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90、努力的机会只会于努力的人相遇
    可以说,美术学院让石涧仁离开了码头那个靠劳力吃饭的层面,真正的进入了社会。

    而酒店让他在江州这座城市站住了脚跟,能够看到这座西南边陲直辖市的从高到低层面,但哪怕是在那时候,石涧仁跟纪若棠来到平京,看见的依旧只是个脑海中的首都,意识上的第一流大城市,而无法触摸到深处。

    也许石涧仁选择影视行业,就有从这个角度进入更高层面的潜意识,起码顺着眼前的这部电影迅速的达到了效果。

    李尚俊不愧是演技上佳的偶像派,单手搂住倪星澜的肩膀,金童玉女一般的绝美搭配站在银幕下方,先不停调整相互站位,引起一大堆闪光灯尽情的拍摄以后,才开口一长串韩语,黄晓薇这时担任倪星澜助理的经验就出来了,站在自己的明星侧后方,耳听李尚俊,目光却看倪星澜,只要倪星澜稍微有哪点听不懂的,她立刻补充给倪星澜。

    于是同样拿着麦克风的倪星澜就基本能够帮助李尚俊实时翻译,而记者和倪星澜说什么以及提问的时候,黄晓薇又站在了李尚俊那高大的身影背后,悄悄换成韩语告知。

    亚洲偶像一来就语出惊人:“这是我作为制片人,参与拍摄的第一部完全中国内容的高素质电影……”

    下面轰然一声炸开锅,从来没有谁说过这部电影居然跟李尚俊有关系,任姐飞快的和石涧仁对视一下,这没什么影响,而且很明显挂上李尚俊的牌子,会引来更多的粉丝观众,甚至在审查层面都会无形中轻松一些,还是有很多官员对于有外国人参与的事情比较另眼相看,哪怕只是个隔壁的弹丸小国。

    李尚俊说得跟真的似的:“星澜的演技是非常出色的,通过刚才的电影,我想各位能够回忆下她的眼神,那是一种深沉又忧伤的眼神,把一个简单的故事带有内涵的讲出来,这是我们演员最希望达到的境界,我想在这部片子里她做到了……”

    倪星澜做着好像在说别人的模样,面无表情的翻译,但其实有夸张的做出深沉又忧伤的眼神,记者们非常热烈,立刻就开始提问是不是跟倪星澜有很好的私交,以前倪星澜到韩国是不是跟他有关系,当然也有人关注李尚俊这个时候单独出现在平京,究竟是有更多中国市场的谋划还是真的跟倪星澜有关?

    亚洲偶像简直是驾轻就熟,略带羞涩的表达自己和倪小姐之间当然非常熟悉了,这部戏就是为倪星澜量身打造的,倪星澜显然也是个优秀的演员,还有眼神互动,就是等下台以后开始给石涧仁抱怨:“见了鬼!我怎么以前会这么迷恋他?”一边说还一边拿石涧仁出气:“你是不是故意的?觉得我特别喜欢他,就故意弄这种幺蛾子让我跟他演戏,我特么突然就觉得恶心!”

    石涧仁才是无辜:“这种场面戏连台本都没有吧,纯粹是你们演技派高手自由发挥的,关我什么事。”

    鉴于播映会相当成功,任姐是真高兴,安排了一干人等吃饭,算是庆功宴,但李尚俊去不了,他是真的要马不停蹄的返回韩国,目前他的日程安排比起以前也只能说是稍微轻松一些,如果不找到合适的盈利点,显然他要退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跟任姐约定尽快启动视频聊天的项目,再跟石涧仁热烈拥抱一下后就启程了。

