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星际剧毒小妖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知米歇尔学院百年校庆临种子铺算账
    “滴、滴、滴”,正在用餐中的云小妖停止进餐,链接入精神力,接通了星话。“咦,竟然直接接进了语音箱。”她惊讶地听见里面的声音,是一个很平静地中年女声,但不见其人。

    搜寻脑内这个声音对应的人,只能在她不靠谱的记忆中没有这样认识的人。但是,对方的内容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听完星话,思索起其中所包含的有用信息来。第一点,是米歇尔植物系邀请她回学校参加百年庆校园活动。第二点,便是每个去的人都得带上一自己培育的植株作为去参加活动的准则。第三点便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每一个在百年内毕业的学生要不是失联都要去参加这次校园庆活动。

    植株的问题倒是不用太过担心,到时,看阳台上的哪盆植株种子长势好,喜人,就拿去就行了。也可以借机会推广一番,晒一波存在感。

    “妈妈,是很重要的事情吗?”云萌肉问道。

    “米歇尔军事学院百年校园庆活动,邀请每一位百年内毕业的学生都去参加。所以,我也不例外。”她回答道。

    “哦,妈妈。那能带我去吗?”他问道。

    起来,肉肉出生之后,在她在校期间,大多时候,都是和她在学校呢,云小妖感叹到。

    “爷爷,奶奶不是要到了吗?到时候,你可能要在家陪伴你太奶奶和太爷爷。”云小妖道,又看了看时间。

    “这个,妈妈。你多久去参加?...我特别想去。”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云小妖看着他稚嫩地脸庞道,这家伙这是成了她的绵绵衣了。

    “就是想和妈妈一起到处逛逛。”

    云小妖几乎要败在他那双绿眼眸中,汪汪的像一只小犬。

    她思索了一会,道,“那好,我考虑考虑,反正还有十时间,不急做结论。如果到时候,你还是想去,那再和妈妈一起去吧。”百年校园庆活动盛大,而且人多,随之,伴着的也可能会遇见突发状况,要是肉肉遇到什么危险,这不是云小妖想要的。

    她就是十分担心,特别是在遇见李群加之后。当年,就是在学校肉肉遇见了危险。那一次,想起这事情她就...

    “妈妈,要是不行,我就不去了。”他贴心地道,他不想让妈妈担心。

    虽然他现在已经有了独自面临危险的应对能力了。但在他成年之前,都得好好的呆在保护圈里,他这个年纪正是养成一生中耐用的品质的时候。

    “嗯。”云小妖轻轻地嗯了声,“快吃吧。”

    在云萌肉的注视下,她向他笑了笑,云萌肉估计要想和妈妈一起去参加百年校园庆多半有点困难。但是,他也能够理解妈妈的担忧。到时,人多人杂。

    早餐完毕,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往客厅方向走去。

    配置好特殊地促进生根发育的药水,将其装在简易的洒水壶中,她拎着往往外走去。

    风铃传来悦耳清脆声响,一声又一声,走到阳台放置花盆的地方,迷你聚时灯笼罩地位置,种子竟然开始蓬松,呈快脱壳的状态。

    “看来,前面的五盆快要发芽了。”仔细地将药水洒在花盆中的泥土上边,将简易洒水壶放到角落,又回到客厅。

    “肉肉,不去星网上锻炼吗?”她问道。前两。他可是最积极了。这会儿,是怎么了?独自坐在沙发上边。

    “妈妈,你来了,浇完水了。”

    “对。”

    见他抬起头来跟她话,云小妖坐到他身旁,看着他道。她家孩子可真是皮肤细腻,唇红齿白,相当可爱。

    “妈妈,漓垣,在来我们家的路上。您看,这是他给奶奶的项链。”肉肉调出三维画面,图片上面的饰物清晰地出现在眼前。花瓣状态的吊坠镶嵌在圆形的链圈上,闪耀,美丽,动人。亮闪闪的钻石光芒倾泻了一地,粉红色的钻石更显粉嫩。很能打动,抓住人的心弦,特别是女性。

    “这样啊。”她道,“那你就在这里等着吧。”

    “妈妈。”他喊道,总觉得妈妈语气里有一种黠促意味。

    云小妖走上楼梯道口,绿从上面下来,正好拿着清洁物品,这是准备打扫室内卫生?

    “绿。”

    “小主人,你要去星网吗?你可以去小店中看看。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过了。”绿道,还绅士地朝她鞠了鞠躬。

    她思维停顿一秒,好像肉肉也过食植都是从自家小店中送的。着,他给云小妖很长一串清单列表。

    “绿,你知道怎么去星网小店中吗?”她问道。

    手中还拿着绿给她的清单列表,她粗略一看,都是此前店中的收支。

    “小主人,我知道。在星脑上输入小店坐标,就能够去到店中。”绿将坐标报给云小妖,然后,看着她道,“小主人,我去打扫了。”

    “嗯。”她应了一声,走到星舱室,躺进流星星网舱,输入星脑上的小店坐标,一阵白芒后,她就到了小店中。

    店铺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种子,每种种子都被装在玻璃瓶中,瓶上还系着好看的蝴蝶结,最前面的位置还有一排排玻璃柜,这里面也一样放着种子,品种还挺多的。皮亮,个大,饱满,很明显,种子被处理的很好。就在这会儿功夫,一美男子站到了她的面前。

    这应该就是01,她的直接管理员。同时,也是能吃的食植安全兼管理费用收取员。

    “你来了。”他道,眼睛里没甚情绪波动,只有漆黑如墨,“坐吧。有许多帐,我们需要算算。”

    “好。”两年时间,累积地事物的确多。

    “种子铺中的收入两年零三月共三百万星币,除开缴纳的星网店铺费用以及日常杂用及我的管理费用,一共剩余两百一十零一万星币。另外,能吃的食植店铺杂费以及管理费一共一百零五十万星币。扣除我的雇佣费用两百万元,你还剩下五百万星币。”他详细地算道。

    两家店铺相差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