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仙缘无限 > 正文 第十二章 布阵设伏
    作为一位已经修成散仙的高手,周闲的境界虽然比不上那些大乘期修真者,但也不是一般修炼者可以媲美的存在,早已经将很多东西都看得很开。因此,在叶秋离指出其布置的诸多阵法中的不足之处后,他不但没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反而十分痛快地放手让叶秋离加以改进,务必要将其布置得万无一失。

    身为修炼之人,在个体实力与生命层次逐步提升的同时,其眼光、境界自然也会随之大幅度转变,很多普通人类难以割舍的东西,到了他们那个层次,却是再也不值得一提。像是颜面、虚荣之类与修为提升并没有多大益处的东西,基本上完全没有几位修炼者会将之过于放在心上,他们真正关心的,永远都是那些实实在在的、可以帮助自己修炼成功、顺利飞升的现实好处。

    再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择其不善者而改之。这句凡间之人论述学习态度的至理名言,放之四海而皆准,即使在修炼者的世界中,也依然有其颠扑不破的意义。不管什么人,在面对其他人批评指正的时候,纵然不会闻过则喜,立刻改进,也不会充耳不闻,讳疾忌医。

    这种境界,正是一位真正的修行者最为基本的心胸体现,也是其在修行道路上有所成就的基础要求,周闲作为一位散仙级的修真高手,自然也不会有半点例外。

    更何况,指出他不足的人,还是他刚刚认下的徒孙,这更加让周闲生不出什么意见。对于这位资卓著,才华惊人的徒孙,他可是早就青眼相加,寄予了极大的厚望,叶秋离的能力越突出,自然会让他越高兴,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能力超过自己而心怀不满。

    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对于任何一位心理正常的长辈来,晚辈的能力超过自己,发展前途高于自己,那正是他们孜孜以求的事情,高兴都来不及,哪还有其他什么想法!

    ……

    “那我就斗胆改动了。”取得周闲的同意后,叶秋离再不迟疑,迅速绕着几座阵法转了一圈,对各个阵法进行了一番细微的改动,将它们的作用发挥到最大。最后,他还将自己炼成的六十四面离火阵旗全都拿出来,一一甩向周八方的位置,准备在几重阵法中间再次布上八方离火阵,全面加强其威力。

    “烘烘!——轰轰!——”

    这套专门用来布置阵法的顶级至宝果然不同凡响,刚刚飞出叶秋离的手心,立刻见风就长,不过眨眼的功夫,瞬间就从一尺大小的精致玩物化作一杆杆数十丈高的赤红大旗,迅速围绕着方圆百丈范围构成一个完全封闭的火焰世界。那周身燃烧着炽热离火的巨型阵旗,就仿佛一堵堵火焰墙壁一般,将四面八方给围了个水泄不通,从中喷发出来的青蓝离火,威力比之顶级三昧真火也相差不多。

    “八方离火阵,成!……八方离火阵,隐!”看到离火阵旗如此声势浩大、气度惊人的表现,叶秋离不由自主地微微点了点头,神情中也颇为得意非凡。稍稍欣赏片刻,他随即又再次掐动印诀,念动咒语,将那六十四面在半空中载浮载沉、来回飘荡的巨型阵旗重新缩小到一人高下的状态,并且将之隐匿到虚空之中,只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阵脚留在外面。

    经过多番炼制强化,叶秋离的这套离火阵旗每一面都是上品灵器的品质,全套法宝组合起来,其威力完全可以比得上一件真正的宝器,利用它困住一头渡劫期灵兽,绝对不成问题。

    此外,为了应对寂灭星上没有地灵气存在的情况,叶秋离还另外在每杆阵旗的阵脚处使用八枚中品火晶布置了一个小型八方离火阵,以便持续不断地抽取火晶中的能量供给离火阵旗使用。

    这也是他隐藏八方离火阵踪迹的时候,专门留下一个阵脚在外面的原因,若是换作其他灵气充沛、能量充足的环境,阵旗可以自由吸取地灵气维持其运转,他完全可以将整个阵法全部隐入虚空之中,不留丝毫痕迹在外面。

    只不过,考虑到此次布置八方离火阵乃是为了限制麒麟兽的行动,其作用对象仅仅只是一头并不精通阵法的灵兽,在其他阵法的掩护下,这点痕迹倒也不成什么问题,完全不必担心被那头灵兽发现。

    “好,改得好。这套离火阵旗更是好上加好。”看到叶秋离仅仅只是经过几番简单改动,立刻就使得几座阵法大为改观,功能作用迅速增加好几层,而他拿出的那套宝器级阵旗布成顶级离火大阵后,更是直接将整座阵法的威力提升了数十倍,周闲与司空摘星面面相觑之后,忍不住大声喝起彩来。