    柳清这时候依旧兴奋得叽叽喳喳,相反黄晓薇反而沉着不少,一起跟在两位身后走进了江州驻京办的饭馆。

    平京这种藏龙卧虎的地方,还就好这一口儿,看起来蛮普通的餐厅,任佳琳貌似随意的讲了讲当年川渝籍高级将领的饮食习惯来历以后,所有赴宴的工作人员、演职员都恍然大悟的高山仰止,等秦良予给几张桌子招呼着端上五虎上将,再讲讲那些熟得不能再熟的段子,大家就对这种并不精细的菜肴觉得高深莫测。

    任姐有热情的跟秦主任结识,双方都把石涧仁表扬了一番,秦良予还抱怨今天的播映会没叫他,但回头正式上映一定会在各地都包个电影院请员工去捧场,因为自己也算是参与者啊,石涧仁冷不丁说一句:“片尾应该给你的餐馆打个广告,对不对?”

    任姐就拿巴掌打他肩膀,连忙给秦良予道歉:“你说他深谙人情世故吧,可又跟现在的那些人不怎么一样,所以经常犯楞。”

    秦良予当然能看出这种亲热的举动,笑着举酒杯:“我们是忘年交,不为利益往来发展,我看着他就像看着几十年前的自己,不过那时候我刚到平京,除了学手艺根本不知道学做人,兴许到了现在才明白点做人的道理,所以会一直看着他往前走,我非常期待看见他到底能走出什么样的路,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任姐看两眼石涧仁:“伤仲永的事情也随时都在发生,青年才俊最后平淡无奇的比比皆是,阿仁算是特别的,且看且珍重吧……”

    按说任佳琳是不太会对一个地方驻京办主任这么客气的,今天兴致很高的一直拉着秦良予多喝了几杯,才放对方去别处看看,这会儿正是宾客满席的高峰时段。

    石涧仁则在刘杰的介绍下认识坐了两桌的平京几家后期制作公司,这些未来都算是刘杰这部分的工作口,倪星澜跟着一起也端了酒杯感谢的,她仰头倒白酒的动作豪爽得要命,反而石涧仁笑眯眯的慢慢抿完,这让北方少女回座位的时候很鄙视他:“我知道你能喝点!能别装么?”

    石涧仁无辜:“哪怕是敬别人的酒,我也觉得可以品一下,装什么装,一骨碌喝下去有什么滋味,就是要品!”

    倪星澜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怀疑的慢慢抿,被高度白酒刺激得歪嘴咧齿的模样明艳照人,她自己也明白,所以更施展得淋漓尽致,让一群男性不停偷偷瞄。

    柳清身为最接近的秘书,却从来没有挟菜帮忙系领带之类的暧昧动作,现在更是装着没看见倪星澜,一直小声和黄晓薇交流看见亚洲偶像的激动,但黄晓薇时不时会探头看一眼石涧仁。

    石涧仁直到听任姐说话,才转头看看她,两人好像只是眼神简单的交错一下,黄晓薇就站起来了。

    因为任姐的确是高兴,这部电影其实也是算她投资的,刚才那些记者影评人的反应出人意料的比较好,接下来的推广和渠道发行更有信心了,看起来这个有点违规播映的小范围品鉴会达到了效果,更重要的是自从有了石涧仁参与,好些事情都比较顺畅:“今天已经确认了跟艺能人方面的第一个合作项目,我们会挑选五到十名年轻的小演员到韩国接受培训,也就是按照他们那种练习生的模式培养,所以接下来会有一系列的选秀活动,可以跟新电影同步进行,那么这段时间一直在筹备的韩国工作组就会正式运转起来,今天高兴,哪些希望经常呆在韩国的,觉得这是个工作发展机会的,可以跟当面我提啊……”

    黄晓薇就为这个站出来的。

    也许到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了,机会其实一直都有,只是看你有没有能力去发现,并且抓住。

    当好些个同事这时候还在热烈讨论李尚俊的时候,猜测这部电影要是真的大卖,倪星澜能分多少的时候,她终于知道有个适合自己的机会出现在眼前。

    就像她从电影院出来就一直有点萌芽的心情,这会儿只需要石涧仁一个肯定的眼神。

    她就下定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