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戏精打脸日常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侠女妖女
    叶灵仙看着女儿倒化尸水的动作没有阻止,反而又掏出了另外一瓶,直到现场所有的杀手都尸骨无存全家这才启程离开。

    经历了这次暗杀之后,全家都加快了回谷的脚步,尽管都知道了季南身份可能不简单,但谁都没有抛弃他的意思。

    药谷不怕谁,更不惧谁,叶重既然收下了季南这个弟子,那么他就一辈子都是药王的传人。

    而季南虽然才五六岁,但他资聪颖,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相反他同样也意识到了一些事,只是年龄太小,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将叶家的恩情牢牢记在心里。

    回谷之后,无论是叶重和叶灵仙这对夫妇,还是叶秋和季南这对师姐师弟,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暗藏的危机。

    两个大人除了比以往更加努力的练功之外,对两个孩子也丝毫不敢懈怠,恨不得将自己的全身的知识倾囊相授,至于叶秋和季南,两小只更是一个比一个有资,而叶秋再也不像以往那样贪玩,认真的背起了药经、毒典。

    两夫妻对女儿展现的赋惊叹不已,同时为了不浪费她的这种资,对叶秋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

    也幸亏叶秋有灵泉空间在身,每一杯灵泉水让她的记忆力越来越好,同时内功也在灵泉水的作用下越来越雄厚,享受同样待遇的还有她的父母和师弟。

    季南年纪小,在知道了叶重的身份后也只认为这是药谷不外传的秘方,而叶重和叶灵仙却没这么好忽悠。

    两人都是老江湖了,对这世上的各种灵药也是知之甚多,据他们了解,这世上也就只有百年的朱果能增加一甲子的功力,还从没有听过一杯水就能让自己的内力飞速增长的。

    尤其像他们这种人到中年武功又到了一个阶段停滞不前的,想要突破更是难之又难,可是女儿每给他们喝的水却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而且经历过他们的多重试验之后,发现这种水不仅能提升药性,还能提升毒性。

    叶重和叶灵仙眸子闪了闪,没有揭穿女儿的秘密,只是时不时的让她多拿一些这种灵水。

    回谷三个月之后,叶重他们收到了药谷在江宁城的药堂和育婴堂被毁的消息,好在他们之前也曾担忧过对方的报复,将那些孩子都提前转移了。

    但此次事件也让他们更加注重起来,不但收敛了药谷在外的势力,同时也暗暗在加强药谷的实力。

    而且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让各地的江湖势力都注意到了这一不寻常的举动,魔教在中原武林暗中行走的消息也渐渐遍布整个江湖,人人都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武林各派对各方的防护也更深了。

    叶秋知道魔教的大举进攻在十年后,她必须趁这十年的时间尽快的提升自己和药谷的实力。

    一遍又一遍,八年之后,叶秋终于将锻体术修炼到了七级,同时结合这个世界的内力和武功招数,叶秋感觉她此时全身充满了力量,然后全神贯注的应对来自她爹的进攻。

    “师姐好厉害!”季南一双大眼睛里满是赞叹和自豪,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院子里师傅和师姐的过招。

    叶灵仙也是同样的欣慰但是又有些心疼,如今女儿只是在医毒方面稍逊她和丈夫,可是武功方面却一点不弱,只有她和丈夫知道女儿这八年来是怎么度过的。

    曾经他们盼着女儿懂事,可是真当她懂事之后,他们又心疼的很。

    如今女儿已经十八了,生的亭亭玉立,如今重剑山庄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她怎么舍得女儿就这么嫁过去?

    “爹,承让了!”叶秋收起手中的双刀,对着她爹抱拳而笑。

    “不错。”叶重非但没有输了的沮丧,反而非常高兴,女儿青出于蓝,他这个做爹的也是脸上有光。

    “师姐,你要出谷了吗?”季南走上前,不舍的问道。

    叶秋拍了拍他的肩膀,当年那个稚嫩的孩子如今也长成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郎了,他的武功虽然没自己高,但是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比她爹当年的赋还高。

    “师弟,师姐先出去看看,等你再长大一岁,武功再高一点的时候,咱们师姐弟再一起闯荡江湖。”叶秋笑着安慰他。

    “师姐,我这一年一定好好练功。”季南握紧了拳头,坚定道。

    叶秋背上了行囊和家人告别,事实上她大部分的东西都放到了空间里,伤药、毒药、暗器,直接堆满了一小间屋子。

    她这几年虽然没有做成暴雨梨花针,但却依据最后两个剩下的和杀死千面郎君的那个残核研究出了一种和暴雨梨花针类似的暗器,虽威力小了不少,但漫的毒针依旧很有威慑力。

    而且她出谷的时候还带了一个真的,所以她爹娘才不担心她的安全。

    叶秋此次出谷是为了她和印少臣的婚事,她今年十八,印少臣也二十三了,虽武林中人没有朝廷那么多规矩,但既然定了娃娃亲,重剑山庄那边的意思是尽早完婚。

    此时叶秋在心里也骂了一句印少臣,明明当初承诺她退亲的,但时隔这么久也没见他放一个屁,可见当初承诺的话是被狗吃了,而且他还没遇到自己的真爱吗?魔教的那个妖女冷昭月呢?

    此时刚出谷的叶秋还不知道,此时印少臣正和冷昭月闹着别扭。

    “你定了婚?”冷昭月穿着一袭白衣,冷冷的质问印少臣。

    印少臣往日里俊朗又沉着的脸庞上布满了冷汗和无辜,他捉急的拉住心上人的袖子,赶忙道:“昭月,你听我,这个娃娃亲是我爹娘在我不懂事的时候定的,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不要误会我。”

    冷昭月负气甩开了他的手,依旧满脸寒霜:“既然你定亲了又何必来招惹我?”

    印少臣不管不顾的将心上人拉近自己的怀里,没注意到怀中的人僵直了身体,而且眼底还闪过一丝不耐烦,他深情的道:“昭月,我已经给药谷发出信件了,等药谷的人前来我这就解除婚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