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后宫不安生:皇夫消停点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不是一个人的皇上
    第二早上,张子然还在入睡,段聿修已经起床,吩咐门口的赵明全,“你家公子昨夜睡得晚,别叫他,让他多睡会。”

    “是。”赵明全看的清清楚楚的,皇上心里还是有他家公子的。

    段清研迎面走进来,“皇上,都安排妥当了,昨夜我联系到影卫,拿到了名单,已经按照名单重新安排了下午去郊外的随行人员了。”

    同时交给段聿修两份名单,“这份是影卫给的,这份是下午随行的。”

    段聿修看到段清研咽下淤青,知道她昨夜肯定奔波了一宿,心疼道,“朕知道了,中午就没事了,你去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下午再一起去郊外。”

    “是。”段清研确实又困又饿,头昏昏沉沉的,转身去隔壁的房间补觉去了。

    走到半路又折回来,“您去哪?”

    “昨夜的事我还是没想通,想去验证一下想法。”段聿修把胸前的一缕长发撩到背后,妩媚中带着洒脱。

    “你是去找···”段清研不放心了,“我陪您一起去。”

    “不用,刚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不敢轻举妄动,你还是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准备下午的事。”

    段清研还想什么,皇上已经肚子离开了,只得作罢,回房睡觉去了。

    段聿修没走多久,张子然就醒了,暖黄色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温暖而平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想到身边躺着的段聿修,张子然突然就想起了网上流行的那句话,最美好的事,就是早上醒来,阳光和你都在。

    “哈~”

    张子然打了个哈欠,心满意足的伸着懒腰,一翻身准备搂美人入怀,不想却扑了个空。

    “恩?人呢?”

    “赵明全~”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张子然趿拉着鞋就向外走去。

    “公子,您醒了?”赵明全刚好推门进来,门框正好磕在张子然额头,“嘭~”

    “啊~”张子然捂着额头蹲到地上。

    赵明全慌了,忙跪下求饶,“奴才该死!公子恕罪!”

    张子然疼出了眼泪,迷蒙着双眼起来,“你~你能不能注意点!段呃···皇上呢?”

    “公子,皇上出去了,您昨夜睡得晚,不让叫您,让您多睡会。”赵明全担心的看着张子然发红的额头,心里还是充满担忧。

    “走了,去哪了?”张子然指腹轻按着额头,“嘶~”

    赵明全为难了,“那奴才就不知道了,奴才还是先给您敷药吧。”

    张子然泄气的坐回床上,任赵明全帮他擦药。

    “公子,不疼吗?”赵明全看张子然面无表情,心下疑惑,都磕破皮了,抹上药酒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疼~”张子然咬牙道。

    抹完药,赵明全又传来早饭,张子然无心吃饭,只喝了半碗粥便出门。

    “公子,您去哪?”赵明全慌忙跟上。

    “不去哪,就随便走走。”张子然的漫不经心,出了门开始闲庭信步,他也没想好去哪,就是觉得待在屋里憋闷的慌。

    主仆两人慢悠悠逛向府衙的最后面,草木繁茂,连小路都被遮去大半,树叶如华盖,一路只听得鸟儿扑棱翅膀的声音,看不到在哪。

    “这里还挺偏僻的。”张子然心里渐渐开始发虚,最近发生的事太多,还是小心为上。

    “公子,这里太过荒凉了,咱们还是回去吧。”赵明全眼睛警惕不安的看着四周,好像两边的草丛里随时会有猛兽扑上来一样。

    “走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着,两人掉转头回去。

    刚走没两步,就听到一声口哨声,就在他们前面不远处。

    张子然紧张看向赵明全,“先躲起来。”

    两人着跳进路又边的草丛里,一跳进去,根本就不用躲,就算站着外面的人也看不到。

    “嘘~”张子然做了噤声的手势,开始猫着腰透过杂草细细碎碎的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

    一个穿着衙役衣服的男人慢慢走上来,一边走一边吹口哨。

    男人抬起手想要再吹,就听到远处响起一声同样的口哨声,这边的人立刻回应一声,接着原地不动,不时吹响口哨确定位置。

    没一会,从更深出走来一个中年女人,女人穿着普通,头上扎着头巾,声音粗狂,“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男人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递给女人,“你要小心提防皇上身边的那个女护卫,不要再让她有可乘之机。”

    “放心吧,这毒发作慢,而且普通的银器也检验不出来,只要下到饭菜里,保准皇上能吃到。”女人粗狂的声音带着奸诈。

    “恩,今下午皇上要去郊外,回来的完,晚膳可能传的比较急,是个好时机。”