    “呵呵,有了这几座阵法的帮助,那头麒麟兽只要进了埋伏,绝对没有机会逃出生。”将所有阵法调整、布置成功,细心体悟过其中隐藏的杀机,感受过那超强的威力后,叶秋离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边兴奋地着话,一边慢慢走向周闲与司空摘星二人。

    重新修改过后的阵法果然没有让人失望,没有让他的一番豪言壮语落空。

    “老弟的炼器水平实在让人惊讶不已啊!这种顶级至宝都能炼制出来。”虽然对具体的阵法细节不是非常明白,但是看到八八六十四面离火阵旗布成大阵后所发挥出来的超强威力,司空摘星委实惊讶得目瞪口呆,口中更是连连赞叹不已,语气中的钦佩羡慕之意,隔着十里八里都能感觉到得清清楚楚。

    也难怪司空摘星惊讶莫名,实在是布成大阵后的离火阵旗展现出来的气势确实太强大了,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之前看到这套阵旗的时候,他还仅仅只是觉得品质不错,布成阵法后威力必然不俗,却也没有想到会强到现在这个程度。有了这套大阵相助,即使跃升一两个境界与其他修真者放对,就算不能战而胜之,也可以维持不胜不败的局面。

    若是他们早知道会意外遭遇到周闲这位散仙,事先布好大阵,然后将周闲引入阵法中,那时,胜利的绝对会是他们。

    “这套极品阵旗也是徒孙炼制的?果然不同凡响,全部威力加起来怕是有宝器级了吧!”亲身体会过离火大阵的强大威力,周闲也对叶秋离手中层出不穷的极品法宝眼热不已,感叹连连。

    算上之前出现过的法衣、飞剑、战甲、盾牌、捆仙索,这已经是叶秋离拿出来的第六件极品法宝了,而且品质竟然达到了宝器级别,这让他这个连极品灵器都没有几件的人情何以堪,与叶秋离比起来,他这位散仙委实可以称得上穷困潦倒了。

    “不错,这套阵旗每一杆都是上品灵器级别,全部组合起来后,绝对可以拥有宝器的威力。这也是我炼制出来的第二件宝器级的法宝了。”听到周闲的询问,叶秋离没做任何谦虚,立刻就将离火阵旗的真实状况了出来,最后还颇为得意地明,这些极品法宝全是他自己炼制出来的。

    此时此刻,面对着散仙境界的师祖,叶秋离倒是忍不住将自己的成就炫耀了一番。

    “哦,还有一件宝器?……嗯,就是那条捆仙索了吧?难怪那件法宝可以让老夫打心底忌惮,原来竟然是宝器级的至宝!”听到叶秋离他竟然还有另外一件宝器级的法宝,周闲虽然依旧惊讶不已,但是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震惊,显然是见怪不怪了,在稍稍回忆过后,很快就猜到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呵呵,这条捆仙索正是我第一件完全炼制成功的宝器级法宝,正好拿给师祖品评品评。”看着周闲与司空摘星二人一脸震惊到麻木的搞笑模样,叶秋离的心中也颇有一种自鸣得意的自豪感觉,就仿佛刚刚吃了人参果一般,全身都充满了一种让人十分舒适的成就感。在回答周闲的问题的时候,他还非常烧包地将捆仙索拿出来,递给周闲,让周闲尽情欣赏。

    “好!好!有如此出神入化的炼器修为,我们这一门必将在你手中发扬光大!”仔细查看过自己手中这件宝器级捆仙索,周闲对叶秋离越发满意了几分,对他的修炼前途也更加看好。

    不其他修为、实力方面的因素,仅凭叶秋离出窍中期就能成功炼制出宝器的超强水准,未来的修真界炼器大宗师行列中,必然会有他的一席之地,而有了这样一个超然的身份作为凭仗后,叶秋离也必然可以在修真界中混得风生水起,高人一筹,同样也会为自家门派带来不小的好处。

    当然了,深深为叶秋离出神入化的炼器手段欣慰不已的同时,周闲也对他如何学到这些独门技艺感到迷惑不解,因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教过陆言相关的知识,这些技艺不是陆言后来学到的,就是叶秋离自己从什么地方学到的。

    只不过,以他对陆言的了解,凭借陆言的资质和能力,就算学会了炼丹、制器的技艺,怕也修炼不到这么高的程度,叶秋离如此超凡入圣的炼制水平,显然另有奇遇。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