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烽火龙城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这三人既不是哪个阵营也不属于类似于逐龙岭这种贼人势力,他们三人其中有两人是匈奴人,一人是汉人,似乎专门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将陆钊抓走这人叫查吉尔,似乎是这三人之中年纪最小的,大家都以三弟相称,来自于一个匈奴的小部落,他们部落崇尚和平和纯真对战争嗤之以鼻。

    另外的两个人听上去要沧桑很多,其中被他们称之为大哥的人陆钊并没有听听到他叫什么,从口音上似乎是个汉人,另外一个二哥一直都没有话,似乎是个很沉闷的人。

    从他们三个人的窃窃私语之中陆钊不难听出他们此行的目的也是这附近古墓的宝藏,不过因为他们只有三人,且这三人似乎及其擅长暗器,所以方才他们也想要跟陆钊一样等着多方势力争斗好渔翁得利。

    但不想查吉尔却意外遇到了陆钊便顺手将他给绑了回来,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想要跟两位兄弟分享这来之不易的“猎物”。

    “今估计要打上半宿了,你那匈奴人到底得了什么宝贝这么多人过来争抢?”

    “我看那不是宝贝,不定是烫手的山芋!”大哥咂咂嘴看着远处喧闹的战场:“不过那营中的守卫还真是厉害,这么多人过来都丝毫不惧怕,就好像是……”

    “好像是计划好了的一样!”二哥接茬道,他将头从臂弯里抬起来,他虽然皮肤黝黑身材健硕,但是看上去却是汉人模样。

    他缓慢的走到了陆钊跟前抬起手纲要解开麻袋上的绳子便被查吉尔拦下了。

    “你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三弟的这只野猪打的好,想要瞧瞧而已!”二哥的目光略显锋芒,在查吉尔眼中这是一种无声的挑衅。

    他们三人虽然兄弟相称,但究其根本也是各凭本事的,怎么肯恩会跟亲兄弟一般?

    而此刻陆钊也恢复了一些精神,虽然四肢仍旧无法动弹但是已经可以微微活动了手指。

    他小时候误食了一种草药,这种草药带有一定的麻痹效果但是并不致命,从方才陆钊中招之后的反应来看,那飞刀上涂着的似乎就是这种草药的毒素,所以从某种程度上陆钊具有一定的免疫力。

    查吉尔盯着面前的二哥眼神之中已经隐隐透着一些杀气,他们在这处山上已经停了七日有余,看眼下的局势,单凭他们三人想要夺得那营中的秘宝显然是方夜谭,倒不如用这陆钊换些钱来高枕无忧的好。

    可毕竟陆钊是查吉尔一人制服,他们二人没有出钱也没有出力,想要分一杯羹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碰我的东西!”查吉尔走到了麻袋跟前一把抓住了二哥的手,他的眼神凶狠,丝毫没有想要退让的意思。

    二人的争斗自然被大哥看在眼中,他也不傻也明白这其中装的定然是好东西。

    “好了好了,你们莫要争辩了,既然是野猪,那边便宰了,我们一路养着耽误事儿不是?”话间大哥已经抽出了腰间的短刀朝着麻袋走了过去,陆钊透过麻袋的缝隙感觉到了阵阵杀意。

    他虽然对那种毒素有着一定排斥但也毕竟不会这么快就彻底摆脱这种困境,想着自己壮志未酬便要客死异乡,陆钊只感觉心中阵阵烦闷,一时之间一口鲜血竟然直接涌了上来。

    鲜血从麻袋的缝隙中流淌了出来,查吉尔看到这样的场景心中大骇,他赶忙将绑住袋子的口给解开,发现陆钊还活着之后长舒了一口气,而另外二人看到陆钊之后也是一愣,随即便起了杀机。

    根本不等陆钊有丝毫的喘息时间,他只感觉刀光剑影纷纷而落,再回头,那本看似交好的兄弟三人竟然已经打作一团。

    看着他们厮杀的场面,陆钊不知怎么的竟然想起了半年前的那处雪原,自己与郁战又何尝不是……

    “陆钊,陆钊……”轻声的呼唤打断了陆钊的思绪,他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楚南寻正站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小心翼翼的看着陆钊。

    “我救你出来!”话间楚南寻已经悄咪咪的摸到了陆钊的近前,他趁着三人缠斗正激烈的时候一把扛起了陆钊拔腿就跑。

    三人见状以为是有人要抢夺陆钊,二话不直接追了上去。

    慌乱之间楚南寻竟然摸不到了方向不想竟然朝着几方势力争斗的地方跑了过去,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们几人已经跑到了争斗的中心。

    糟了!

    陆钊心中暗叫不好,他原本不知道自己被通缉对这件事儿,但现在来看的话这件事儿肯定会给他惹来非凡的麻烦。

    果不其然,当陆钊他们出现之后,周围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陆钊的身上,那样的眼神让陆钊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那就好像是孤狼看到猎物的凶猛的眼神。

    一时之间场面失控,那些人蜂拥上,原本的坐收渔利变成了瓮中捉鳖,楚南寻更是苦不堪言,然而正当的他们缠斗激烈之时,一声号角声从他们的身后传来。

    陆钊隐隐听见不远处的查吉尔了一句:“糟了,他们出兵了!”

    顿时只听见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陆钊此刻已经恢复了大半,但是手还是麻的使不上力气,他让楚南寻松开自己看向了身后的方向。

    只见他们身后数个身着重甲的匈奴士兵手持铁斧像是一面墙一般朝着他们压了过来,那种难以言的可怕杀气让他们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看着此情此景,陆钊终于明白了为何他们敢大张旗鼓的放出消息,为何他们只派这数十人镇守,为何他们不畏别人抢夺,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

    “你还能动么?”身旁的楚南寻压低声音轻声问道,陆钊应了一声。

    “想办法出去,我们跟他们耗不起!”

    楚南寻点了点头,然而还不等他们做出反应,无数的箭像是暴雨一般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