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正文 小剧场
    单身狗们,恋爱的季节到来啦,可怜在情侣出双入对之时,我还在电脑手机前奋笔挥洒汗水写出恩爱情侣来颁发狗粮过七夕,这就是命运吖╮╭

    —————————————————————

    乞巧节——据这是一对不被长辈所容许爱情的情侣在一年之内仅有的一通过喜鹊所搭建的桥梁相会的时日——简而言之就是另类的情人节。

    —————————————————————

    以此为前提。

    本作主要cp,客串出场。

    涉及未来,涉及剧透,小心翻看。

    —————————————————————

    长地久不悔情。

    毛利兰(懊恼):结果,过了一还是没有把礼物送出去……

    【打开礼物盒】

    毛利兰(惊讶):没——没有了?礼物没有了?我明明记得放这——有电话?是新一的?

    工藤新一(慵懒):哟,小兰,晚上好,乞巧节快乐呐。

    毛利兰(恼怒):什么快乐啊,你这家伙到底到哪里去了?乞巧节让我,让我——

    【连牛郎织女都可以在今相会,为什么她只能听到新一的声音?连面都不可以见到……】

    毛利兰(擦泪,转移话题):你今又在忙什么,可别太累人了,早点解决案件回来吧!

    工藤新一(沉默片刻,轻笑):我已经回来过了,你的礼物盒里装的喜鹊玩偶和信封,我签收了。

    毛利兰(气鼓鼓):你回来过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工藤新一(干笑):嘛,案件太忙碌,没办法,其实我也很想要留下来的——嗯,不了,委托人又来找我了。

    毛利兰(着急):喂,等一下,新一,新一,你、你别走啊,我、我……

    工藤新一(摆手):你信纸上的字眼,我看到了,我的回复,就在窗台。

    【滴滴滴】

    毛利兰(咬唇):什么嘛,我在信封上根本什么也没写啊,他什么意思嘛……

    【走向窗台,发现以玩偶压着的信封】【玩偶上放了精巧的手机,信纸上潦草写上一句话:不单单是飞翔的鸟儿,可以当信使,xxxxxxxxxxx】

    毛利兰(脸红):什么嘛,乞巧礼物送我一个手机和号码,一点儿也不浪漫。江户川柯南(咳嗽):小兰姐姐,那什么,我的晚饭。

    毛利兰(攥紧手机转身,笑靥如花):爸爸去朋友聚会了不在家,我们去西餐厅久违的吃一顿美食佳肴吧。

    江户川柯南(咳嗽剧烈):西餐厅,起来我也好久没去过了……

    —————————————————————

    分隔两地别扭族。

    秘书(轻声):您的包裹。

    妃英理(签字中):我在忙,先放一边吧。

    秘书(蹙眉):是毛利先生送来的。

    妃英理(落笔):好了我忙完了,拿过来看看。

    【秘书上前,妃英理解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张穿西装的毛利小五郎搂着一个不见脸庞打扮时尚的女孩的照片,旁边还有信纸:这个七夕我有美女相伴,你呢?哇哈哈……】

    秘书(缩脖子):老、老师,你的脸色好恐怖!

    妃英理(铁青脸):这家伙当我看不出来他搂抱的是我女儿么?

    秘书(颤巍巍):老师,你也别太在意,男人就——唉,你女儿?

    妃英理(没好气):是啊,这个不正经的,非要跟我来装蒜,现在好了,露馅了吧?

    【一边话一边熟练撕开包裹的皮囊,拿出藏在里面的巧克力恨恨撕咬】

    秘书(嘴角抽搐):老夫老妻,就是这样子的存在么?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

    酒友(喝酒):我毛利,你没事干什么穿这套过时的西装,还配上崭新的领结,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搭配!

    毛利小五郎(哈哈大笑):标新立异才能够吸引到美女嘛!

    酒友(嘟囔):我看就是因为你这怪异的服装才吸引不到美女吧!

    毛利小五郎(举杯):来来来,不这些了,继续干杯,今晚咋们不醉不归!

    【在他旁边的公文包里,刚刚开封的领带,和一张照片静静躺着,毛利小五郎如今的穿着,和那张照片所显现的一模一样,而照片的年代,记载着是多年以前。】

    —————————————————————

    斩不断理还乱。

    黑泽银(奉上):小哀,乞巧节快乐。

    灰原哀(点头):乞巧节快乐。

    黑泽银(期待):快打开来看看合不合你心意。

    灰原哀(拆封礼物盒):樱桃巧克力么?嗯……味道还不错,谢谢呐。

    黑泽银(眨眼):那七之后记得给我回礼,要特大号的巧克力七份!

    灰原哀(愕然):回……回礼?这又不是情人节和白色情人节,你在乞巧节送我巧克力还要我回礼是什么意思?而且就算是情人节,今也是我送礼,七日之后你再回礼好不好?

