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反派萝莉 > 正文 86 尖叫 二
    许纤纤之前远远就见到,有不少人来到宅院前,所以为了躲避风头,就一直蹲在小树林里玩手机游戏,毕竟谁知道要等多久,自然要找些东西打发时间。

    但是玩了一会儿,反而沉迷进去了...

    “...叫毛叫啊!?”

    本来差点就要破记录,现在被这尖叫声打断,立马让她双眼泛红起来,宛若备战状态的兔子,拿着手机,下意识的左顾右盼着。

    这道尖叫声实在太过刺耳凄厉,哪怕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也仿若在她耳边尖叫一般,让小姑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声音成熟中带着磁性,不是维兰那种清脆的嗓音。而且之前若是无意义的尖叫,那这次就是极度痛苦的惨叫了。”许纤纤在瞬间的惊怒交加后,就将注意力转移到叫声上,她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起来:“难不成里面打起来了?不对...就算打起来了,也不应该这么凄厉才对。”

    高层次的武道家,都是凝练出自身精气神的存在,意志力已经非常强大,不可能出现被打的如此凄厉痛叫。

    如果是直接被打死,那就更加不可能叫的这么大声了。

    人都死了,哪来的声音?

    这样一想,许纤纤脑海里的疑问不由多了起来,她这时候起身站起,看了一眼宅院的正大门处,“那几个人都是陆续走进去,既然一个小时都没有出来,那就明没有人拿到晶石,如此看来的话,我还是有机会分一杯羹的。”

    只是比起晶石,许纤纤更在意的,却是这栋宅院周围萦绕的怨气。之前还是黑灰色的,现在多了几分血红,宛若鲜血般凝稠起来。

    那条黑灰色的长蛇怨气,莫名多了几分红润。

    “里面要死人。”

    许纤纤咬了咬粉嫩的唇瓣,做出了如此判断。

    她拿到发夹也有一段时间了,对怨气的色泽,有过大致的推断。有怨气还不一定代表死人,但若是夹杂着血红色,那就明一定有人会死。

    ‘居然连高层次武道家都会死,我到底该不该进去...?’

    在这一刻,许纤纤犹豫了起来。

    自身不过是四级武道家,哪怕同阶无敌,最多也就堪比五级巅峰武道家,但这凶宅之中,连六级以上的武道家都有生命危险。

    她这样冲进去,会不会落地成盒?会不会成送头废物?

    进...

    还是不进?

    ‘要不认怂回老家算了,反正钱也到手了,都没好好花过钱呢...’许纤纤小眉头深深皱起,鲜红的唇瓣用力抿着,陷入了纠结当中:‘但是我能感觉到,这波怨气非常巨大,我若是能成功吸取掉,不武道大圆满,冲击六级武道家绝对没问题。’

    这实在是太诱惑了!

    比起随机几率的原力晶石,还要充满着诱惑,因为这就是眼前能触碰到的力量。

    就在犹豫逃跑之时,许纤纤莫名想到了妹妹,想到了妹妹的赋和力量,那犹如鸿沟般的差距,让她一直有着深深的无奈。

    就算拥有兔子发夹这个金手指,比起生妖孽的妹妹,依然是拍马都追不上,而这个世界这么大,类似白贞儿的妖孽还有许多。

    人家奇遇比自己多,人家赋比自己强,人家背景比自己硬,人家钱比自己多,人家身高比自己高。

    而自己除了可爱,很可爱,非常可爱,特别可爱,这四个优点外,就没有其他的地方值得夸耀的了。

    ‘是啊,我本来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遇到的人一个个都比我强。’许纤纤看着凶宅外散发的怨气,清澈的大眼睛透着感慨:“我这样的配角,遇到危险的事情,的确可以转身就跑,毫无顾忌的逃跑,但我能跑一次两次三次,不可能跑的了一辈子,何况再过六年,黑塔就要来收割我了。”

    如果遇到大机遇,都因为感到危险而逃跑。那她许纤纤,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超过妹妹,超过黑塔的力量?

    她是许纤纤,不是什么许跑跑。

    “起码要进去试一试。”许纤纤红彤彤的眼神里,渐渐坚定起来,“若真是遇到什么危险,再来考虑跑路。”

    她前世就是个平凡的白领,今生若是不能做出改变,恐怕未来的结果,与前世并不会有太大区别。

    于是许纤纤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正门人太多,直接翻窗进去。”

    许纤纤看了眼守在外边的那些黑衣人,为了不打草惊蛇,她抓住距离的空隙,几个闪身就就冲到了宅院的窗户旁,然后直接跳了进来。

    啪。

    许纤纤翻滚进去后,原本还算清晰的视线,里面昏暗了起来。

    利尔王国靠近赤道,气炎热湿润,白昼的时间很长,哪怕临近黄昏,色都是一片大亮,但许纤纤翻窗进去之后,屋内却是黑漆漆的一片,宛若黑夜一般。

    “不对...窗户是打开的,为什么没有阳光呢?”

    许纤纤作为武道家,自然有着夜视能力,在短暂的适应之后,她勉强能看清周围的一切,她下意识的转头,想看看身后的窗户。

    但是这一回头,却并没有看到开阖的窗户,而是一堵实心的墙壁,精致的古典纹路,在昏暗的环境下,倒映着莫名的色泽。

    “额...”许纤纤伸手摸了摸墙壁,又敲了两下,发现手感的确真实无比:“是实心的,没有暗门,那刚才的窗户是幻觉?不...我才翻起来的,不可能是幻觉。”

    之前的窗户消失不见,那她刚才又是怎么进来的?

    呼——

    一阵冷风吹来,让陷入沉思的许纤纤,不由打了个寒颤。

    风是从旁边吹来的。

    咔吱——

    许纤纤连忙转身过去,却见到这个房间的门,被风吹拂的开了一些距离。

    “这可是室内,哪来的风...额...”

    许纤纤撅了撅嘴,正想些什么,但明媚的大眼睛,却猛然睁得大大的。

    只见被吹开缝隙的门,莫名多了一只女人的手,这只手苍白而没有血色,上面涂抹的黑色指甲油,却带着一丝丝的血迹。

    血水从木质门的缝隙中渗透出来,看上去极为狰狞诡异。

    “谁!”

    若是寻常一般人,早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傻了,但是许纤纤作为嗜血萝莉,此时根本不管不顾,二话不就一拳爆裂式锤向房间门。

    嘭!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