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北平说书人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菜牙子
    佟小六只是稍微待了一下,喝了碗粥,就又出门赚钱了。

    为了大莲,他可真是拼尽全力了。

    很快就到了中午,真是民国慢生活,这一上午啥也没干。师父睡到大上午才起,再等吃完午饭就要去王八茶馆书了。

    方士劫的嘴巴跟开过光似的,他还给自己来了一卦,是今不宜出摊,所以他下午要跟着高杰义他们一起去茶馆听书。

    中午还要跟他们一起出去吃饭,这个要求是刚刚秦致远要出去吃饭的时候,他才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上他没能吃到肉包子,所以想着中午捞一点回来。

    秦致远斜瞥了他一眼,道:“行啊,那就一起呗。”

    吕杰诚一听可以出去吃,顿时就开心起来了,他问:“师父,我们出去吃什么呀?”

    秦致远笑着道:“当然是去你吃最爱吃的烂肉面了。”

    “好耶。”吕杰诚顿时欢呼起来:“那我要去隆盛饭铺吃。”

    秦致远答应的很爽快:“没问题。”

    高杰义见到秦致远这般痛快,心里顿时就打起了鼓。

    ……

    桥菜市。

    汪雨桥外号汪老鱼,是拿了牙贴的桥菜牙子,在桥菜市上是一号人物。老北京流氓混混很多,有水霸、粪霸、酒霸,这人是个菜霸。

    老北京主要有三处蔬菜集散地,一个叫广安市场,在广安门内大街菜市口附近,又叫北市。这里历史最久,明代就是菜市了,这里以卖珍贵的细菜为主,比如蒜薹、广韭、黄瓜等,到了冬日,这里的细菜可就值大钱了,明代时有一条黄瓜一条黄金之。所以这里也一直是富人去的地方。

    另外一个是阜成门外菜市,又叫西市,位于阜成门外月坛附近。经营的是大路菜,也就是白菜萝卜之类的,适合老百姓吃。还有一个就是桥菜市,又叫南市,经营的也是大路菜。

    北京城里有几十万人,吃的蔬菜都是周边郊区菜农种的。每日清晨,四郊的农民就会挑着担子或者推着推车把蔬菜运到菜市上跟菜贩子交易,这里的菜市就类似于蔬菜批发市场,菜贩子把蔬菜买回去再送到各个胡同里销售。

    之前这种交易模式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后来有人见其中有利可图,便强行插手进去。强行为买卖双方合交易,从中抽取佣金,成了菜牙子,这就是牙行,后世叫做中介。

    明朝初年是严禁菜牙子控制菜市的,到明朝中后期禁令才放松开来,到清朝就不管这一套了,他们还管理起了牙行,根据一牙一贴的规则,给每户发牙贴,规定无牙贴者不得做菜牙子。

    然后菜牙子通过包税的方式获得了牙贴的世袭权,清朝末年时,有70余家菜牙子获得了牙贴。民国四年,也就是前年,京兆地方财政分厅在原来的基础重新填发了牙贴,再次肯定了菜牙子的职业身份。

    汪老鱼,他们汪家世代都是做菜牙子的,在这桥菜市可是称王称霸了好些年,让无数菜农和菜贩子吃尽了苦头。

    现在都快到中午了,蔬菜的早市也马上就要结束了,现在已经是收市的时间了。汪老鱼瞧了瞧棚子里面堆着的最后几车白菜和萝卜,还有双手拢在袖子里眼巴巴盯着的菜农。

    汪老鱼在摇椅上躺着,拿个小矬子修着手上指甲,悠哉悠哉甚是惬意。

    “鱼爷,马上就收市了,咱这儿还有货没出呢。”旁边兄弟过来话。

    汪老鱼这才睁开眼,瞅了瞅色,又看了看屯着的白菜,他这才:“行了,都这个点儿了。马三儿,去没了眼儿,抄了出吧。”

