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墨尔本,算到爱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爱的路上 1
    “是吗?我刚刚好像有听到我爸,他和你大伯只有几面之缘啊。”齐亦觉得颜滟是故意这么安慰他的。

    “重点不是你爸和我大伯,而是李班长伯伯。

    用我堂哥的话来,这是沃顿商学院谈判学里的“关键第三方”。

    反正呢,我早饭吃饭知道家人的态度的时候是很崩溃的,现在已经把信心又重新都收回到我的肚子里面了。

    “真的呀?”齐亦笑着问颜滟,笑容里面还待着意思不易察觉的勉强。

    齐亦现在想到的是,他自己刚刚知道他妈妈反对的时候,也是这么的信心满满,以为自己很快就能搞定所有的事情,但结果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是啦是啦,齐生,珍珠都没有这么真啦~”颜滟故意用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特别可爱的广东腔话。

    “好,比珍珠还真。你好像很喜欢珍珠呢?”齐亦把颜滟搂在怀里,轻轻地抱着。

    就好像,这样的一个动作,就能让自己从颜滟那里“传染”点信心过来一样。

    “我又不是古代人,我喜欢珍珠做什么?

    学chanel做珍珠山茶花啊?

    我才不喜欢珍珠呢,你什么时候有看到我的设计用了珍珠的配饰了?

    珍珠在我这儿,就只有一个完美的用途——吃。”颜滟也不知道自己珍珠的这个口头禅是怎么来的。

    “这样啊。”齐亦就了三个字,也就没有再了。

    “对头~先不管这些事情啦~

    本设计师已经决定给自己放一的假,好好陪陪今早上帅了本设计师一脸的小齐子了。

    接下来这段时间,估计要先回去,使出十八般武艺,好好哄哄我爸爸妈妈还有大伯大伯母了。

    你吧~我们今去哪里吃喝玩乐好呢?”颜滟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颜滟现在满脑子都是今早上见面时候,齐亦脸上的那个笑容。

    身为人家的女朋友,怎么能看着自己的男朋友从堂跌落到地狱,却什么也不做呢?

    “哪儿都不要去,就想过日常生活。我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一个,不出在一个累到需要我抱回去的状态的女朋友了。”齐亦的话是在抱怨,但语气里面却充满了心疼。

    而且齐亦的这句话,是贴着颜滟的耳朵的。

    好听的声音,温柔的语气,一股微微的气流,顺着颜滟的耳朵飘过,带着颜滟最熟悉的气息。

    齐亦这么小小的一个动作,颜滟的耳朵立马就开始红了。遇到妖孽,情难自已。

    “诶……你要不要装这么像啊?好像真的有多心疼我似的,我就算没有‘累睡着’需要你抱回去。

    回去之后,还不是一样要‘睡累着’?”颜滟想要用小小地抱怨来掩饰自己脸上现在的红晕,输人不输阵才是王道啊。

    “我们家歪歪好像现在特别容易想歪呢?

    看来我这个做男朋友的确实是调教有方啊。

    歪歪现在起‘睡累着’都这么的自然而然了呢~”齐亦看到颜滟现在的这个样子,心都要化开了。

    颜滟明明不觉得自己在面对齐亦的时候,有多么地容易害羞,可是她的整张脸,就这么一点都不争气地因为齐亦的一两句话,直接红到了耳后根去了。

    身体的反应太过诚实,根本就没有办法掩饰,索性也就不再解释什么了。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心虚,心虚就是做错事。

    可她哪里有错呢?

    明明就是对得不能再对的事情,不是吗?

    因为颜滟忽然就安安静静地不话了,一点都没有平时非要把事情出个所以然来的劲头。

    齐亦就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想要确定一下自己刚刚的玩笑话是不是开过头了。

    好在,颜滟的脸上除了有一点懊恼的表情之外,并没有一星半点的愤怒之色。

    等到颜滟的脸没有那么红了,齐亦就和她:“我们去逛个超市,买个菜,中午做饭给你吃,接着下午一起去看个电影,然后我就放你回去。”

    “你有这么好心啊?”颜滟脸上的表情有点怪怪的,她其实有点想笑,但是又要忍着。

    颜滟还在不好意思,但又不想表现出来,她是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样子,不然她肯定会被自己给别扭地不行。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的心不管好与不好,那也都是你的。你想它好呢,它就好,你想它不好呢,它就不好,全凭歪歪的心情。”齐亦完,把颜滟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齐亦用了只有在跟颜滟话的时候才会有的,特别真诚但又有点像是撒娇的语气接着:“它现在跳的太快,需要你安慰一下。”

    齐亦强有力的心跳,从颜滟的指尖传来,原来这就是一颗悸动的心啊。

    齐亦本来是抓着颜滟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脏,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他现在身处的这个小套房里面,有床有颜滟。

    这两个元素组合到一起,简直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齐亦把颜滟的手压在自己的心房还没有两秒钟,就立马换了一个拉着颜滟手的方向,人也跟着转身。

    齐亦打开套房的门,十指相扣地拉着颜滟的手走出了工作室。

    他本来是想要调-戏一下颜滟,他最喜欢看女朋友被自己一两句话就得连耳根子都红了的样子。

    可他没想到,自己的定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

    颜滟第一次到纽约看他的时候,他可以在床上看颜滟画画,也可以牵着颜滟的手躺在床上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他以前都觉得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定力最好的人之一。

    原来人,都是会变的,他的定力和自己想象中的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齐亦当机立断地决定要在失控之前,把颜滟拉出工作室。

    颜滟的套房挨着颜凌的,而颜凌这会儿就在隔壁。

    刚刚就已经有了的这个清醒的认识,让齐亦成功的保留了最后的一丝理智。

    不是每一张床,都是家里的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