    黑泽银(诧异):是么,可是我以前在情人节资金短缺没零食的时候都是这么过的啊,送波本送琴酒送贝尔摩德送伏特加送基安蒂送科恩送蝎,把我认识的人全部送一遍,这样的话我七后就能够得到双倍的巧克力了!现在多一个乞巧节可以当情人节用,我也是在下意识节约嘛……

    灰原哀(惊呆):……所以今除了我之外还把你的朋友全送了一遍乞巧节礼物?

    黑泽银(坦荡):是啊,你是最后一个送的,也是第一个不答应回赠的。

    灰原哀(麻木):呵呵,呵呵。

    【那是因为被你赠送巧克力的正常人只有她一个啊混蛋!】

    黑泽银(一本正色):同样,你的巧克力,也是我第一次亲自动手做的。

    灰原哀(愣神):嗯?

    黑泽银(笑容灿烂):因为你才是我真正的情人嘛,自然是需要特殊对待,不回赠也没关系的啦,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在你欠债之时,永远记住你——还欠了我的巧克力!

    灰原哀(低头):哼,我可是会欠你一辈子的巧克力呢。

    —————————————————————

    一言不合就扑倒。

    贝尔摩德(妩媚娇笑):要调一杯马尼么?或是吉普生?

    琴酒(低头一脸冷冰):伏特加,叫个调酒师过来。

    伏特加(豆豆眼):大哥,马尼酒有268种,你要我上哪里去找精通268种调酒方法的调酒师?不过如果是调制吉普生的话那就比较简单了,45毫升金酒加上22.5毫升不甜苦艾酒和适当盐水,我也会调——啊!

    【琴酒的沃尔特p5枪口还在冒烟,贝尔摩德的笑容愈发明媚,手臂却已经深入黑衣之中】

    伏特加(咽口水):哈哈,大哥,我还有事,你们忙,你们忙。

    —————————————————————

    计划约会。

    青池上二(爱心眼):怜奈桑~乞巧节快乐呀~咋们去看电影好不~

    水无怜奈(扎马尾):电视台有工作,没空。

    青池上二(很失落):啊~怜奈桑~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呜呜~咋们的爱情连上都嫉妒得要干涉呢~

    水无怜奈(转过身):你想多了。我大概三点就会下班,你早点结束工作的话,不定还能有机会进电影院。

    青池上二(面条状):怜奈桑~真是太爱你了~来,么么哒亲一个~

    水无怜奈(摸头杀):乖,等我回来。

    青池上二(握拳头):遵命,我会把一切都准备妥当的!这次的乞巧节怜奈桑绝对会过得很开心很开心的~

    水无怜奈(扯嘴角):……

    【为毛别人乞巧节是在织女相会牛郎,她却是在安抚逗比的喜鹊为接下来的放飞做准备?】

    —————————————————————

    秀恩爱死的快。

    木村十六(轻叹):今年属于恋人的节日,是吧?

    黑影(沉默不语):……

    木村十六(上前):呐,人家一个人很孤单的,不知道你可不可以陪人家一呢?

    黑影(默不作声):……

    木村十六(抚摸):别不话呀,人家真的很喜欢你哟,难道你不喜欢我么?

    黑影(继续无视):……

    木村十六(无奈):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安静呢,所以人家才很讨厌把原本开朗的你变成这样的吉普生。

    黑影(面无表情):……

    木村十六(浅笑):好吧,你不喜欢话就算了,陪我喝一杯总可以了吧?

    【她举起手里早就调制好的mojito,对前方举了举,唇瓣张和,啜吸清淡的液体】

    小女孩:妈妈妈妈,那个姐姐好奇怪,自己在对着墓碑话喝酒哎!

    —————————————————————

    生死两相隔。

    【宫野明美怔然看着打好邮箱地址的信件,泛白的指尖在屏幕上擦撞,却始终按不下发送键。】

    【滴——您的邮件有新的回复。】

    【宫野明美眨眼,划开邮件。】

    宫野明美(多年前):大君,如果这样能脱离组织,你能够作为我真正的男朋友和我交往吗?

    赤井秀一(三秒前):好梦。

    赤井秀一(一秒前):如果可以。

    【宫野明美捂住脸庞下半部分,缓缓闭上了眼睛】

    —————————————————————

    告白不成反被虐。

    单身汪(期待):乞巧节,可以给我留一点空位么?

    小清新(蹙眉):对、对不起,你是一个好人。

    萝莉君(扁嘴):妈妈,这里有一位大叔在欺负我。

    大御姐(翘腿):本小姐有女朋友了。

    女暴龙(瞪眼):滚犊子!我还要上网打游戏看小呢!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单身汪(泪流满脸):好冷,冷到听不见自己的心跳,烛光,好暗好微弱,就要熄灭,就像我的心,好冷好暗好猥琐,就要熄灭——我果然,就是无伴终老孤独一生煞孤星的命啊!

    —————————————————————

    那么,在座的亲,你是属于哪一种?

    我是那种只能靠小哔——的作者。

    谢谢惠顾,乞巧节——果然应该被烧死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