    最后一句是他们菜牙子的行话隐语,行话隐喻也叫调侃儿,不让外人听得懂,但他们这跟江湖春点不一样,这只属于他们行内的,从严格意义上来,他们不是江湖行当。

    没了眼儿的意思就是把蔬菜浸一下水,抄了出吧,就是便宜一点卖出去算了,该收市了。高价卖出去的调侃儿是火了出了。

    手下马三儿立刻就让人去把白菜浸水了,然后自己去联系菜贩子,让他过来收菜。

    菜贩子不一会儿就来了,他先是进去看了一眼剩下的白菜和萝卜,然后出来跟汪老鱼的手下谈价钱。

    菜贩子眉头都拧到一块儿了:“马爷,这个点儿了,要收市了,这个价真给不了,我这儿也都收够了。”

    马三儿对菜贩子却甚是强势:“怎么就给不了了,你还想不想在桥做买卖了?我可告诉你,没我们点头,你在这儿甭想收一个铜子儿的菜。”

    菜贩子顿时面露苦色。

    汪老鱼就在躺椅上躺着,看着两人争吵,自己一言不发。

    最后菜贩子实在没辙了,只能哀求汪老鱼:“鱼爷,您看这……”

    汪老鱼这才发话,他慢悠悠道:“马三儿,你干嘛呢?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菜牙子做的就是一手托两家的买卖,你怎么对我们客人这么话啊?”

    马三儿也马上认错:“鱼爷,您的对,我……我不也是着急嘛……”

    汪老鱼用小矬子搓着自己的指甲,淡淡道:“都别争净了,一人让一步。老于啊,一百斤白菜你给80个铜子儿就行,萝卜的话给一百个铜子儿一百斤就行,你就按照这个算吧。”

    “啊?”马三儿还是面露难色。

    汪老鱼突然放下了小矬子,扭头看向菜贩子,笑眯眯问:“难为你了?”

    “没……没有……”菜贩子强笑着。

    汪老鱼这才重新锉起手指甲来:“马三儿,带着老于去称菜。”

    “好嘞。”马三儿答应一声,带着菜贩子去棚里称菜了。

    菜贩子老于见白菜里面全是哗哗往下流的水,心里也是敢怒不敢言,这都已经成为菜牙子坑钱的习惯了。

    菜牙子的棚里会放着称,还有一口大水缸,大水缸就是为了浸水增加重量的,至于称,上面也是做了手脚的。

    菜贩子收了菜,把钱给了汪老鱼。

    汪老鱼这才起身,笑呵呵朝着棚里的菜农走去:“二伯诶,让您久等了。”

    菜农赶紧紧张问道:“卖了吗?”

    汪老鱼马上道:“卖了,卖了,就是现在这时间卖不出好价儿了。”

    “嗨呀。”菜农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汪老鱼道:“不过呀,我还是尽力帮您了个高价儿,谁让咱们是自己亲戚呢。”

    菜农问道:“合了多少啊?”

    汪老鱼小声道:“白菜我帮你合了一百斤四十个铜子儿,萝卜五十个铜子儿一百斤。”

    “啊……”菜农很明显不太满意。

    汪老鱼却劝道:“这个点儿能卖掉就不错了。”

    “行吧。”菜农也只能答应了,不答应他也没法子。

    汪老鱼笑眯眯让人把钱结算给菜农,然后从中抽取佣金。老北京牙行的规矩,是一手托两家,成三破二,从买家那边拿百分之三,从卖家那边拿百分之二,一起是百分之五。

    菜牙子的行事习惯就是欺负菜贩子,哄骗菜农,控制菜价,从中赚取不当利益。而且这些菜贩子都有自己的打手,都是流氓混混,不然镇不住场子。

    其实这行当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菜农跟菜贩子直接交易就行了,何必经过他们呢?当然了,就目前来,他们这行是合法的。所以你要绕过他们是私下交易,菜牙子养的打手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的,报警也根本不管用。

    菜牙子这行要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了,到1951年新政府开展桥除霸才把盘踞在桥菜市几百年的恶霸连根拔起。

    汪老鱼这边刚弄好,还没回去呢,就听得有哭喊声传来了:“大舅诶,呜呜呜,你要替我做主啊,我腿都被人打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