到底是只会说,还是真的会做。”

    石涧仁再点头:“这边的工作理顺我就返回江州,未来我都是半个月江州,半个月平京,我建议你有空可以跟我一起到江州看看,看你是不是只觉得江州就是美女多。”

    王驊没琢磨话里的圈套:“好。”

    其实还是个简单的孩子,不简单的那个撑着下巴笑眯眯的在旁边看,等这边说完了才开口:“看两个男人遮遮掩掩打太极拳也蛮有意思的,说完了轮到我了?我老爷叫你下午有空去医院看看他,成么?他说起你也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石涧仁不自恋:“哦,老人家哪里不舒服?”说着快速的在面前几份文件上做批注,然后合上文件夹对柳清示意一下就起身:“现在就走吧。”

    倪星澜还在漫不经心的:“每季度都得去,高血压、冠心病,年轻时候玩得太开心,老了想修身养性就晚咯!你这就走?刚才不是说了要对得起老板的工资么?”

    石涧仁真的蛮会找理由:“你是公司的摇钱树,我还是你的经纪人,我去看老爷子是维护摇钱树的心情,小王吧……”

    王驊立刻怒目相视:“你说什么?”

    石涧仁才发现自己口误:“哦,对不起对不起,小驊吧,这个算是老板的私人关系,各分各的,走吧,哪家医院?”

    结果三人走到前台,石涧仁要了部商务车钥匙自己开,走了没多远就小拐弯靠边买点水果鲜花什么的,倪星澜先不客气的拿了个擦擦就啃:“你很熟悉地形嘛,我住了这么久都没发现这里有家进口水果店,嗯,味儿不错,驊子你来一个!”

    王驊一脸抽抽:“我不跟病人抢吃的,晦气!”

    石涧仁从后视镜看见他已经把那天珠挂在了脖子上,但石头藏在了领口里,只有绳子露在外面。

    他就像个司机一样专心开车,少爷小姐坐后面的座聊天。

    但王驊的注意力在前面的:“别拐弯儿啊,前面直走……”

    石涧仁比他还门儿清:“对面道上不来车,这边已经减缓,前面多半堵车,绕着走还快点。”

    王驊高兴的找到突破口:“那你昨天还被堵在工体外面?”

    石涧仁还是承认:“本来就打算去球场,再堵也得去,几万人随便怎么绕都堵。”

    王驊才反应过来:“你拉我出去都是计划好的?”

    石涧仁不回头:“你以为呢?”方向盘一转,兜了两下却没在路边停车而是顺着医院通道转到里面的行政楼外。

    这下倪星澜惊讶了:“你来过?这么熟溜!”

    石涧仁很难跟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少爷小姐传授草根的生活之道:“路边很容易被贴罚单的,这样的单位里面办公楼多半有空位……”

    真是一点生活经验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