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绿皮部落讨伐战 > 正文 第三十八章:目标,北境
    叶莲娜的管家热尔基尽忠职守,逛遍了都城监狱,连城外的也没放过。五十多岁的老管家不辞辛劳拿着皇帝陛下的赦令,一间牢房一间牢房的展示,耐着性子为大字不识一个的罪犯读上面的内容。征发囚徒去边境不是没有过,可一听要去大公国还得服役五年,犯人纷纷打了退堂鼓。帝国的人渣缩回监牢,表示自己宁肯呆在里面发臭,也不想去给什么外国贵族卖命。

    热尔基早有应对之策,他许诺了金钱回报,而不是像赦令上规定的那种白服苦役。即便如此,他仍花了几时间才凑够两百多人。好在敢于去大公国玩命的都不是善茬,至少看起来个个都身材魁梧,凶神恶煞,档案里罪行最轻的那个家伙也打断过别人的腿。

    管家这边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叶莲娜的收获也不算小。既然是皇帝的保护国,大公国从兵役制度到战法基本上复制了帝国,特别偏爱将法师引入战争。法师在帝国算是有头有脸的体面人,没皇帝点头只拿钱是雇不到的。于是叶莲娜厚着脸皮又一次敲响皇宫大门,这回比上次顺利的多,法师塔是皇帝的私兵,随叫随到,没教会那么多规矩。陛下大笔一挥,要求法师塔务必协助自己忠实的臣民。

    叶莲娜谢过皇帝,捧着亲笔信美滋滋的走了。上回帝国陪同公主出行的法师表现不佳,被德鲁伊活活劈死,她打定主意要选个厉害的。

    可惜选择法师绝非买菜,叶莲娜很快便有了体会。

    “我们那儿很冷,这位……”叶莲娜耷拉着脸,两片眉毛快要穿成串了。

    “小姐叫我山姆就好。”大胖子脸不红心不跳。他知道自己这幅模样不讨女人喜欢,所以更要加倍努力,否则一辈子都得跟妓女为伍。

    当来自北境的贵族小姐敲开了法师塔的门,面对狐疑的守门学徒,傲气十足的递上了盖着皇帝印章的信。叶莲娜是个外行,在她想象里怎么也得找个四五十岁那种走路都要拄着拐杖的中年老男人。山姆·威利算是意外之喜,因为除了这死胖子没人愿意去。

    年轻只是一方面,山姆的体重也让叶莲娜不爽。看着胖法师上马车所引起的晃动,叶莲娜大摇其头,却也无可奈何。

    她想要的多了,成千上万的步兵,有头有脸的骑士,还有那个里昂·伍德。而不是现在马车里坐着的红头发精灵,黑皮肤修女,以及大胖子法师。哦,她都差点忘了丹德里安和克劳斯了。雇佣骑士一看就很厉害,可丹德里安能干吗?用唱歌吓跑敌人?

    两百多囚徒穿上了绣着伊万诺夫家族纹章的罩袍,至于武器和盔甲要等到目的地才会下发。囚徒在管家的咒骂声中排成四列跟在马车后面,不细看挺像一支军队的。

    朝阳已经升起,带来了一点点微乎其微的暖意。叶莲娜举高了手,确保所有人看得见,听得见。

    “前进!”厚重熊皮斗篷和盔甲盖不住叶莲娜的英姿飒爽。

    她是北境的姑娘,在那里的战场上可没有什么男女之分。

    “老师,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半精灵太小,藏不住那股颤音。不止是声音,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海伦娜没见过几个东方人,更别提女性了,她只能拿那位东方女法师梅三三来做对比。赵雯和梅三三都有着相对柔和的面部轮廓,半精灵虽小倒也出落的有了几分女人模样。何况她有发亮的头发和尖耳朵,光是这点梅三三便拍马难及。女孩长的越是漂亮,便越惹旁人怜爱。她抬起手,又强迫自己放下,海伦娜是老师,不是什么知心大姐姐会去搂住人柔声安慰。

    半精灵小女孩趴在城头眺望远方,太阳刚刚升起,帝国大道上已是人来车往。叶莲娜的车队早没了影子,也不知道小女孩盯着看个什么劲。

    “等那边的事完了,她就会回来看你的。”赵雯的母亲艾琳是个职业佣兵,可海伦娜总不能对着个少女她妈搞不好要在那边打仗杀人吧。

    “你是把入侵的野蛮人赶跑吗?老师。”女孩头也不回,像是自言自语。

    “是啊。”海伦娜想起了同车而去的胖山姆,胖子是她的助教岗位应该在法师塔。可这死胖子却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跳起来报名,自愿当了法师塔去北境的代表。

    男人宁肯去面对刀枪箭矢,也不愿意在女人手下工作吗?海伦娜耸了耸肩,大胖子会冻掉屁股的,她满怀恶意的想着。海伦娜被冷风吹得直缩脖子,这种气里站在城头真是活受罪。

    “走吧,雯雯。”相处了几十,加上自身也有语言基础,海伦娜已经可以顺利出学生的名字。

    她本以为女孩会任性使气,把辞都准备好了。结果女孩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便转身先于她走下城墙。学生服从的态度让海伦娜很满意,魔法是危险的艺术,在彻底掌握这门技艺前,学徒决不允许和老师争辩。海伦娜跟上了学生,她们得走快点,否则会被卷入进城的人流半不得脱身。

    马车在下面等着她俩,躲在门洞里和卫兵烤火的车夫见大小姐来了,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车旁边,给海伦娜拉开了车门。车厢里放着取暖的炉子,海伦娜舒服的打了个颤。身为贵族家的千金大小姐,海伦娜能享受到太多别的同行想都不敢想的事。

    而这小丫头则没半点感激的样子,只管一屁股坐在对面,两眼无神的发呆。

    对了,我好像听谁过,她那死掉的老爸也是个东方贵族呢。海伦娜抬手敲打车厢板,要车夫赶快发车。

    “老师,我母亲和山姆·威利先生,能平安回来吗?”赵雯懂了礼貌和服从是件好事,可也突然学会了到处问问题。

    “当然了,他们去的地方紧靠帝国边境,那里很安全。”海伦娜随口一,马车走得太慢了,她掀起布帘往外看,周围挤满了进城赶早市的小贩。

    “我不这么想。”女孩的声音低了下去。

    “哦?”海伦娜把眼光从车外收回,很想听听一个比自己还年长的孩子有什么高见。

    “妈妈以前都是跟着里昂,现在里昂没了。”半精灵抠着手指甲,看来是真把里昂当成了救世主,很典型的小孩子。

    虽然想一笑置之,她却发现自己没法反驳赵雯。是啊,里昂这家伙确实有逢凶化吉的本事。学生把老师的哑口无言,于是老师用上了每个女人都会的招式。她伸手搂过赵雯,把半精灵抱在怀里。

    这孩子真是的,在车厢里坐了好半竟然还在发抖。海伦娜以手梳理赵雯黑而亮的长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赵雯其实比自己年长的多的事实。

    如果里昂跟克里斯蒂娜结婚,那岂不是相当于娶了自己的曾祖母?看在赵雯情绪低落的份上,海伦娜忍着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