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99、对!你就是活该
    走一圈的结果是石涧仁开王驊的车,毕竟这个年轻人现在情绪极为不稳定,万一当了驾驶员想报复社会怎么办呢?所以小心谨慎的石涧仁还是决定自己开。

    反正也是第一回开跑车,有点新鲜。

    石涧仁觉得这个很难理解,低矮的跑车如果是为了竞速,这平京城里到处堵车,鬼大爷才能跑起速度来,然后这辆车居然还是敞篷,等于两边高高的公交车、越野车,甚至普通轿车都能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俯看这两个装比的傻蛋。

    任姐只是出门的时候悄悄给石涧仁塞了张信用卡:“多带他到处走走看看,只要注意身体,玩什么都行,密码写在后面。”

    石涧仁再想说一遍慈母多败儿,这个年轻人一点经不起挫折,不就是在温室里长大的结果么,他开着这保时捷跑车尽量选不拥堵的路面,可在平京怎么可能,最后还是被围观了,王驊又开始那种呆滞的状态,好像陷入自我封闭的感觉。

    反正没事儿,石涧仁从兜里摸出那枚石头挂在后视镜上,晃荡得王驊看了一眼,石涧仁又开始撩拨:“你说这是谁的错?你父亲好像很喜欢结交各种人士,也是个喜欢把玩这些东西的,就跟我看见不少平京本地男人差不多,小事不稀罕做,大事做不了,结果不分好坏的引来了绑匪到你家,算是引狼入室吧。”

    王驊就咬牙切齿,石涧仁却话锋一转:“接下来是你母亲,不管是在你父亲面前绷面子,还是她习惯于这样豪爽,两百万的支票说开就开,眼睛都不眨一下,那个小山东是穷得看什么都金灿灿的亡命徒,那会儿他眼里都扭曲了,凭什么生下来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你们能过得这么豪爽,他就只能拼死拼活,所以对一个有犯罪前科的人来说,起歹心是理所当然的。”

    王驊有点喘粗气,估计重新复盘回想当时的局面对他是件很残酷的事情,没曾想石涧仁开始直接批评他:“你呢?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副纨绔子弟不把钱当钱的架子,怂恿你母亲买下来,所以从你们家拿点钱花花,别人眼里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劫富济贫千古以来就是叫好叫座的戏码,你也就是个错手一刀宰了的肥羊,啥都不是。”

    王驊啪的猛然一巴掌甩过来,幸好在堵车,石涧仁可以有条不紊的抵挡,还看着王驊一把扯下那石头:“扔吧,你家有钱,两百万买个石头也不当回事儿,只是可惜了你出事以后,你母亲成天握着这玩意儿祈求给你挡灾,那你说到底是这东西给你带来了灾难,还是给你挡住了灾?”

    王驊抓握住那枚梭子状的石头,攥在手心里,流传千年的化石有种温润的感觉,上面有些神秘的黑色圈圈更像眼睛似的,反正拿在手里不讨厌,这么愣愣神仿佛那暴怒的火气就不见了,又有点呆呆的看着那石头不说话。

    石涧仁却看看前面的路况,顺着拥挤的车流拐进一片比较宽敞的地界,王驊根本就不关心到了哪,石涧仁却在好多人的目光注视下开着敞篷跑车招摇过市,估计尽是一片男人暗自咒骂,女人眼睛发亮的招摇状态下,庆幸自己有墨镜傍身的把车停在停车场,又有点纳闷:“就这样敞开停车?那不是谁都能一偏腿就迈进来坐着?”这跟王家那自带宽敞车库的环境可不一样。

    王驊终于有点嘲讽的表情,伸手在中控台上摁一下,两人座位后面居然徐徐的翻起来一个布蓬顶合上,石涧仁恍然大悟,早知道就一路上就不被人围观了,但又担心:“这个布会不会随便一把刀就划破了?”

    王驊这才拿正眼看他:“你……不是什么道理都一套套的么?这点都不知道?”

    石涧仁无所谓:“我农村出来的,没开过跑车,不知道这个有什么稀罕,你知道土豆茄子怎么种的不?”

    王驊竟然哑口无言,但看周围:“你来工体干嘛?”以他对平京的熟悉,当然能看见周围人山人海的架势,还有那高大的建筑,就是体育场了,而且还是足球比赛日,人最多的时候。

    石涧仁随意:“中午看报纸,说晚上有球赛,没看过,正好来开开眼,我在江州没看见这样的比赛。”

    王驊又是一脸嘲讽,转身要往外走,石涧仁不阻拦:“你身上啥都没带,车钥匙在我这里,周围如果没你认识的人,估计自己想办法乞讨回去,不然我建议你还是跟我一起,你这毛病是吓着了,在人多的地方呆呆兴许能好。”

    王驊气愤的顺势转回来一起:“你特么才吓着了!”

    石涧仁无所谓:“我是孤儿,没妈,随便你骂。”

    王驊又哑口无言,看石涧仁掏钱随便找路边的黄牛买票,他又想大骂,但忍住了。

    因为明显的确是第一次看球赛的石涧仁低估了球场建筑大小,也没考虑自己购票点跟座位有多远,在王驊喋喋不休的咒骂声中,两人步行绕了大半个球场,少爷腿都走酸了才到入口,接着王驊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因为石涧仁买得太随意,黄牛看他不懂就给了最差的票,几乎就在看台最高处!

    两个人顺着看台慢慢走上去,那种阶梯状的斜度越到高处越陡,今天人数又特别多,不少工作人员一直在要求对号入座,然后等两个人找到座位的时候,有种稍微站起来前倾就会滚下去的感觉!

    石涧仁还转头对王驊笑:“你不会连这个都怕吧?”

    王驊大怒的想踢他,但是一摆腿就觉得心慌,干脆傲娇的转头不理这王八蛋。

    没等他俩坐下,球赛就开始了,有喇叭在要求所有人起立奏国歌。

    这是个石涧仁从来没想到的环节,哪怕他已经在电脑上看过球场的看台是什么模样,故意设计了这个让王驊来数万人中间获得安全感的局面。

    却把自己给震撼了。

    因为似乎从来都没有对这个国家、政权有过效忠精神的他,在国歌忽然奏响的一刹那,难以抑制的心潮澎湃,而且差点连泪水都涌出来了!

    就好像他跟倪星澜说的那样,有些生理反应的确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看着到处都是吊儿郎当的平京男人,满口你大爷的年轻人,却在要求起立奏国歌的时候,哪怕懒散也都齐刷刷的站起来,然后数万人一起高唱国歌的时候。

    如同海潮一般的声浪席卷了所有看台,各种口音腔调大小不一的声音却汇聚成极为浑厚的声音,冲击着现场所有人的耳朵跟心,明显后来的声音越来越大。

    那是种身在其中,是其中一份子,跑不掉也躲不开的复杂集体情绪。

    人终究还是一种集体的动物,山呼海啸一般高呼的歌声,比师父说了无数遍国破山河在的诗词都来得真实!

    听过太多师父早年的屈辱不甘,后来的灰心丧气,对比自己下山以后看见的新世界,看看这个日新月异的国家,石涧仁睁大眼,使劲张开耳朵,汲取吸收这种感动。

    石涧仁感谢自己的安排,真是来对了!

    唯独旁边的王驊在冷笑:“玛德一群傻帽儿……”

    石涧仁无奈的帮忙拉住人,因为立刻就有一群老爷们儿转头怒目相视!

    这小子活该被绑匪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