    “这个我知道,你别忘了事先答应我的事。”

    男人拍着胸脯道,“放心吧。但我也事先跟你明白了,这件事万一走漏了风声,或者出了什么意外,接过你要全担着。”

    “这里一直荒废着,根本没有人,我要回去了,不然后厨的人该起疑心了。”女人收好男人给的东西,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

    男人随后也离开,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对话让躲在路边草丛里的张子然听得一清二楚。

    “赵明全,你听出来他们的意思了吗?”张子然如同雷震,表情讷讷。

    赵明全也是差不多,平日弓起的背弯的更深,“他们该不会是想下毒谋害皇上吧?这可是弑君,要杀头的!”

    “他们好像有交易,那女的也不怕杀头。”张子然拉着赵明全就往回走,他要赶紧去通知段聿修。

    “公子慢点,别走太快了,会追上那个男人的。”赵明全提醒着。

    两人一路走回段聿修的房间,还是不见人,询问了一圈,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就在张子然急的团团转的时候,隔壁的段清研被吵醒了,杀气腾腾从屋里出来,“你们在吵什么呢!”

    “段清研?你没跟着皇上?”张子然仿佛看到希望,三两步跑到段清研面前,拉着她回到屋里。

    “你想干什么?”段清研急忙跟张子然拉开距离。

    张子然关上房门,神秘兮兮的道,“你知不知道有人想毒杀皇上?”

    “谁?”段清研登时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才无聊跑去了后院,偷听到的,有个男人给了一个后厨的女人一包东西,还要趁皇上下午去郊外晚膳传的比较急下毒,而且毒性发坐慢,银器也试探不出来。”

    段清研脸色铁青,“你确定?”

    “当然了,赵明全也听到了。”张子然急了,“我找了一圈了,就是没找到皇上,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

    “你跟我来。”段清研率先走出去。

    张子然一路跟着走,越走越疑惑,这明明是回他房间的方向,心里一股不安的预感。

    果然,斜对面斯年的房间里,两人正又有笑的。

    段聿修看到张子然,笑容凝滞,只片刻又扬起微笑,“你们这么急是有什么事吗?”

    “皇上,下午去郊外,晚上可能回来的晚,晚上就不用提前做了吧,不然凉了···就不好了。”

    段聿修听了段清研的话,眼神闪了闪,“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张子然没有话,眼神在段聿修跟斯年只见流转。

    “皇上,您一大早就来这里,有没有饿?”斯年含情脉脉看着段聿修,话确实给张子然听得。

    “朕确实饿了,午膳就在你这里用吧。”段聿修故意避开张子然的眼神,她知道张子然难受,但是她有自己的主张,儿女私情跟江山社稷面前,不值一提。

    张子然苦笑一声,段聿修根本就当他不存在,在他面前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还什么她跟斯年没什么!

    思及以前的点点滴滴,他已经能断定,段聿修跟斯年也有过肌肤之亲了。

    “看来我有点多余了~”张子然话语悲怆,眼神暗淡,心口像插着一根滚烫的铁棍。

    “怎么会呢?”斯年脸上无不得意,晃着手里的酒樽,幽幽的道,“张公子也留下一起吧。”

    “不了,你们吃吧。”张子然直接走出房门,身后段清研叫了几声也没听到。

    回到皇上房间,他的午饭也送过来了,张子然一口都没有吃,看着出神。

    赵明全有些担心,“公子,没找到皇上?”

    张子然摇头。

    “那是皇上不相信?”

    张子然还是摇头。

    赵明全急了,“那到底是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看皇上跟那个斯年走的很近。”张子然用筷子在一盘菜上戳来戳去。

    “斯年?皇上去找斯年啦。”赵明全算是知道张子然为什么了,“公子,其实奴才句不该的话,皇上不是你一个人的皇上,抛去下万民不,光是后宫男妃就是八个人,这还只是一批入宫的,过两年后再选男妃就不止这个数了。”

    “还选!”张子然直接跳起来,“就这几个就够烦的了!”

    赵明全笑了,“公子,您不喜欢皇上身边的男妃多,但是在别人眼里,谁不想往皇上身边靠呢?”

    张子然看向赵明全,他从来没发现他看问题还挺独到的,“你是不是想什么?”

    “呵呵呵~奴才什么也不懂,但是奴才知道,要是喜欢一样东西,就要想方设法得到,然后在细心爱护,喜欢人也一样~”

    “你倒是懂得多!”张子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让他跟别的男人去共享心爱的女人,他受不了,他只想让段聿修留在他身边,只是这可能吗?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