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95、你的天崩地裂也就是别人的云淡风轻
    但第二天倪星澜还是活蹦乱跳的又来上班了,她一点都不顾及石涧仁的面子,在七八个姑娘的办公室里讲段子:“昨天晚上回去,我妈就给端了盘五颜六色的水果沙拉,我说我不喜欢吃,她说本来就是不吃的,放那给我看,让我多跟好看的东西接触,对我的审美有帮助!”

    柳清和黄晓薇都要笑疯了。

    倪星澜还人来疯:“晚上看电视,我随手在茶几上的几个苹果里挑了个好看的,她也讽刺我,吃苹果都知道挑好看的,选人怎么就不会!”

    接连笑得不是到桌子下就是捂肚子的女职员们一点没顾忌了,这下连刘杰都竭力忍住笑容,也不敢去看办公室头上坐着的石涧仁。

    倪星澜真有表演欲,说着站起来学她妈的动作:“你看,我把你养这么大,对你没有什么要求,就希望健康快乐,但你找个你们经理那种丑的,会让你的生活变得很糟糕,尤其有了孩子,如果孩子随爸爸……这是很可能的事情,那孩子以后的生活会面临很多挫折,孩子会自卑,会自闭,你就有操不完的心,以后孩子长大找对象的时候,就被人像你刚才挑苹果那样挑……”

    惟妙惟肖的中年女性口吻,让石涧仁都哈哈大笑:“不错!不错,难为你连台词都背得这么好!”

    倪星澜远远的甩给他一句:“你就继续担着这事儿吧,其实也蛮好玩的,我怎么可能是办公室里面跟主管玩恋情的小姑娘,对伐?”最后还刻意用了点沪海腔,好像在暗讽最近某部以沪海为背景的白领电视剧,把办公室里面的员工笑得彻底没法办公,倪星澜才心情好好的找了张桌子,又问柳清给自己准备点办公用品,装模作样的想试着上班玩玩。

    其实都很忙的,谭思遥听说自己错过了这个临时的电影鉴赏会,急得带了两个江州公司的主管到平京来,柳清也在整理关于江州公司的架构,石涧仁的意思是未来还是以江州为班底继续拍影视剧,跟集团的合作方式就跟这回类似,不过这次因为实在是自己投资的钱少,当初的利润分成协议向集团和几位主创人员倾斜比较多,不管最后票房是多少,石涧仁都分不了几个钱。

    短期能指望的好像只有小泽那笔收购款,但出去走亲访友一天回来会合的小泽明显又受到首都蓬勃的it浪潮影响,决定还是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现在初步想法真的是做交友网站,拉石涧仁去当股东,石涧仁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开口要钱。

    毕竟视频聊天网站都是小泽捣鼓的,他就挂了个名儿,只能说操刀卖了个不知道好坏的价钱。

    但能听说那位段立伟拿了“润花雪月”,现在疯狂的做广告,就算有关部门已经下达了禁入令,“润花雪月”依旧在早期运营的这些网站里首屈一指,因为他已经成功拿到了第一轮创业投资,可以说是骑在马背上下不来,只能继续号称占据国内大部分视频聊天市场,试图用大市场来影响决策。

    如果赌过了这一关,那就是真正的全国第一,但石涧仁却跟刘杰都有点摇头,倒不是他们有小道消息知道政府态度,而是现在用搜索引擎找到跟润花雪月相关的,尽是那些女演员的负面消息,这其中部分聊天师已经明码实价的在好多网友中传开了。

    这样的严峻局面下,不好好约束从业人员,重塑行业形象,还不知死活的继续盲目推广,这位前总裁的确是经营眼光有问题。

    倪星澜也就是在办公室玩玩,她现在主要任务还是推广,每天都有各种通告去露脸,主创人员经常陪着她出现在各种节目博眼球,她妈也经常陪着一起杜绝不美好的事物,所以石涧仁是绝对不去的,坐在办公室跟其他主要演员沟通接触,却没有说把这些演员跟集团的旧合同给接过来,还好演员们也忙,又不是都要来公司坐班,只有偶尔有事才来接触下,还在观望这个新的经纪公司总经理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忙碌中忽然就发现好像有两天没看见任姐了,问柳清,说她跟总裁办联络过,那边回应任姐有点私人事务,从前天开始没到公司来,但有特别紧要的事情可以给任姐打电话。

    作为现在实际上的高管,石涧仁觉得自己还是应该问候一下,毕竟也有几件事要沟通,结果拨打移动电话那边等了好一会儿才接通,任姐的声音明显不正常:“喂?”

    从认识这位俊朗会总舵主开始,哪怕车祸余生之后,任姐也只是短暂的紧张惊慌以后就恢复了大姐大状态,现在仅仅一个字,石涧仁就感到很多负面情绪:“听起来,您还好吗?两天没有看见您到公司来,我怕有什么事情,打过来问候一下,如果这个阶段工作安排好我就返回……”

    那边任姐的声音稍微犹豫了一下压低:“小驊……”光是说出这两个字,好像忽然就悲从中来,有些哽咽并艰难:“他出事……被绑架了。”

    听起来好像只有电影里面才有的事情,却忽然duang的一声就掉在面前。

    石涧仁几乎是第一时间,脑海里就闪现过那天晚餐前那双极为贪婪的眼光:“报警了么?”

    任姐停顿一下低声:“警察能管什么用?已经通知了所有关系,还有军队的人在暗地寻找,因为担心有人在监控我们是不是报警,那边也打电话来警告我们报警就撕票,所以现在只是……”

    石涧仁简短:“还记得上次到您家,吃饭时候您丈夫带回来几位朋友,其中一个穿着灰色夹克梳分头的小个子么,经常站在最外边的。”

    可怜的任姐这会儿脑子一片混乱:“什么……时候?你什么意思?”

    石涧仁就干脆点:“您在家么?您丈夫在哪,我马上过去找您,我想我有些线索要跟您夫妇二位谈谈。”

    挂了电话站起身来,倪星澜正在两名化妆师和黄晓薇的协助下整理妆容,待会儿有个媒体见面会,但这平京妞翘着二郎腿正快活的吃水果,柳清倒是习惯性的把目光挂在石涧仁身上,这会儿立刻有目光对接,但也只是探询是否需要她做什么,其他人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

    忽然有种奇妙的感觉,看起来极为强大稳固的润丰集团没准儿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垮掉了,任姐虽然随时都把兔崽子挂在嘴边,但是当面对儿子时候,那毫不掩饰的溺爱目光,显然已经面临崩溃。

    相比地震那样的天灾,这样发生在身边的事儿几率更大,随时可能发生,但任姐的家庭遭遇却像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应该说眼前这些忙碌的员工也许第一时间反应都是自己的饭碗会不会受到影响,在任佳琳看来接近天崩地塌的事件,在员工来说也就是同情一下然后赶紧另外寻找新工作,然后跟别人提到的时候,有点谈资:“我曾经有个老板……”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